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桃林,落英缤纷

风过桃林,落英缤纷
谜语网 首页谜语大全对联语录谚语脑筋急转弯名言名句其它动物谜语成语谜语灯谜字谜人名谜语地名谜语词语谜语带格谜语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散文 > 小小说

经典散文散文诗歌杂文随笔小小说

小小说

热点小小说

随机小小说开票明星洪星可不可以不放弃【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七十八回,季东会神秘人物,定民工中奖工作我拿什么救你(3、4)原创长篇连载:禁锢的青春·

时间:2017-03-31 22:43:00 来源:谜语网 点击:

一、

我的心如死灰般地绝望,正如这寂寞地午后。

窗外是燠热的夏日,伴着蝉声嘶力竭的哀嚎。透过视窗,我望到了那高高的却空无一物的天空,一片绝望,一片死灰般地绝望。望着望着,我的心渐渐地沉入了那片混沌地虚妄之中。

那已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那么多年了,时间长得仿佛让我忘记时间的存在了。

在这以前,我的脑海中充满了温馨的回忆:童稚的愿望,百灵鸟的歌声,暖暖的阳光,香甜的草莓,还有那浑厚悠远地钟声,那一片茂密地桃林。我和邻家女孩小薰常常在这里玩耍。可是,有一年春末的风暴推残了那一片粉红的桃花,大片大片凋落地花瓣,在空中漫天飞舞着,上演着一场浩大的死亡;和我玩耍过的小薰也随着盛开的桃花突然地凋谢了,消失了踪影。在随之而来的季节里,我再也没有听到百灵鸟婉转的歌声,再也没有见到缀满大大小小桃子的园林了,唯有那口苍老的古钟,依然还挂在那里,偶尔会在风吹过的时候,发出几声令人心碎的声响……

转眼间那么多年过去了,我的生命历经波折:从小乡村辗转到小县城,又从小县城流落到一座人口密集地城市,最后生活在呈现四角的天空下。我一直以为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了,可是不知怎地,在这个冷清地午后,我还会再次想起她,再次想起那颗曾经又蹦又跳十分鲜活地小生命,甚至在此时我的耳畔边还回响着小薰那甜甜的嗓音。生命就是这样变幻莫测,谁哭了,谁笑了,记住了谁,又遗忘了谁,一切都像一场华丽的梦,皆随风飘散,可是却留下了令人难以忘怀的怀念过程。

我忽然间想起了我孩子时的愿望:我曾经希望花儿开得又芬芳又绚烂,我曾经希望彩蝶展翅纷飞缀满春日的晴空,我曾经希望风暴永远都不会降临,我曾经希望生命的大海会风平浪静,我曾经希望整个世界都会充满一张张没有泪痕的笑脸,我曾经希望所有的愿望都会开花、结果,在一季季的春风中唱着自由的歌……可是,这些遥远的希望居然比绝望还让我伤痛。

想到这里,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于是便放下笔,走了出去。夏日灼烈的阳光,灼伤了我的思绪。我抬起头望着无限渺远的苍穹,突然丢失了所有的语言。思念中的某张阔脸绵延数千里,覆盖了整片幽蓝的天空。大片大片凌乱地飞花在我的眼前迷离地幻现着,像是曾经那一片四散纷飞的桃花林。

二、

走在人潮汹涌地大街上,我的脑海中总是重复幻现着某一个画面,这一切,这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处在一场温热却疼痛地梦境中。

“戈哥哥,这园子里有没有井呀?”

“怎么会呢?”我望着深远的桃林,语气坚定地说,“不会的,一定没有的!”

小薰转了转眼珠,充满了迟疑地目光,问道:“可是,如果有怎么办呢?”

我摸了摸小薰柔软地头发,安慰她说:“有我在,不要怕!”

说完后,我牵着小薰的手,向着园林深处走去;古旧的钟声从远处传来,受惊地飞鸟四散飞去……

可是到了这里,梦境却断了,我很想知道园林深处有没有吞没一切的一口井?我的意识开始混乱起来,忽然间我难过得哭了,因为我想到小薰已经离开我有好多年了。

突然间,一种撕裂地悲痛从我的周身蔓延开来。我猛然间飞了出去,划出一段弧线后,又重重地跌落了下去。一辆疾驰而过地汽车把我撞倒了,车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反而更加明目张胆地飞驶而去。我看到鲜红鲜红的血,大滴大滴鲜红的血从我的口中涌了出来,流淌成一条弯弯曲曲地小河。

周围的人群漠然地从我身上跨过去,从来都没有意识到我的悲痛。

我渐渐地闭上了眼,沉沉地,沉沉地睡了过去……

三、

梦中的影像又开始在我的脑海中幻现了,我又一次清晰地听到了那熟悉地声音。

“戈哥哥,我们走到哪里了?”

我茫然四顾,周身都是密密地桃林、细长的叶子、嫩绿的枝条,以及上方被割裂的天空。

我摇了摇头,有些失望地说:“我也不知道啊,咳!”接着我换了副口气说,“管它呢?!”

走了一段路后,小薰忽然十分惊讶地说:“听,戈哥哥,钟声,听,那是钟声!”

我笑着说:“是啊,那是钟声!”

小薰高兴得跳了起来,“戈哥哥,你知不知道呀?”

“什么呀?”我疑惑不解地问。

“就是……就是那口钟在园子的中央,走到那里我们就知道我们在哪里了?”

接着,我们一路寻着钟声走去,钟声断断续续地响着,我们便在枝叶间断断续续地走着,全然不知道钟声到底从哪一个方向响起。

走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后,我们都走累了,于是便背靠背坐在繁茂地桃树下歇脚。地面上的蚂蚁摇头摇脑地东走走西看看,好像忘记了回家的小路;空中飞舞的瓢虫,在空中打着迷转,忽然间想通了一些什么事情,便落在了地面上,因为它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飞。

过了一会儿,小薰望着天空,带了些心事问我:“戈哥哥,我们为什么要走呢?”

我想了一会,全身没什么感觉,摇了摇头说:“你把我难住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走?”

风若有若无地吹着,我望着被树枝割裂地天空,想起了许多事情。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我站起身,拉起小薰说:“走吧,要不然,天就黑了!”

小薰极不情愿地站起身,依然寻根究底地问道:“可是,我们为什么要走呢?”

我忽然间想起了“家”这个字眼,我便忙说:“我们要赶快回家呀,不然妈妈会等急的!”

小薰的眼珠一下子亮了起来,眼睛中充满了回家的渴望。或许,我们真的是离家太久了。小薰迫不及待地拉着我的手,向着园林深处走去,留下了一行行急促而茫然地步履声………

四、

醒来的时候,头脑昏昏沉沉地,带着一丝丝撕裂般地疼痛;夜色朦朦胧胧地,并不明亮的月光洒满了整个世界。

我慢腾腾地站起身,揉了揉略显困乏地眼皮,揉完后只觉得天旋地转,全然忘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我沿着大街往前走着,不知道前面会有些什么东西。我突然真的很怕,在这样昏暗的夜里,路上会有一口张着合不上嘴的井把我吞下去。走着走着,我便走到了大街的尽头。

这是一条十字路口,路上既没有流动的车,也没有走到的人,一切都是静悄悄地。我正想转过身走回去,却听到空旷的路面上传来了达达的马蹄声。

过了一会儿,那匹马停在了我的面前。借着朦胧地月光,我大致看清了马上还有一个人,这让我想起了远古时代的骑士。

我带着哀伤地语气,试探地说:“我的梦丢了,你能帮我找到那片梦吗?”

“可是,你带钱了么?”一个略显低沉地声音问道。

我双手翻了翻口袋,很尴尬地说:“我……我忘带了……”

“唉,好吧,那就算了吧,那你上马吧!”

说完,我便伶俐地骑上了马。我很高兴,因为我觉得我的梦离我并不遥远。

上了马后,骑士问我:“你叫什么?”

我愉悦地说:“我叫戈壁,那你呢?”

“我叫三梦草,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可是,你能帮我找到那片梦吗?”

“我带你去找巫师吧,他能够帮你找到,可是……”三梦草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呀?怎么了?”我迟疑地问。

“唉……算了……不说了,反正巫师很古怪,到了后,你就知道的!”

马匹拖着我们,穿过从横交错地大街小巷,向着未名的远方疾驰而去。我兴高采烈地陷入幻想当中,对即将见面的巫师心驰神往。

五、

马匹飞驰起来的时候,我可以听到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的声音。我无拘无束地张开手臂,自由自在地在风中做出各种展翅欲飞的姿势。我的脑海中重复浮现出了一副副曾经习以为常地画面:在一个春日暖暖地阳光里,我看清了小薰奔跑进阳光中的背影,还有那喑哑的风铃声,四散腾飞的鸟儿,花儿绽放的心愿以及那一声声浑厚悠远久久飘荡在桃林间的钟声……我感觉到我生命中的某种愿望在复苏,渐渐地我沉入了那片被时光掩埋地记忆中。 #p#副标题#e#

当我缓缓地睁开眼睛的时候,马匹已经停了下来。

跨下马后,三梦草指着前方对我说:“就是这里!”

我看到了一丛丛参天的古木,还有一簇簇五颜六色十分怪异的花朵,在密林之中,隐隐约约可以看清一座小木屋的轮廓。绿色的藤蔓爬满了屋顶,像是被尘封在时光之外的久远的记忆。

“这是哪啊?”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幻梦森林,巫师的住处,走吧!”

我紧跟着三梦草向着前方走去,可是看起来这么近地距离,却几乎让我走到了绝望。小木屋就像海市蜃楼一般,可望而不可及。它永永远远都安闲地矗立在你的前方,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到达那里。每走一步,我都可以强烈地感觉到大地的颤抖,这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处在一场未名的漩涡当中。

六、

疲于行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小木屋依然是近在眼前,可是我却走不到那里。就在我心生绝望想到放弃地时候,三梦草停了下来;因为我们到了,我们到达了小木屋的中央,巫师的住处。

屋子里光线幽暗,阴阴沉沉地。这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桌子椅子,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花瓶石子之类的东西。

当我转过身环视四周的时候,三梦草消失不见了,我却看到了前方席地而座胡须飘飘的老者。

他大概就是巫师吧,他的脸上爬满了一条条深深浅浅地沟壑,老得已经很难让我再用数字来衡量。

我张了张口说:“老人家,麻烦你了。”

巫师缓缓地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脸上的皱纹徐徐地波散开来,像是一圈又一圈旋转地涟漪。巫师慢条斯理地说:“人生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它毫无意义,追寻最终的目的就是在追寻着虚无,你又何必再去追寻呢?”

“可是,那片梦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我不可割舍的记忆!”

“傻孩子,一切都不过是幻相罢了。人生只不过是一场华美的梦境,真亦假,假亦真,梦中的真是不存在的,它只是一片虚无的幻影而已,唯一的真实就是虚无。不要在做无谓的追寻了,一切都没有结果,没有人可以超越他所不理解的选择,看到未来;你要记住的就是你

只是活在当下而已。”

“可是无论如何,我一定要知道结果,尽管一切可能依旧毫无希望。”我死死地坚持着我的初衷。

大片大片凌乱地光线从窗口中涌了进来,在回旋的风声中,我看清了许许多多曾经蓝得几近透明的梦幻,其间却扑满了忧郁与迟疑。

“好吧,”巫师面无表情地说,“既然你那么固执,我给你就好了;不过,我要从你身上取走一样东西!”

我象征性的翻遍全身说:“我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

巫师摇了摇头,缓缓地说:“一轮银白而死寂的月亮,正高高地挂在遥远的冰冷的天上,风正踏着陌生的步子走下一级级歪歪斜斜的石阶,可是你能说这一切一无所有吗?”

巫师那苍老深沉地声音忽然间漂浮了起来,久久地回荡在寂寞而冷清的空气中。

当我回过身的时候,我看到了令我难以置信地画面。一大片一大片流淌着的鲜血,一把把冰冷的利刃,倒在血泊中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记忆中做梦都想见到的小薰。

我发了疯似的跑了过来,跪倒在洒满鲜血的地面上,小心翼翼地托着小薰的头部。我看到了血,大片大片地血从小薰身体的各个部分拼命地往外流;一瞬间,我难过得无以复加。

小薰用几乎破碎的嗓音,断断续续地说:“戈哥哥……在黑暗狭小的井中……我看到了风吹过桃林的时候……落下了大片大片撕裂的花瓣……戈哥哥……我好寂寞……我好孤独……”

望着小薰翕动的嘴唇,我悲伤得哭了:“小薰……不要……不要离开我……不要……”迷潆地泪水划过我灼伤的脸庞,一滴一滴,滴滴击碎了我曾经柔软的梦境。我茫然无措地望着小薰削瘦地脸孔,望着小薰逐渐黯淡下去的目光,忽然间想起了:在许多个寒冷而孤单的时光里,我总是会用小小的手指在冰冷地玻璃窗上,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写着我心中思念的名字……

我带着觖望地目光,侧视着巫师,冲他大喊:“你这个混蛋,我非把你杀了不可!”当我站起身的一瞬间,我感到我的背部被重重地击了一下,之后便失去了知觉。我忽然间感觉到自己是一条空空的走廊,在风吹过的时候,留下了一道道凄厉的悲鸣声。

七、

“戈哥哥,我有一种感觉,我们快到了。”小薰拉着我的手,一面向前走,一面高兴地说。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

“戈哥哥,你说远方远么?”

“远方?”我先是一愣,然后想了一会儿说,“其实,远方就在你的心中,也无所谓远近!”

小薰咯咯地笑了笑,没有在说话。

这时钟声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们可以清晰而准确地分辨出它是从哪一个方向传来的;受惊的飞鸟扑哧哧地从枝桠间逃离出来,洒下了一行行细碎地飞舞声。

走着走着,小薰踏着节拍哼起了那支哀伤的小夜曲: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哼着哼着,小薰惊叫了起来,因为我们不约而同地看到了那口苍老的古钟了。我们很是兴奋,我们终于知道我们在哪里了,我们终于找到回家的方向了。

可是,这时天却暗了下来。来路不明地乌云低低地挂在天空中,并不时地变换着奇怪的形状,像幼时童话书里的怪物在扭捏作态,在天上跳着环舞一样。

“小薰,我们快点走,天要下雨了。”

“哼!”

就在我们急匆匆向着古钟走去的时候,从我们的侧面蹿出一条咆哮而来的大黑狗,我们都吓怕了。我拉着小薰的手拼命地往前跑,凭空而来的风席卷而来,一大片一大片凋谢的桃花漫天飞舞着。

最终那只凶恶的黑狗把我扑倒在地,死死地咬住了我的右手,大滴大滴淋漓地鲜血从我的伤口处喷涌了出来,我拼命地挣扎,可是却无济于事,越是挣扎,伤口却越陷越深。风声变得越来越恐怖,天空中不时地电闪雷鸣,小薰被吓得又哭又叫。

我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古钟,在古钟的下面,有一圈栅栏。我冲着小薰大喊:“快到栅栏里面去!”

小薰迟疑了一会儿后,就向栅栏那边跑去了。在疼痛中,望着小薰奔跑在落花中的身影,我忽然间看到了我们曾经一起渡过的一天又一天的天空,清晨的,黄昏的,晴朗的,阴郁的;我们一起走过来的铺满鲜花和野草的乡间小路,还有我们曾经伊咿呀呀唱着儿歌一路走过来的日子………

小薰笨拙地爬过栅栏后,却一下子消失了踪影。我突然间近乎绝望地想到,在这口钟的下面,就是由三生石铺缀而成的深井,传说三生石上会开出大团大团白色的红色的紫色的花朵,花会开的又芬芳又明亮。

在我的内心深处,忽然涌现出了一个女孩子尖锐而高亢地哭泣声,那清亮而悱恻的哀泣,一声一声,声声布满了我满是忧伤碎片的心间。

一切的一切在渐次地远去,仰望着空荡荡地天空,我的心中涌起了无边无垠的落寞。在我的灵魂深处,忽然间喧响起了那支哀伤的令人心碎的小夜曲: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在叫

我们不知怎么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在闭上眼的一瞬间,熟悉的画面又开始在我的脑海中显现:小薰欢快地奔跑进灿烂地阳光中,她还是个小孩子,无拘无束地洒满了阳光般地微笑,在风中开得绚烂而诡异,春末的风吹过密密地园林,在枝桠间落下一簇簇散乱地花瓣,受了伤地花瓣漫漫地飞扬在回旋在天地间,弥漫成我一生一世永不可挽回地悲伤。

我忽然间听到一种支离破碎的裂痕般地声音,在我的心中訇然倒下,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上一篇:诡异公交车事件
下一篇:小学里的恐怖预言家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9-2014, vp7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谜语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1890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