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修真小说 > 雕栏玉砌应犹在最新章节列表

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    者:杉杉是棵树

动    作: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2020-04-21 17:10:20

最新章节: 第30章 第 30 章

    接档文文《我见大理寺卿多妩媚》,已开。剧情流甜文。我见大理寺卿多妩媚,怎奈大理寺卿对我横眉冷对。预收文《红杏》,甜虐。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裴洛洛(裴瑶光)是前朝的公主,国破就意味着家亡。少年时遇见的那个人,已是新帝,他说,要么做我的妃子,要么死了在墓里等我。她举起金簪,马上就要刺进喉咙的时候,身边一直陪着她的乳母跟她说,活下去,如果她诞下皇子,扶他称帝,这新朝就混进了前朝的血脉。于是,裴洛洛(裴瑶光)进了付少成的后宫。她千百谋划百般算计,撒娇卖痴、屈意承欢。结果,付少成说,你装的差点连我都骗过了。其实呢,情是真的,爱也是真的,但是现实,更是真的。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此文偏现实向,虐文,男女主都虐。结局BE,番外重生梗撒糖。本文慢热,希望大家往后看看,给您鞠躬了。【接档文】《我见大理寺卿多妩媚》曾用名《女扮男装上朝堂》、《玉娘传》。我见大理寺卿多妩媚,怎奈大理寺卿对我横眉冷对季凤青第一次去戏园子,是他跟着徐玉郎去查案。戏台上,一句“因何耳上有环痕”让他心头一动。他转头看向徐玉郎,笑着打趣道,你这耳洞,也是少年时候扮观音所留?徐玉郎抬眼看了一眼季凤青,折扇轻摇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季凤青心里却说出了跟梁山伯一样的话,他也从此不敢看观音。徐家是金陵赫赫有名的绸缎商。徐玉娘为了家产不被贪婪的族人觊觎,顶替去世兄长的名,跟着父亲行走于金陵各处。后来为了查明身世也为了保全徐家,她顶着逝去兄长的名号,赶考去了。从此,朝堂之上,皆知新科状元徐玉郎年少有为,不近女色。季凤青是世家公子,年少得意,却跟自己同年的状元郎徐玉郎不太对付。偏偏两个人还都被派到了大理寺,一起查案断案。怎么查着查着,这梦里就全是这少年郎。这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姑娘在朝堂步步高升同时收获爱情的故事。剧情是断案,感情戏很甜。全文架空,商人子弟能科举,科举也不搜身。作者君坑品有保证,欢迎收藏。【推文】基友良好睡眠的耽美文《云深难觅》,基友投你一木瓜的古言穿越《我掉马后天下大乱》。以上排名不分先后。《云深难觅》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建元十六年,上将军林泉因战身死,皇帝江石携众臣出城迎其灵柩回京,叩心泣血,至此无心问政,缠绵病榻,世人皆传其相思成疾,药石罔顾。经此一别,再见已过千年。1920年,上海法租界。十里洋场,灯红酒绿。周世襄一身戎装,走进维也纳舞厅,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正举杯饮茶的林鹤鸣,斑驳的光影中,那张侧脸,消沉却又不羁,与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渐渐重合在一起。一千里京沪,两千年岁月,历尽时间长河的冲刷,我仍然记得你。《我掉马后天下大乱》萧弄音穿书后死遁了三次,终于完成了和系统的合约,成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身份——妩媚天成,美得一塌糊涂,俗称“妖妃”的萧贵妃。然而皇帝心中的白月光却是她小白花一样的妹妹萧慕婉,只不过因着太后对于病美人的成见才没有将真爱封为高位妃子,拉了萧弄音来做这个挡箭牌皇帝大佬对她偏见满满,总以为她要坑害他的白月光。萧弄音却是捻了个葡萄含在嘴里掰着指头算,若说白月光,她可是如今天下三位巨佬的白月光啊。是那个救了草原霸主孙儿却被害丧命的养狼小姑娘,如今可汗肩上总趴着一只瘸了腿的老狼她是那个劝冷宫废妃保重身体拼死求药的衷心小宫女,如今太后的妆匣内还放着支粗糙的木簪她是那个慷慨解囊救济落魄举子又病逝的画舫小歌姬,如今权臣心中时时回转着一段动人歌声死遁一时爽,掉马火葬场,捂不住马甲的后果会怎么样,萧弄音都不敢想。古穿沙雕权谋文,逻辑能不死就不死,真死了也救不活【预收文】红杏蒋芳华出生在凉州将军府,作为将军府最小的女儿,她被父兄疼到骨子里。她以为自己应该跟其他世家贵女一样,十五初及笄,十六定良人,十七新嫁娘。一辈子夫妻和睦,儿女双全。直到她十四岁的时候,遇见了被分封到凉州不受宠的四皇子萧知其,一切都偏离了轨迹。她策马飞驰,肆意张扬,仿佛一抹阳光,照进了萧知其的心里,扫尽所有阴霾。“蒋芳华,你定亲没有?”“没有。”“既然你没定亲,那我就用这个扳指做定情信物好了。”萧知其说完,把自己手上的扳指递给蒋芳华。“我才不要呢!”蒋芳华说完把扳指扔回给萧知其,“家里有贤妻在畔,还在外面朝三暮四拈花惹草。这样的男人,我最看不上了。”她一扬鞭子,策马飞驰而去。然而,还未等他做些什么,太子起兵谋反。一纸书信,成了蒋烨的罪证。蒋家男丁流放东北苦寒之地,女眷全部打进教坊司。蒋芳华外表骄纵,骨子里坚韧。她为了给蒋家平反,除夕夜在太极殿一舞成名。她跪在那里,迎上了九五之尊的眼。他的眼眸,漆黑得如同深渊一般。“蒋芳华,这个扳指你要不要?”她进了他的后宫,成了众多嫔妃中的一个。她撒娇卖痴,曲意承欢,只为可以一步一步地接近真相。承恩殿内,蒋芳华一袭薄衫,萧知其在一边用手指绕着她的头发,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当初不是不要这个扳指吗?怎么现在日日把它带在身上?”红杏初生叶,青梅已缀枝。阑珊花落后,寂寞酒醒时。【完结文】《何当故人踏月来》《夫人请上座》文章大背景承接《雕栏玉砌应犹在》的番外里的设定,但是部分设定有微调,不定期有前文人物客串。真的很甜很甜。《太子到妻奴的自我修养》本文大背景承接前文《夫人请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