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网游之战争领主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至关重要的会议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至关重要的会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楚怀王行宫,因为是仓促迁都,王宫尚未修建,楚怀王现在临时所居,是彭城中最豪华的贵族府宅,而经过改造,虽比不上王宫,但也也相差不大。。.

    而巨鹿之战,那场关乎秦楚气数,项羽和刘邦,两个王者命运的战前会议,便在这里展开。

    当吴寒随着范增,一路来到楚怀王行宫,在跨入大门的那一瞬间,吴寒骤然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波动,他不由的步伐放缓,去捕捉那股波动,可惜它一闪即逝,吴寒虽全力感应,却再也未能捕捉到。

    错觉吗?

    这突如其来的异样波动,令吴寒心中的激动,瞬间冷却了下来,由于不知竟是因为紧张的气氛,导致自己神经过敏,引发了错觉,还是确实存在异样,吴寒也判断不出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只能忍住疑惑继续前进,但一道阴霾笼罩却萦绕在了吴寒心头。

    穿过长廊,吴寒和范增在传令兵的带领下,出现在了一间改造而成大殿中。

    在随范增进入大殿的瞬间,那一闪即逝的异感再一次出现,而这一次,吴寒确信自己绝对没有感知错,但却因为已到大殿,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仔细探索了。

    此时,大殿中,一众人正在等待范增的到来。

    威风凛凛,仪表堂堂的楚怀王位于正中,他的左右两侧坐着不少人,分别乃是以宋义和项羽为首楚国高层,共十数人。

    左侧,以宋义为首,下面坐着的也都尽是楚怀王的亲信。

    古代以左为尊,足见宋义现在在楚怀王眼中的地位。

    而右侧项羽的下面则是刘邦等人,在项羽旁边留有一个空位,显然那是为范增所留。

    见这情形,随范增入殿的吴寒,知晓里面没有自己的座位,不过他也不在乎,他所在乎的只是这场会议本身,至于究竟在哪里,他无所谓,所以在范增朝自己的座位走去时,他也识趣的走到了一边。。

    “敢问大王,可是定下了北去的主帅?”

    开门见山,范增一边走着,一边开口直接朝主座的楚怀王发问了,他的声音不高,但却令人难以抗拒,同时他的目光的看向楚怀王,虽然平静却蕴含着极强的压迫力。

    而正是因为范增,吴寒的出现也被淡化了,以至于甚至没人知晓他的存在。

    这是范增的能力,有着像策士那般,通过感觉,在无形当中影响目标的效果。

    即便是刚愎自用的项羽,在范增的这个能力下,也照样会被制约,楚怀王自然也不例外。

    站在一旁的吴寒看到,在范增的压迫下,楚怀王瞬间如刺在喉,原本准备妥当的说辞,也因为气势的变弱,而不知如何开口。

    不过,吴寒并不认为范增的咄咄逼人能够取得效果,因为大殿中,有着宋义的存在,。

    此人,也许不善打仗,但却长袖善舞,精通合纵连横,换句话说,他是一个以纵横之术为主的策士。

    范增的能力在别人面前,也许有效,但在他面前却无用,这也是项羽在和楚怀王的权利斗争中,军事和政治都不断节节失守的原因所在。

    果然,不出吴寒所料,在楚怀王难以抵抗范增威势的时候,左侧首座的宋义出手了,他没有吭声,甚至没有任何动作,仅仅只是一个眼神,瞬间令楚怀王恢复了常态,吴寒能够感觉到有一股柔和的力量,笼罩在了楚怀王身上,替他抵消了范增的力量。

    吴寒都能感知到,更何况是范增,但他似乎早有预料,直接酝酿好了下一波攻势,然而就在他准备发动时,楚怀王开口了:

    “不知众卿家有何意见?”

    楚怀王这一开口,范增所酝酿的所有攻势便瞬间瓦解,因为他所图的就是在楚怀王开口前,强行逼他做出抉择,而现在楚怀王的开口,那便宣告着范增的目的落空,而且还将皮球踢了回来。。

    “不对劲,以楚怀王的能力,即便有宋义帮他,也不可能恢复的如此之快,令范增连发动第二波攻势的时间都没有!”

    这殿堂的权利相争,在现实中也许是尔虞我诈,但在游戏中则相对简单一旦,就是个人能力的比拼。

    就像项羽与楚怀王的权利之争,若是范增能够压制宋义,那就是项羽赢。

    可惜范增虽说老谋深算,但毕竟只是一个谋士,他的实力虽然比宋义强很多,但那也只是在军事战争方面,政治方面绝对是逊色作为策士的宋义,毕竟一己之短攻其所长,如何能赢?

    只是,宋义虽有优势,但范增也不应该毫无还手之力,吴寒隐约感到了一丝异常,联想到先前入这种行宫所感受到两次的异状,吴寒心中浮现了一个模糊的猜测。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他的集中精神,关注着这场会议的一切。

    “大王,末将以为,面对章邯数十万大军,我军势微,必须得以各诸侯国协力才有胜算,宋义大人与各国交往甚密,只有他能担当主帅。”

    随着楚怀王开口,宋义下面的人,立即便展开反击,因为事先做了充足的准备,所以他们的发难极为致命。

    “哼!”

    范增回到自己的座位,冷哼一声,但却没有还击的托词,因为这的确是项羽的软肋,或者说是整个楚国的软肋。

    楚国没办法以一国之力与强大的秦国抗衡!

    “诸位大臣可还有何见解?”

    见范增哑口,楚怀王也从他的影响当中,彻底恢复了过来,并当即趁胜追击,将先前准备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臣附议,联合诸侯势在必行,没有人比宋义大人更适合。”

    很快,便不断有人同意宋义当主帅。

    而这个时候,范增也只能看着楚怀王和他的亲信们表演而无能为力,当然这个局面他早有所预料,所以这个时候,他看向了一旁刘邦,示意他出面。

    可惜,刘邦视若无睹,默然的看着范增与宋义的交锋。

    吴寒也顺着范增的目光望向的刘邦,他看着冷静异常的刘邦,吴寒感觉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我反对,好看的小说:!”

    刘邦不出手,右侧首座的项羽却忍不住,在楚怀王表演完毕,准备下决议前,他骤然发出一声。

    瞬间,一股摧枯拉朽的威势以项羽为中心爆发了出来,在那一声暴喝中,项羽参杂了自己所有的气势尽,将所有人都压迫的难以动弹。

    就这一声,楚怀王和宋义所酝酿的气氛和局面,顷刻瓦解,原本便要定下的事情,一下子峰回路转。

    “不愧是西楚霸王,这威势竟逼得无人敢措其锋芒!”

    吴寒的目光也被项羽的这一声给吸引了过去,看着身披青色重铠,英勇不凡的项羽,以及大殿中那近乎凝固的气氛,吴寒心中不由暗叹。

    锋芒毕露的项羽,确实遏止了楚怀王,但也叫众人陷入了尴尬的境地,过刚易折,楚怀王现在毕竟是名义的大王,项羽如此不给面子,众人如何下台?

    吴寒并未认为项羽能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什么,否则历史上,不会是宋义为主帅。

    而现在,这个世界中,基本没有玩家,如果吴寒不影响什么,剧情是不会改变的。

    “大王,臣以为,秦军势大,我军入河北救赵,若只有北路一线,恐怕难以奏效,应当分兵击秦,西进关中,这样既可威胁咸阳,又可牵制秦军。”

    果然,在这关键时刻,宋义出声了,他没有去争主帅的位置,而是提出了一个分兵之策。

    这个策略虽然不算高明,但一下子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将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冲了下去。

    而且,不仅如此,这个策略也是专门针对项羽去的。

    “这个宋义,虽军事方面不值一提,但在政治方面,却当真不可小觑,他以西进为诱饵,利用项羽想要复仇的**,来迫使项羽放弃北进,而主动争西进主帅,这家伙竟然算到了这一步。”

    一旁,吴寒将目光落向宋义,其相貌平平,衣着也极为简陋,但手段却极为高明,令人难以忽视他的存在。

    宋义显然是预料到这这种情况的发生,才会提出这样一个策略,来**项羽。

    而果然,项羽就中计了,在宋义提出西进之策后,原本气势汹汹的他,当即便犹豫了,没有了先前的气势,因为他确实也想西进。

    “此策甚好,不知众卿家意欲如何?”

    在项羽的气势弱下来后,楚怀王身上的压力也散去,他稍作喘息,再度开口道。

    “大王,西进之策看似虽好,但分兵却只会削弱我军实力,无利于灭秦。”

    项羽没有反对,但范增却反对了,他自然能看穿宋义的诡计,岂能让他得逞。

    “本王知道西进之策并非上策,但敌众我寡,若不出奇制胜,我军岂有胜算?”

    “大王……”

    “我意已决,就这么办!”

    最终,在没有项羽的干扰下,刘邦又坐山观虎斗,范增一个人也无力回天,西进之策被楚怀王强行定下。

    在所有人都默认下来以后,楚怀王又清了清嗓子,环视众人一番后,出声问道:

    “不知诸位,谁愿意领兵西进,直袭咸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