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孩

狗孩
谜语网 首页谜语大全对联语录谚语脑筋急转弯名言名句其它动物谜语成语谜语灯谜字谜人名谜语地名谜语词语谜语带格谜语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散文 > 小小说

经典散文散文诗歌杂文随笔小小说

小小说

热点小小说

随机小小说那个老人,飘荡的浮萍《地怨》第四十四章:作家评论主公道第一天想偷一本书文之“识”微雨之下(3)消失的阴谋以及骨

时间:2017-03-31 20:45:00 来源:谜语网 点击:

最近,人们掀起了打狗风潮。谁也没料到竟在狗堆里跑出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人们叫她“狗孩”。当她逃跑后人们在狗窝里发现了她用狗语写下的日记,现将译文录下。

某年月日晴周一

野花好香,但这是我被父母抛弃后的第四天。我奄奄一息,又饥又渴。你看,天高云淡,飞鸟啼啼。群峰苍翠,溪水潺潺。蝴蝶一群群翩翩起舞,如痴如醉地吮吸芳香的花露。太美了,这世界太美了!而我……我想妈妈!我想吃奶。可是我没有。我快死了,连蚂蚁也往这儿赶,它们想把我当作美餐。

此时,一条狗来到我身边。我断定它一定是一条母狗,而且刚刚生过孩子。因为我远远就嗅到了浓浓的乳香。我转动着头,发现它正向我靠近,目光慈祥。它看了我好一会儿,又向四周看看,慢慢来到我的身旁。许久许久,它似乎看懂了什么,眼角掉下了泪水。那泪水,涩涩的,正好滴在我的嘴里。接着,它用腥红的舌头舔我的脸,温热的舌头,这是世界给我的第一丝温暖。我静静地享受,这种爱像一根火柴,点亮了我生命的天空。我渴望生存。我咯咯地笑,狗被吓了一跳,它缩回头,良久,又徐徐向我靠拢,并把乳头塞进了我的嘴里。

好香啊,我不顾一切饱餐一顿。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我梦见狗妈妈抱着我,一边摇动一边唱催眠曲。我幸福死了!

某年月日阴周六

一直以来狗妈妈每天都给我喂奶,我认了,它就是我的妈妈。每次我见到它,都调皮地伸手抓它,它盯着我看,目光盛满慈爱。

某年月日雨周四

狗妈妈不知从哪儿叨来一大堆破衣裳,扔在草堆里。它是趁着雨,穿过雷电赶到我身边的。我学着它的样子,钻进衣裳堆里,多暖和啊!我们在里面嘻打,它老是舔我的脸,我受不了,就从草堆里窜了出来,汪汪汪直叫。

某年月日雨周二

这几天阴雨连绵,狗妈妈叨来的衣裳根本不管用,它见我淋得可怜,哭了。今天它跟来了一条老公狗,它们说要搬到附近的破庙里去。那可是老公狗的领地,狗妈妈一定答应了什么条件了吧?我不去。

狗妈妈急了,向老公狗摇了摇尾。老公狗居然冲过来咬我。我拚命逃。狗妈妈也追过来,向我啮牙咧嘴。我撒腿便跑。它们紧追不舍,一直把我赶进了破庙。

某年月日雪周五

寒风呼啸,大地白茫茫。

我吃了狗妈妈和老公狗叨来的野兔,睡了一觉。当我醒来时狗妈妈正伤心地哭泣。我一看,原来是老公狗死了。它瘦骨鳞峋,肚子扁扁的,看样子是被饿死的。我一阵悲伤,呜呜地哭起来。狗妈妈止住了哭,走过来,神情很沮丧。“你必须学会打猎!”它命令。我知道它的脾气,再不动肯定被咬。我一咕辘爬起,呆呆地望着它。

“走!”随着它一声令下,我们飞奔在雪地里。

某年月日晴周一

真是太巧,我在野外,看见一个两只脚走路的动物,狗妈妈说那是“人”。我见他爬上一棵树,摘果子吃。那也能吃?

我也爬上了树,摘到了一枚果子。我迫不及待地咬,啊,真甜啊!太好了,我们不用饿肚子了,这种果子满山都是!

“喂——下来!哪家孩子,光着身子还偷我家的梨,下来听见没有?”

我见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正仰着头叫喊着。

此时狗妈妈发现了我,汪汪汪地叫。我明白,这是叫我快逃。我噌地从树上下来,咬了那男人一口,转身跑了。身后传来咒骂声。

某年月日多云周三

妈妈的腿为啥瘸了?我决定跑出去看看。

天啦,村子里咋死了那么多狗?还出现那么多陌生的人,手里都提着木棍。狗妈妈一定是被他们打伤的。看,有几个嘀咕了一阵,向我这边来了。我跑向我的家——破庙。我一定要救下妈妈。

我告诉妈妈,有人来了。我叫它藏在草堆里。

“哈哈——哪家小孩这么大还不穿裤子。哈哈……”这群野兽连我也不放过,他们抓住我,像是要吃了我。其中,一个小胡子男人——就那天骂我的那个,纠住我的头发,看着我发呆。被我咬怕了吧!我挣扎着,但无济于事。此刻,狗妈妈窜了出来,咬了他。人们哄的一声围上去,几棍就把妈妈打死了。

我伤心透了。我狂叫着。

“孩子孩子!”小胡子男人突然温和地叫我。

“我不是孩子,我是狗!”我哭了。

人们提着妈妈的尸体走了。不一会儿,小胡子男人又回来了。他还带了个女的。女人眉清目秀,很漂亮。“女儿……女儿……”她疯了,扑上来抱住我。“我的女儿呀!作蘖呀……呜呜呜……”

“汪——汪汪……”

我咬她好几口,但她扔不放我。

“呜呜……”

我不知不觉也哭了,我哭我的狗妈妈。

“放开她,人家见了可不好!”小胡子男人说着拉开了她。

我乘机脱掉了。

某年月日晴周四

今天,很多人到山上来抓我。我躲在草丛听到他们说要把我送进孤儿院。孤儿院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两条腿走路的那种叫“人”的动物杀了我的狗妈妈,我要报仇。我准备好了,只要他们靠近,我就狠狠地咬。要不,我宁愿从崖上跳下去……对,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他们打死。他们太狠了,所有的狗都死于非命,我……

哈哈,听到有人哭了,同时还喊着“女儿……”

什么叫女儿,嗯?我不懂!

我趁着月色偷偷地回到破庙,美美地睡了一觉。朦胧中我又听到白天的声音“女儿,女儿……”他们又抓我来了?我惊慌失措,我想,还是逃吧……



上一篇:秋芒之火
下一篇:骤停的大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9-2014, vp7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谜语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1890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