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中塔

尘中塔
谜语网 首页谜语大全对联语录谚语脑筋急转弯名言名句其它动物谜语成语谜语灯谜字谜人名谜语地名谜语词语谜语带格谜语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散文 > 随笔

经典散文散文诗歌杂文随笔小小说

随笔

热点随笔

随机随笔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八章32)信武侯临平君监管让质量更放心道德绑架,还是无耻之徒?《随笔》谁是精神病?-(12)-【“牛仔”成“魔”】念卷胡全基管窥教育改革四十年记录,续写着生命

时间:2019-06-08 20:57:00 来源:谜语网 点击:

沐/文 网络/图

近知天命,时遇旧人,寻得2001年的旧字,自问虐心。又,略得回一丝少壮努力心【题记】

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情感世界。有的丰富如浩瀚的大海,有的细腻如潺涓的小溪,而我的,却似一座封闭的象牙塔。我将情感桎梏于此,任凭寂寞与孤独肆虐其中。寻其根,溯其源,这恐怕缘于我对小说的痴迷。

古往今来,但凡能震撼人们心灵且流传久远的经典之作,大多都有关于爱情的篇章,不论其是否占主导地位。在我,每每以为,没有爱情情节的小说,好像就不是真正的小说。或许,人们在现实的感情生活中有太多的不得意,因而把期冀都溶于小说之中,于是那里面的爱情总是至纯至真,至信至诚的。我受其太多的熏染,也以为现实中的爱情就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相濡以沫,至死不渝的。然而,现实中,我被残酷地打碎了这美好的梦。终于,我发现这种“陈旧”而“幼稚”的爱情观已早被时代所摒弃了。

当今的爱情,真的可以称作为所谓的“网络时代的爱情”,一切都与效率,速度沾上。昨天还与你“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佳人,今日再见已“从此萧郎是路人”了;此刻还抚着你的脸唱着“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的情郎,明朝或许已拉着别人的手望着你在想“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爱情已不再是时间越长,味越醇,香越浓的窖存老酒;而是如夏天里的冰镇饮料,只追求那一时的快感和刺激,殊不知,一旦过了保质期,就得变质,变味。

爱情,对于许多人而言,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情爱”。就像因特网上的信息,今天换你,明天换他(她),快速而多变。情越来越多,爱愈来愈少。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牛虻》中那感人肺腑的话语:“我是爱你的,琼玛。当你还是个难看的小女孩,穿着一件花格子布的罩衫,围着一个皱缩不平的胸褡,背后拖着一条小辩字的时候,我已经爱上你了,我现在也还爱着你……”。如今,这样感动人心的话已很难听到。在我眼中。所有的甜言蜜语,山盟海誓都抵不过一句平凡而朴素的话——“我要待你一辈子好!”可是,就是这句话,在今天热恋的痴男怨女们中,有多少能够问心无愧的可以对对方坦然的说出来呢?想必,恐怕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只能用“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来搪塞吧。( 文章阅读网:www.vp72.com)

看多了,听多了。于是我被失望与迷惘所笼罩,躲入塔中独自去静静的感味“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挚与忠诚。“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的果敢与执着;“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如许。盈盈一水间,默默不得语”的无奈与怅惘;以及“莫道男儿心如铁,君不见香山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的凄苦与悲凉……就这样,感同身受的我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在一天天的加剧,心泉的源头已被封堵,留下的是一潭死水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日本电视连续剧《阿信》。她的善良、温柔、纯洁、坚强的女主人公形象,从此深深的烙在我的心中。及至后来看了国产影片《牧马人》里,那具有中国妇女传统美德的李秀芝又成为我心目中的又一个阿信。从那时候,我一直幻想着有一天,我也能幸运得遇到这样的好女孩,与我双栖双飞。于是,常常在梦里会出现:着白衬衫、及膝的浅色碎花裙,梳着两条小辩儿或披着刚过肩的秀发,穿着尖头带绊儿的黑皮鞋的女孩。就是这样的她,如果不经意的看谁一眼,想来,也会让他的心狂跳不止,很久难以自已。那时,多好!

然,回到现实来,我却真的不知如何形容今天的男女了。他们的穿衣打扮,让人分不清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他们的行止、谈吐,让你以为穿越到某个朝代或人类从未经历过的玄幻时代;兴许,我仍痴守着老传统,已经落伍于时代了。此时的“爱情”(不得不加上引号),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醒来了再重做,结束了再开始。于是,我更加彷徨,将塔门闭得愈加严实。同时,冥冥中,心也还在隐隐期待着。

就这样,整日在梦幻与现实之间徘徊。理智告诉我:“既然不能让环境适应于你,就应当主动把自己融入到环境中去”。可,情感又告诉自己:“不要把船驶入不愿进的港湾”。一直来,我在理智与情感之间踯躅着,最终,是后者战胜了前者。日子便这样一天天在其中悄然漫步。只能,时时在内心深处念叨着“要耐得住!”来告慰自己。期待着。

或许有那么一天,或许永远没有那一天,尘封的门会开启,心灵的死水会被激活。彼时,当走在路上,再回头看看,曾经那坚不可摧的象牙塔,已断壁残垣,东倒西歪地瘫倒在路旁。走来,自己所领悟到的是不会有“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之自问,也不会有“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的伤感;有的应该是由衷的兴奋和会心地呐喊: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多好,我仍,期待着。

【严禁篡改和剽窃,网站转载请标明作者,平台转载请联系作者】



上一篇:虔心守护心中文明的灯塔
下一篇:耐得寂寞方成大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9-2014, vp7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谜语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1890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