手机尾号五四四二(1)

手机尾号五四四二(1)
谜语网 首页谜语大全对联语录谚语脑筋急转弯名言名句其它动物谜语成语谜语灯谜字谜人名谜语地名谜语词语谜语带格谜语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散文 > 小小说

经典散文散文诗歌杂文随笔小小说

小小说

热点小小说

随机小小说孟小霞的春天<<落灯花>>之(3)青花绣楼大院神话《破旧》第五节天女散花北方·南方日光倾城阎王殿上的对话死和生

时间:2017-06-23 11:49:00 来源:谜语网 点击:

嘟……

哐当,哐当……

随着一声汽笛,火车缓缓的开动起来。

石语需独自躺在一车厢的床铺之上,此时的他在生活上遇到了一些不如意之事,因此决定独自一人前往异地生活半个月。

他买的是到北京的火车票,总时长共需二十小时。然而他并没有想过要坐完全程,他已经定好了明天早上六点的闹铃。待明天一早,闹铃响起后火车停的第一站,便是他所要去的的地方。

或许这是个很荒诞的决定,但生活本就是一出荒诞的戏。戏中的每个角色都是主角,这才更显这部戏的荒诞。( 文章阅读网:www.vp72.com)

他喜欢看书,写些文字。而喜欢看书和写作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沉思。

此时的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写过的一些句子。

“漫长的旅途中,有那么一刹的风景引起了我的注意。而这一刹的风景每天过往的人不计其数,但又有谁能和我此刻的心境是一样的呢?”

“如果可以将一个人的一生描绘在时空坐标上,那将会是怎样的一条轨迹?但不论如何,不会有任何两个人的轨迹是相交的,因为人与人不可能血肉相融。然而心却可以,也只有心才可以。”

……

待他回过神来,火车已驶离了原来的站台。他觉得有些无聊,便拿起随身携带的书看了起来。

在现在的社会中,你随处可见低头看着手中电子设备的人,然而要看到一个捧着书看的人却不多。有的大多也只是看些小说、励志之类书籍,能够像石语需这样在看国学的人去少之又少。他现在手中的书就是一本《道德经》。

正因如此,石语需对床的女孩才好奇的问:“喂,你在看什么书?”她的语气并不和善,反倒有些愤怒之意。

石语需本就不善交际,当下有一女子突然语气微怒的问自己话,脑子顿时一片空白,讷讷的回答:“道德经。”

“喔。”那女子显然对这书不感兴趣,接着又问,“现在像你这种人真少,你为什么会喜欢看这本书?”

石语需刚好看完一篇,这才抬头看她。

这是一纤弱的女子,双目漆黑油亮。可能由于天气炎热,脸颊隐约可见痘痕点点。显然是女孩子爱美,用些许脂粉稍稍掩盖脸上长出的痘痘。但真正引起石语需注意的并不是这女孩的容貌,而是她那微蹙的双眉,很显然她现在有心事。

石语需看着这陌生的女孩,思考一会,想起了一句歌词——“因为爱,所以爱。”这才整理一下语序回答她:“喜欢一本书,并不需要理由,如果要,那只有喜欢它;就像喜欢一个人一样,也不需要理由,如果一定要,那只有喜欢她。”说到这里,他将目光移向了车窗,脑海中来回涌动的是一女孩的身影,德艾馨。

或许女孩对这方面都较为敏感,她应是猜出石语需的心思,接着问:“你也有喜欢的人,是吗?”

石语需诧异,回头看着她。

她觉得有些害羞,低下头去,讷讷道:“我只是问问,你可以不用回答的。”此时她的语气已经变得温和,不在像先前那般。

石语需向来是个不善于和别人说心思的人。只是不知为何,现在看着眼前这女孩,他竟突然想要将自己满腹的心思说予她听。也许只是因为,她是一陌生人吧。

他点了点头,接着又说:“我们刚分手了。”

那女孩继续问:“因为什么原因呢?”

他要了摇头,说:“她提出的,只是说觉得累了,仅此而已。”

她又问:“那你挽留过吗?”

“有,一个月。”石语需回答,顿了一顿,接着说到,“可能我的方式不对,或者她却是心意已决。”

听到这里,她沉默了,没再发问。石语需转而问到:“那你呢?”

“我们也是刚分手。”那女孩并没有拒绝回答他,接着又说,“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石语需一直都没明白德艾馨分手的理由,此刻听到这话,仿佛把她当做了德艾馨,语气微微激动的说问:“为什么?”

她回答:“地域问题。”

她回答得极为简单,而石语需却能理解。因为他和德艾馨同样如此,两人在网上认识,自恋爱开始到分手之时,维持的都是一段异地恋。隐约之间,他想起了自己曾为她写的那首诗歌:

曾许你至死不渝

奈何时空不予

时常分隔两地

承若为债

我愿生死相依

还你不离不弃

两夏三冬里

独自走过的岁月叫往昔

有你的日子才是回忆

在回忆中寻觅

执手之地

遗留着你走过的足迹

鸳鸯池际

飘散着你发梢的气息

广州塔底

描绘出你背影的旖旎

一点一滴

任凭时光流逝

也难忘记

他写文字时,不喜欢加那些圈圈点点的符号。当时这首诗由感而写,直至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好的标题。

要取个怎样的标题呢?他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

那女孩应该也是在整理自己的心思,并未再和他说话了。

叮咚咚,叮咚咚。

随着一串急促的闹铃响起,石语需才停止思考。此时已是十点钟,这是他的一个习惯,会在十点钟后开始放松自己,准备入睡。他关掉手机闹铃,合上书本并放在床位旁边的小桌上。

做完这些之后,他看了看她。这时的她正看着手机,还未入睡。他便开口对她说:“我要睡了。”

她转过头来看着他,微微一笑,道:“晚安。”

一句晚安,又勾起了他许多回忆。在过去的一千多个夜晚,石语需和德艾馨不论都忙,睡前都会互说一句:“晚安,爱你。”偶尔德艾馨闹脾气不理他时,固然不会说,而石语需却依旧会对她说。

曾有一次,他极为犯困,在等她回话时睡了过去。待第二天醒来,打开手机一看,里面竟有几条他毫无印象的信息。这几条信息看来语序混乱,只有最后四个字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那就是:“晚安,爱你。”当时的他固然极为感触,没想到他和她在相处的这段时间以来,竟不知不觉养成了这种习惯。

习惯,在一段感情中,令人欣慰,也令人害怕。因为习惯,会淡化了彼此的感情,也因为习惯,又会在分开之后,时时触动你的心弦。

他勉强微微一笑,对她说:“晚安。”说完,他便躺在铺上,取出耳麦,插在手机上后,打开播放器,听起了音乐。第一首入耳的便是黄阅的《折子戏》:“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如果人间拭去脂粉的艳丽,还会不会有动情的演绎。”

是啊,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一曲未毕,石语需却昏昏入睡。

……

叮咚咚,叮咚咚。

伴随着一串急促的闹铃响起。

石语需再次苏醒过来,这次闹铃再次想起,已是第二日的早上六点。

他关掉闹铃,耳中再次想起了歌声:“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在剧中尽情释放自己的欢乐悲喜。如果人间失去多彩的面具,是不是也会有人去留恋、去惋惜。”依旧是黄阅的那首《折子戏》。

他看了下切歌模式,没想到会是单曲循环。

一夜之中,这歌已不知循环了多少次。而车直直前走,却绝不回头。他看向窗外,一片一望无际的田海,随风而起的是水稻摇晃形成的碧绿的波浪。此处宽广的田海,远不像南方的梯田那般。石语需心想:“不知道现在到了哪里?”

他取下耳麦,坐起身子,看向了她的床铺。床铺上的被子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角落,床上空无一人,而她的行李也已不再。他有些失望,心想:“想必是在昨夜下的车吧,女孩子还真是心细,被子都给人家叠得这么好。”

这是,响起了语音提示:“旅客们,客车前方到站亳州站,请需要下车的旅客整理好自己的行李物品,提前到车门附近,准备下车。”

他还记得自己的决定,因而便起来立即收拾东西。

当他收拾到昨夜放在小桌上的那本《道德经》时,却看到书本上夹着一张便签字,上面写着:“我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这一刻。”



上一篇:S君的日常
下一篇:大山里的哭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9-2014, vp7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谜语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1890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