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飞机

纸飞机
谜语网 首页谜语大全对联语录谚语脑筋急转弯名言名句其它动物谜语成语谜语灯谜字谜人名谜语地名谜语词语谜语带格谜语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散文 > 小小说

经典散文散文诗歌杂文随笔小小说

小小说

热点小小说

随机小小说村里的哥们儿重庆崽青花镇的传说【丹水情韵小说】杨母失踪简单的推理秋季我们分手吧捕猎者说精神和二为一

时间:2017-04-06 21:22:00 来源:谜语网 点击:

  看着那雪白的机身上开出的粉色花朵,每一朵上面都写着一个love时,她泪流满面,拔足狂奔。这一次,她不会再让幸福从身边轻易溜走!她要在清透湛蓝的天空下,跟他一起放飞每一只写满爱的纸飞机。
题记

他看见她的时候,她正在专心致志地望着天空,那里,有一架小小的纸飞机,在澄澈晴朗的空中,稳稳地飞着。然后,俯冲下来,一头撞进草丛。
她身边的草丛里,散落着一地纸飞机。雪白的机身,带着浅浅的粉蓝色花朵。是那种女孩子最喜欢也是最浪漫的颜色。
他抬头看她,一袭微蓝的及膝棉布裙,纤弱的腿部线条显得过分柔美。眉眼清纯,干净,齐腰的黑发如瀑泻落,凸显出不盈一握的细腰。侧面看去,有些瘦弱,楚楚可怜的样子,正面带微笑地收拾着那些跌落的纸飞机。
一方清丽脱尘的天空,一大片绿茵如织的草地,一地雪色的纸飞机,一袭微蓝的棉布裙,一个眉眼干净的女孩子,一帘轻悄而过的风语,如一幅浅浅勾勒的水粉画,就这样闯入他的视线。
柔润的陽光静静铺陈在她身上,风中似乎有淡淡的微香。他捡起落在他脚边的一只,慢慢地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帮她收捡。
她看他一眼,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接过他手里的纸飞机,放进一个浅蓝色的纸盒。然后,对着他展颜一笑,抱着盒子飘然而去。

回到宿舍,她把纸飞机全部倒进一个大箱子。那里,静静躺着成千上万只折好又放飞过的纸飞机。一律是雪白的机身,粉蓝的花朵,小巧又精致。
她定定地看着,眼泪忽然就滴落下来,一颗颗跌进那些粉蓝的花朵,如一阵微雨,氤氲了素色的纸笺。那张清瘦俊朗的面容便在这水湄里,翩然来临,一如既往地伸出手,摸摸她的头,她便仰脸看他,浅笑盈盈。
可是抬起头,他去了哪里?她的心痛得无以复加。纸飞机静静地躺着,每一只上面似乎都留存有他温润的气息。想起他修长的手指灵巧地翻飞,一只只精致轻盈的纸飞机便立在他的掌心,如一只只展翅欲飞的蝶儿,微微翕动。
她曾经计算过时间,一分钟内他居然能叠二十只纸飞机,且每一只都那么漂亮,那么精巧,放飞时,都能稳稳地在她头上盘旋数圈,载着如雪的陽光,掠过草坪,最后回到她的脚边。
为此,她曾经跳着叫着欢呼着,孩童般地在机头呵一口气,一只接一只不停地将那些雪白的精灵抛向空中,然后微笑着,看那些小小的美丽的身影带着淡淡的清香,在湛蓝的丽日里飞行。
而他,一只一只不停地叠,微笑着,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温和溺地看着她一个人忘乎所以的嬉闹。看那如瀑的黑发跟着她旋转,翩飞,光洁如玉的面容透着恬 静和美好。看她眉眼那么清澈,眸子如一汪深潭,扑闪的睫如一排细密的流苏,那么柔软,那么干净,令他不由自主地觉出心疼,不由自主地拥她入怀。习惯性地 摸摸她的头,将脸深深地埋进散发着浅香的发丝里,模糊不清地絮絮低语

半晌,她收回思绪,自嘲地摇摇头,细心地将纸箱放在床底下。然后,穿过浓荫的小径,向图书馆走去。细碎的陽光从树影间洒落,在她身上轻柔地曳动成一幅流动的风景。
他倚在一棵树上,歪着头琢磨着手中那一架精巧隽秀的纸飞机,把玩良久,叠好,放进口袋,准备起身离去。抬眼的刹那,看见她正朝他走来。仿佛斜格子般的画面,温婉宁静地朝向他。
他的心里,似乎有根弦,在微微拨动,竟让他顷刻之间有些手无足措起来。
她经过他的时候,却没有任何表情,如一阵微风,带着浅香,渐行渐远。他愣了一下,追了上去。然后微微涨红着脸,将那只纸飞机递到她眼前,友好地笑笑,却没有出声。
她终于抬眼看他,有倏忽的错愕,但瞬间就恢复了平静。至少,她认出了他。但那又怎么样呢?她的眼里已看不到任何人,所以她只是安静地展颜一笑,却没有接。仍旧向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看着她细瘦的倩影渐渐迂回在小径里,他的心突然有些空。如果刚才没看错,她的眼睛微红,似乎才哭过。那么,如她一般空灵柔美的女孩儿,到底是什么事令她不开心呢?
摆摆头,他甩掉自己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径直去艺术楼。他刚转学来此一个星期,对学校的人和环境都不是太熟悉,比如刚才那个女孩儿,如果知道她的名字,那么他就会跟她聊上几句。可惜,他转来转去,最后还是转到了图书馆。
图书馆周围林木幽深,古朴中透出浓浓的书香气。尤其是那两扇雕漆的木门,有些神秘,有些苍老,似乎在向他发出某种指令和邀请。他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他一眼就看到了她。
她就那样极其安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张脸半隐在黑发里,认真地翻看着,偶尔做下笔记。粉蓝色的封面,雪白的纸张上面开满细碎的蓝朵,正是那些纸飞机的材料。
他开始微笑,自信浮上嘴角。是谁说过,如果两个人一天之中见面三次以上,就证明他们之间很有缘分。那么,才一个上午,居然奇迹般地遇见她三次,是不是隐示着什么?
他饶有兴致地随手拿了本书,走到她对面,坐下。她根本没有抬眼,心无旁骛。他有些无趣。却见她看的是一本关于油画的书。也就是说,她是美术系的学生。不怪得连本子都那么漂亮,他暗暗地笑了。就算现在不知道她的名字,回去一问,可不就清楚了么!
她知道有人在看她,但她不想抬头,她讨厌那些自作聪明和自作多情的家伙,比如眼前的这个,居然跟到图书馆来,会不会太无聊了些?等等,全校是人都知道她的性情孤傲冷漠,除了几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几乎没有人敢在她面前碰钉子。那么,他,难道不知道这些?
且不去管他,马上要进行测验,还是先做好自己的事情。她一笔一画在纸上写着,字体俊秀飘逸。
他看得心动,忍不住拿过本子,认真翻看欣赏起来。
她恼怒,却不动声色,几乎是抢过本子,和上书,抱着走出去。留下他尴尬而无奈的眼神。

破天荒地,他跟室友们打听她的情况,代价是那把跟随他多年的吉他和一顿晚餐。从他们那里,他终于知道了关于她的故事:两个青梅竹马的少男少女,一样的 家世,一样的优秀,一样的对绘画情有独钟,然后,双双考上了艺术学院的美术系。典型的金童玉女,羡煞人的纯美恋情。只是,大二那年,那个男孩去野外写生的 时候,遭遇车祸不幸。从此,她便将自己完全封闭,眼里容不下任何人。从此,每个晴天丽日的时候,她都会去那片草坪,放飞一地雪白的纸飞机。从此,她几乎不 跟任何人接触或说话。从此,她成了艺术学院一道最凄美最孤独的风景。
不是没有人试着去走近她。她的学业那么出类拔萃,又那么漂亮,那么文静,家世又那么好。然而,所有人都在她的沉默面前止步,所有人都在她逝去的往事里 找不回自己,于是,纷纷退却;于是,她仍然固守着自己心底那个遥不可及的城堡,绝不肯为谁打开一扇窗,容纳别人的眼光或是身影。
他听得极其认真,听得眼底泛潮,听得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剜了一下。然后,像跟谁赌气似的,沉默着,把自己灌醉。
他开始学着叠纸飞机。其实小时候男女孩子都喜欢玩这种游戏,他也不例外,稍微复习一下,便能很娴熟地叠出一只同样精致漂亮的纸飞机了。
接下来是训练自己的速度。他是学钢琴的,手指修长白皙,柔韧灵巧。很快他可以在一分钟内叠出一大堆。室友们在嘲笑他的同时,也为他的坚决和执着而深受感动。
两周之后,一个室友玩笑着从他叠满飞机的桌上,取出来数数,立刻惊叫起来:30!是么?那么已经超出了那个能叠20只飞机的男孩了,他心里莫名地 欣喜起来。仿佛看见她,正将他叠的纸飞机一只接一只抛向空中,彼时,碧空如洗,风轻柔摇曳,微蓝的裙子在风中翩袂,脸上满是浅浅的笑意。

又是一个艳陽天。久雨初晴,陽光并不刺眼。她从床底拖出纸箱,用一个浅蓝色的纸盒装一堆雪白的纸飞机,闪身出门,就把自己置身于微润的空气中了。
深呼吸,抬头。清透湛蓝的天空,流云在静静卷舒。一两只雀鸟,低低鸣唱着,从头上一掠而过。熟悉的天空,熟悉的草坪,熟悉的气息下叠好的纸飞机,若是他在,该有多好!她高高地仰头,生怕一不小心眼泪就会跌落尘埃。
他远远地看她。看她痴痴地抬头凝望,半晌不动。他知道,此刻她正陷在自己的故事里,出不来。低头看着自己手中满满一盒子的纸飞机,全部是雪白的机身,却是粉色的花朵。他想让她的心里多一点暖意,想让她心里多一份色彩和关怀。那么,她呢?
他慢慢地走近,高大的身形在她的脸上落下阴影。她回过神来,眼底的那份泫然欲涕令他几欲把持不住。他竟然心慌起来,有些局促地把盒子递到她面前。
她看到了他,当然也看到了静静躺在盒里的纸飞机,那么多,那么清雅,那么精巧,那么漂亮,雪白的素笺上开满了细碎的粉色花朵,看上去竟有一丝暖意如蝶翅般划过六月的天空。
而他,高大颀长的身影朝向她,明朗俊挺的面容里含着些许不自然的笑。眼神是真诚的,带着满满的期待。略带唐突却并不惹人讨厌,一件水磨蓝的棉体恤让人觉出儒雅和干净。
打量着他,她的心底有一刹那的恍惚,似乎隐得很深的某个场景突然就开始重演,似乎那个熟悉的面容瞬间就立定在自己眼前。是么?是真的么?
她摇摇头,失望的感觉升起,她竟然有一些失望?那么,那一盒粉色花朵的纸飞机,终究还是不能进驻自己的心底。因为,那里已被粉蓝色填满,容不下其他任何东西。
她依旧不发一言,依旧浅浅对他展颜一笑,依旧把自己投入到孤独的背影中,依旧打开自己粉蓝色的纸盒,开始一只接一只地抛向空中,那么专注而醉心地看着它们小小的身影起飞,旋绕,坠
他咬咬牙,放下盒子,默然退去。

他还是每天叠,不管她接不接受,不管她在不在意。他固执而坚决地叠着粉色花朵的纸飞机,像完成某个庄重的仪式,就那样一只又一只。每叠至一千只,他会用盒子装好,托人送给她,从不问结果。
她每隔几天就会收到一个盒子,同样的包装,同样的规格。她知道那里面该是什么,但是她不想打开。她怕一打开,自己的纸飞机就会失去原有的颜色。她怎么 能不知道他叠那么多纸飞机是做什么!她只是害怕,害怕自己没有能力去承受生命中那些记忆之外的温情。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一只在空中辗转飘零的纸飞 机,最终狠狠地坠落。
她保持着自己的矜持和冷淡,他保持着自己的热情和沉默。日子在不咸不淡中,波澜不惊地走过。对于这段恋情,许多人私下都在叹息,也报以同情或祝福。
终于要分别了,一年的时光原来如此短暂,却又如此漫长。她的床下,已经放了五个大箱子,满满的都是他叠好的纸飞机。他已经叠成了一种习惯,仿佛与生俱来的一种情愫,注定要为她而纠结和遗憾。
毕业晚会上,大家尽情地哭闹嬉笑,互道珍重和离愁。她和他,彼此望住,默默地没有言语。时间仿佛就此定住,顷刻之间,那无数只粉蓝粉红的纸飞机,就在彼此眼前漫舞。
她起身,离开。
他深深地坐在沙发里,深深地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一袭微蓝的及膝棉布裙,一头如瀑垂落的黑发,一份平静如水的表情,一个冷淡落寞的背影,如一幅微雨落花的水粉画,深深地勾勒在他的心底。他知道,他永远都会珍藏着这幅画,无怨,亦无悔。

对着这五个大箱子,她有些为难。是留下还是丢弃,她在心里快速地权衡着。帮忙收拾行李的表姐见她游移不定,刮刮她的鼻子:是什么东西如此宝贝捏?她笑笑,不语。
表姐禁不住好奇,打开箱子,瞬间为那满箱的粉色花朵惊叹狂呼不已。然后一阵猛翻,一阵赞叹,一阵自言自语。
她无声地笑了。随手取过一只,若有所思地把玩起来。
精致小巧的机身,雪白雪白,是那种清透不带飘尘的雪色,细细碎碎地开满了粉色的花朵。素雅,浅淡,柔和,温暖。他该是去哪里找的这些漂亮雅静的纸质? 该是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该是用了多么大的勇气和毅力,在她一次次的沉默和婉拒之后,仍然坚持为她叠了整整五箱纸飞机?她慢慢地回想着,眼睛有些湿润了。
哈,你看!表姐一惊一乍地,拿过一只纸飞机。已经拆开的机翼上,赫然写着一个小小的love!她赶紧打开,快速地拆,快速地浏览。随着每一次的拆阅,她的心就会多一份感动和疼痛:原来每一只纸飞机叠好的机翼里,都藏着一个小小的love!
她如遭点击,泪流满面,所有的坚持和固守瞬间塌陷,所有的记忆湖水般袭来,她几乎要尖叫失声!此刻她才明白,原来每一只纸飞机叠放的,每一只纸盒里盛 满的,都是他至始至终不变的爱呀!可是,她从来不曾打开过他的爱!她那么强硬地包裹着自己,那么寞默地无视他的存在,那么轻而易举地就击碎了他深藏的爱 意,那么孤傲地就与一份温暖和情缘擦肩而过。
她拔足奔出去,逡巡每一个经过她身边的人。
校园里来来往往的人都拖着行李,大包小包地,或疾或缓,或静立一隅,或挥泪话别。可是那么多人,唯独没有他。他去了哪里?难道这么快就走了?难道真的就要与之失之交臂?
她内心焦急而惶惑起来,却始终没见到他。也许,注定与他无缘;也许,注定她要固守伤痛;也许,这是对她的惩戒?她放慢了脚步,泪眼朦胧中,步履有些踉跄和沉重。
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那片熟悉的草坪。抬头,便看见满地的纸飞机,静静地躺在草丛里。绿的耀目,白的清心,粉的温情。而他,正坐在草地上,不停地叠,不停地放飞。每一只都稳稳地在他头顶盘旋数圈,像洁白羽的天使,在他的身边缓缓降落。
漾出如释负重的浅浅的笑意,她带着泪向他走近。小小的纤弱的身影落入他的眼帘,那么熟悉,那么轻盈,那么灵动,又那么婉约。
一个会心地笑容自他的唇边升起。起身,捧住那张干净清纯的脸,轻轻地地拂去她满脸的泪痕,轻轻地,拥她入怀。
那些粉色的花朵,在绿茵如织的草丛里,在素色晶莹的雪色里,静静绽放。彼时,风正轻柔,天空水洗般清透。



上一篇:余华《十八岁出门远行》原文
下一篇:余华《十八岁出门远行》全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9-2014, vp7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谜语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1890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