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家大师兄怕不是跟我有仇 > 第20章 第二十章
    时近立夏,天已渐渐热了。不过是将十来册书画整理入库,沈泓的额上已浮了汗。他走出书库,正想去林荫下坐坐,却见顾沄摇着扇子款款走了过来。

    “哟,你在这儿呢。”顾沄抿着笑,将手中的扇子在他面前晃了晃,“瞧,唐师妹送我的新扇子哦。”

    顾沄的态度分明挑衅,惹得沈泓微微蹙了眉,他也懒得多搭理她,只淡淡道了句:“挺好的。”

    顾沄轻轻一笑,身子一动挡住他要离开的步伐,道:“你都没仔细看,怎么就知道好?“她说着,又将扇子凑近了他一些。

    沈泓耐着性子抬眸,就见那是把花形团扇,竹木为柄、素纸做面,式样无甚稀奇,但扇面却画得别致:翠绿螳螂,配上嫩红樱桃,分外鲜艳可爱。扇坠是一串三粒玛瑙珠子,一如樱桃嫩红,恰呼应扇面,更是有心。

    顾沄笑道:“唐师妹说,这是家里送来的,她用不了这么多,才拿出来分与大家。这话哪里能信?人人都有,还不重样,怎么看都是特地定做的呀。”她转了转手里的扇子,又道,“也难为唐师妹,门派上下这么多人,每个人的喜好她竟都记得。我去年不过随口提了句想要螳螂,如今这扇面上便有螳螂。如此用心,怎不讨人喜欢?”

    沈泓听她这话,眉头皱得更紧了些:“你到底想说什么?”

    顾沄对他这一问甚是满意,她执扇掩口,低眉做哀愁状,可眸中却还有藏不住的戏谑:“唉,我刚才那话也不全对。扇子虽多,也不是人人都有……”她一顿,满目同情地接上一句,“你就肯定没有。”

    这一句总结当真是始料未及,沈泓一时怔愣,神色里竟有了几分无措。

    顾沄愈发满意,噙着笑绕着他走了一圈,“我方才不是说了么。扇子是按每个人的喜好定做的,可在这岫隐门中,有一个人的喜好,她一直都不知道。只怪那一位,惯常严谨自律,从不轻易吐露心声……”

    沈泓差不多弄明白了她的意图,偏过头轻叹了一声,道:“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顾沄也不再拦他,只笑道:“不觉得吃亏么?”

    沈泓不接话,只径自走开。

    “你要是提要求,她会很开心的哟。”顾沄踮起脚挥着扇子,对他的背影又喊一句,语气里满是怂恿。

    沈泓的步子又加快几分,将那句话远远抛在身后。但似乎已经太迟,那些字句不由分说地入了耳、动了心。

    提要求么?

    其实,他也并非如旁人所见那般严谨自律。有那么几次,他抱着想让她为难的心思提过些刁钻的要求。事后想来,实是任性。若这般纵容自己,只怕就得寸进尺、贪得无厌了……

    他正自省,忽听前头传来徐旷的声音:

    “……这,河水和月亮是什么讲究?”

    沈泓闻声,抬眸望去,就见回廊转角处,徐旷举着折扇,正端详上头的画。他的面前,唐苏捧着个堆满扇子的托盘,神色里满是无奈。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唐苏叹着气解释,“虽是曲折了些,这不是能对上一个字么。”

    “旷?”徐旷笑了起来,“哦,还有这么个说法啊!”

    “嗯。”唐苏点点头,又凑过去伸手点了点扇面上的一处,“看到这儿画的白鹭了么?还应了天鹭镖局呢。”

    “诶,真的呢。”徐旷笑得愈发开怀,“多谢了啊!”

    “不谢,也是恰好看到有这么一把,就拿来给你了。”唐苏说得分外轻巧,全然不落痕迹。

    徐旷合上扇子,又想起什么,问道:“我看人家都有扇坠子,这把怎么没有?”

    “就你这不安分的性子,系了扇坠子只怕是多添累赘。若改日再动起手来,多少扇坠子都不够你丢的。”唐苏说着,从托盘里挑出一个扇套来递给徐旷,“喏,倒是拿个扇套子去,省的连扇子都丢了。”

    徐旷笑着接过,道:“不愧是生意人家的女儿,果然周到!”

    唐苏领了这句夸奖,笑得一脸得意:“那必须的!好了,我继续送扇子去了,你自个儿玩吧。”

    唐苏正要离开,一转身却望见站在不远处的沈泓。她怔了怔,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托盘上的扇子。

    说起送扇子的起因,不过是看天气渐热,心思一动罢了。但既然要送,自然是要送得称心才好。所以她特意寻了制扇的匠人,又找了画师和玉工,依着师兄弟姐妹们的喜好各定做了一把扇子。唯独,一人例外……

    唉,要说自家大师兄的喜好,她实在是猜不透。再者,向来她送礼他也不收,若还送了不合心意的,反倒惹他生气。可若不送,情理上又说不过去。她思来想去也是无法,只得另买了十来把名家制作的扇子,想着让沈泓自己挑就是。

    但现在,偏是她还没把其他人的给送完的时候……随便挑一把给他,实乃冒险。可让他挑一把,若不巧挑了给其他人定做的,岂不尴尬?

    一时间,唐苏竟是进退两难。

    沈泓看在眼里,又想起先前顾沄的话,不禁有些失落。但他终究没露在脸上,只颔首权作招呼,心想着若无其事走过便是。

    唐苏愈发觉得不妙,心一横,正想叫住他,却听身旁的徐旷先开了口,道:“沈师兄,你来得正好,唐苏分扇子呢,你也来挑一把呗。”

    此话一出,沈泓和唐苏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徐旷,眼神如出一辙的复杂。徐旷被看得一阵不自在,疑惑道:“怎么?我说错什么了?”

    唐苏暗暗叹了口气,随即扯了个十足灿烂的笑容,接话道:“没有。说的是呢!我正给大家送扇子呢,大师兄看看喜欢哪一把。”她说罢,忍着纠结,将一托盘扇子递到了沈泓面前。

    沈泓也纠结。他目光一落,在扇子上稍作停留便移向别处,开口的语气亦是寻常的冷淡:“心意领了。扇子就不必了。”

    果然是看不上她的东西……

    唐苏无奈地看着手中的一堆扇子,恹恹地没了话。

    “沈师兄这话不对。”徐旷自然是看不出什么不对,只笑道,“收下了才算领了心意啊。”

    这句话把沈泓堵住了,好一会儿都不知怎么应对。

    唐苏偏头望向徐旷,也是满脸怔忡。

    徐旷被他们的反应弄懵了,想了想道:“怎么了,哪里不对么?人情往来嘛,不就是你送我些什么,我改日再回赠你些什么。那词怎么说来着?……对,投桃报李嘛!这若是不收,不就断了往来了?还谈什么领了心意?对吧?”

    这番说辞,可谓是振聋发聩,令唐苏茅塞顿开。

    原来,她的大师兄不是嫌弃她的东西,而是不想与她往来啊!

    果然……是有仇???

    唐苏愈发无奈,连表情都哀怨起来。

    见她如此,沈泓也有些紧张,刚要解释。徐旷却又抢先一步,安慰唐苏道:“啊,当然了,沈师兄未必是这个意思,也有可能是……是……那个,是这些扇子不行,师兄他看不上眼。”

    这下,沈泓抬手扶额,彻底无语了。

    唐苏也扶额,心想这话怎么说着说着又绕回去了。

    徐旷看他二人的反应,努力又想了想,道:“我是想啊,论书画,岫隐门上下属沈师兄第一。这些扇面外行人看着还行,可在沈师兄眼中定然是不行的。对吧?”

    沈泓知道,若再不说些什么,这话题就歪到九霄云外去了。于是,他点点头,索性应道:“嗯,扇子不错,扇面不行,所以就不必了。”

    言多必失,他说完这句,径直走了。

    唐苏看着他的背影,忆起曾在他房中见过的工笔梅花,登时鹈鹕灌顶。她抬手拍了下徐旷的肩膀,赞扬道:“有道理啊!”

    徐旷吓了一跳,干笑着问道:“什么有道理?”

    “论书画谁能及我大师兄啊!”唐苏笑着说完,捧着扇子一溜烟跑远了,留下徐旷一人原地茫然。

    ……

    半日之后,唐苏捧着两把扇子叩响了沈泓的房门,心情甚是雀跃。

    沈泓开门,见她这般,料她是来送扇子的,叹了一声,道:“不是说不必了么?”

    唐苏胸有成竹地将扇子递了上去,笑道:“先前是我想得不周到,师兄用的扇子岂能流俗,即便寻名家来画,到底也比不过师兄自己所作。所以,这两把扇子没画扇面,师兄随意便是。”

    沈泓低头,就见那是两把一模一样的六角团扇,扇面素白,正是滴墨未沾。

    唐苏笑着解释:“本想送折扇的,可折扇作画还得拆装扇骨,到底麻烦,不如团扇便宜。扇面用的是宣纸,却不知生熟。所以拿了两把来,师兄在一把上先试试,若是洇,就不好画工笔,只作写意就是。”她说着,又从怀里掏出十来个扇坠子,“不知师兄画什么,也不好随意配坠子,各色小玉都拿了一个来,师兄画完看着系吧。”

    这一番下来,沈泓没了话,只怔怔望着她。

    唐苏见状,心中忐忑:“呃,师兄还是不喜欢?”

    沈泓摇了摇头,将东西接过,道:“多谢。有心了。”

    唐苏松了口气,笑得灿然。她正要告辞,却又想到什么,抿了几分狡黠,道:“师兄不必客气,只想想回我什么礼就行!”

    说完,她也不等沈泓回答,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沈泓目送她走远,又看看手里的一堆东西,不由轻笑出声。

    ……

    第二日,天气又热了几分,唐苏向来闲不住,在日头下东奔西跑的,早已是满头大汗。

    早知就该给自己留把折扇啊!

    唐苏正后悔,却见沈泓迎面走了过来。

    “大师兄好。”她笑嘻嘻地打个招呼。

    沈泓点点头,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她。

    六角团扇,正是昨日她送的一把。如今团扇上已作了画,系了黄翡坠子。

    唐苏接过,细细一瞧,当即困惑。

    扇面上画的,是红泥火炉并三个地瓜……

    要说扇面作画,多取清凉之意,这个组合实在是看不明白啊。

    “那个,师兄啊,这是……”唐苏忍不住开口询问。

    “果然会洇,不适合工笔。”沈泓平淡道,“随意画了,你拿着用吧。”

    这言下之意,是画坏了,就索性给她了???

    唐苏小心翼翼地瞅他一眼,也是无可奈何。她想了想,又问:“那另一把呢?师兄画了什么?”

    沈泓浅浅一笑,却不答她,只道:“热成这样,快扇扇吧。”

    眼见他说完就走,唐苏有些不甘心。她摇了摇扇子,想到了什么,高声道:

    “师兄啊,这扇子扇出来的风是热的!”

    沈泓也不回头,只轻巧应她:“那你留着冬天扇。”

    唐苏突然明白了什么:

    冬天、火炉、地瓜……扇面的意思昭然若揭。

    “师兄你想吃烤地瓜你直说嘛!”

    “……”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