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高冷异兽,坏坏宠 > 正文 第291章最幸福的日子【全文完结,’入梦新文等君来】

正文 第291章最幸福的日子【全文完结,’入梦新文等君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北方的森木部落,是生活在悬崖峭壁的异兽部落。

    这里生存的环境非常的艰苦,但森木部落的族人们习惯了这里一切,并乐在其中。

    每天早上,森木部落都会集体来迎接太阳的升起。

    他们站在悬崖峭壁之上,冲着太阳的方向行礼参拜。

    而后,他们会聚在一起吃早饭。

    阿冰药师在饭里加了一定的药物,长年累月的调理着森木部落族人的身体情况。

    这使得森木部落的族人,通常都非常的结实,连生病的时候都少。

    阿冰将这种药物疗法,也用在了阿绿的身上。

    他每天为阿绿裹上一层新的药泥,然后将他放在石床上,下面是烧得火,这有点类似于北方的火炕。

    正是那些药泥,为阿绿的身体带来了新的生机。

    药泥一天天的裹上去,阿绿每天都被烤得浑身发热。

    而药泥的药性慢慢的就渗透到他的身体内,那是一种很奇特的药泥。

    当它渗透到阿绿的身体内时,身体内就像是有无数新生的筋脉在一点点的联接起来。

    那是阿冰药师的药泥在不断的修复着阿绿身体内断掉的神经、肌肉还有骨骼。

    慢慢的,阿绿身上的碎骨就出现了奇迹。

    最先恢复的是他的手指,手指骨成功的再次联接在一起,阿绿竟然可以动手指了。

    叶青和雷泽一直守在阿绿的身边,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叶青激动坏了,雷泽也露出了笑意。

    看到阿绿的身上有变化,阿冰药师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法子是森木部落的老人留下来的土方子。

    能救人真是再好不过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凛冬季来临后下冰晶雪花的时候,阿绿可以动的不只是手指,慢慢的手臂,脚趾,腿, 脖子……都恢复了。

    雷泽和叶青为阿绿做了一个木质的轮椅,这东西在阿卡兹大陆到是个新奇的稀罕物。

    阿冰药师也帮着他们一起做,连族长小森也参与了进来。

    对小森来说,阿绿是他有印象的小孩。

    阿绿在襁褓中的时候,小森跟着阿冰药师去中央联盟集会的时候就见过他。

    所以小森在阿绿来了之后,对这个漂亮的绿发绿眸的小孩特别的好奇。

    后来知道阿绿是从空中摔下来,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之后。

    被阿冰药师从小就教育的很好的小森挺同情他的。

    于是小森经常会拿一些森木部落的新奇玩意来逗阿绿。

    阿绿的身体慢慢在恢复,终于他能坐在轮椅上的时候,小森就推着他出去玩了。

    “我和你说哦,前边有一棵权地,叶子是粉的,春天的时候结的果实是红的,像一个个桃心似的,很好吃,等 明天春天他结果的时候,我摘给你吃。”小森推着轮椅和阿绿说道。

    阿绿的身体虽然在好转,在是他的精神态度还是很消沉。

    正因如此,阿冰才鼓励小森带着阿绿出去玩。

    小森的性格开朗又活泼,非常适合开导和陪伴病人。

    阿绿被推到了那棵奇怪的树下,那的枝叶很茂盛,却长得有些歪,不过树叶确实像小森所说是粉色的,在这 个万物皆寂寥的凛冬季中,难得的看到一星半点儿的颜色,阿绿便被这粉色吸引了。

    “我和你说,这树呢……其实果子好吃是其次的。”小森说道。

    阿绿看了他一眼,一声不发,但眼中却有了一丝的好奇。

    小森知道,阿绿自摔伤后便不再出声,阿冰药师说这是心理原因导致的。

    “在我们森木部落,这颗树被称为母亲树,也叫许愿树,我们部落里若有人向这树许愿,这树的叶子若变了颜 色,据说那愿望多半便会实现呢。”小森说道。

    许愿树……

    阿绿呆呆的看着这棵树,看着看着他心底便窜起一种想法来。

    如果真的能实现,如果……可以的话,他能不能也许愿。

    阿绿坐在树下看了好久,从早上一直看到了中午,一声也不出。

    小森也不恼,就陪在一旁,时尔给他讲一讲那些借助许愿树成功满足心愿的人们的故事。

    到了中午的时候,阿冰药师站在部落边上叫他们回去吃饭。

    小森拍了拍裤子,从雪地上站起来,给阿绿盖好身上的毯子,准备把他推回去。

    猛然间,一个沙哑的声音低低的问着。

    “我能吗? ”

    小森以为自己听错了,停了下脚步又仔细的听了听。

    “我想许愿。”阿绿轻微的转动着脖子,看向那棵粉色的许愿树。

    “哇,真的是你啊,好啊……我推你过去。”小森走到一半儿后,和阿冰药师打了个招呼,转头又把阿绿推到 了树下。

    阿绿在树下静静的垂下头,绿色的发丝柔柔的划过他的肩头。

    他闭上眼,长长的睫毛下有着阴影,苍白的脸却被雪光映射的有些神圣。

    小森站在一旁,看着这样的阿绿,觉得这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异兽者了。

    异兽者大多是强壮和彪悍的,只有在未成年的时候才会有少年的青涩感。

    而一但成年,这种青涩感与俊秀感就会失去,变得钢猛硬气,就像雷泽大人那样。

    可是小森却发现,阿绿很特别。

    他看上去已经接近进化为成年体的情况了,可是……他身上的这种青涩与秀美感却依旧在。

    小森觉得很好奇,但是这个问题阿绿肯定绐不了他答案,于是等阿绿许完愿后,两人回到部落的时候,小森 找了个机会便问了问自家的药师阿冰。

    “阿冰,我怎么感觉阿绿和的异兽者不太一样啊? ”小森问道。

    “哪里不一样?是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吗? ”阿冰问。

    “不是,我是感觉他……不太像异兽者。”小森模模糊糊的描述着,他也说不清楚,只是一种感觉,但阿绿不 是异兽者,又能是什么呢?

    听着小森说话,阿冰沉默片刻,也许小森的问题只是自己好奇,但他问的确实是阿冰也注意到的地方,阿绿 虽然身上的血统是有异兽者血统的,但是……他的成长似乎受到了限制。

    尤其是现在阿绿受过这样重的伤后,他的身体就更不可能像正常异兽者那样强壮了。

    “大概是受这次重伤的影响,他的身体进化会慢许多,希望身体恢复后能一切正常吧。”

    阿冰和小森的对话只是私下里的,但是两人都没想到,在未来的几十年中,他们的话却成了现实,阿绿在未 来确实无法顺利的像普通的异兽者那样进化,他的身体就停留在青年的时期。

    只是眼下,两人都没把这件事当真,因为对于异兽者来说,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也完全超岀了阿冰的 想象。

    不过阿绿在森木部落里的恢复状态是越来越好了。

    雷泽和叶青一直陪在阿绿的身边,这让阿绿变得越来越坚强起来。

    像他这种无疾而终的恋情,过去了便过去了。

    他已经付出了这样惨重的代价,让两位阿爸一直担惊受怕的陪他来北方求医。

    他们在凛冬季来临前抛下了部落的一切,来陪他治病,这就足够了,他很幸福。

    “阿爸,我想吃果实,总是吃肉好干。”阿绿像小孩子一样冲着雷泽和叶青撒娇道。

    “好,让你雷泽阿爸去找就好。”叶青温柔的抚摸着孩子的发丝,微笑着道。

    “嗯,我会在中午前回来。”雷泽伸出大手揉了下阿绿的发顶,又亲吻了叶青,立刻出发了。

    雷泽已经对森木部落附近的狩猎范围非常熟悉了,他说中午回来,果然就中午回来了。

    大凛冬季的,雷泽竟然不知从哪里刨出来一小堆黄色的小果实来。

    叶青把这些小果实捣烂做成汁,然后放在外边的雪地里冻起来。

    到了晚上的时候,叶青把冻好的汁拿了出来,挖出一点儿来捣碎给阿绿喂食。

    凉凉的冰果汁顺着嗓子滑进肚子里,阿绿满足的叹息一声。

    “好凉哦……”阿绿说道。

    “凉的东西少吃点,阿冰药师说过了只可以一天吃两口。”叶青说着把东西收了起来。

    阿绿眼巴巴的瞅着,觉得阿爸真是太残忍了,让他看得着吃不着啊。

    “你乖乖的睡一会儿,我去绐你雷泽阿爸弄饭吃。”叶青道。

    “好。”阿绿乖乖的点头,闭上眼睡进了自己的被窝里。

    阿绿努力让自己去入睡,因为他知道睡眠在这个时候最能让他的身体快速的恢复。

    这些天,看着两位阿爸舍弃了一切来救他,阿绿的心慢慢的重新活了过来。

    是啊,没有自己喜爱的人又怎样,再喜欢不能属于自己又怎样。

    从小把他抚养长大的人可是这两位阿爸,他们那么辛苦,只有自己一个孩子,他要是因为一个外人,就放弃 生命,让两位阿爸伤心难过,那他才是白活了。

    恋情这种东西,对于任何人来说,有则锦上添花,无则顺其自然,即要不了人的命,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 要。

    阿绿在这些天里慢慢的想通了这个道理,之前是他太过于执着了。

    慢慢的阿绿闭上了眼睛,将曾经喜欢过的那个人影埋葬在心底,他的脸上露出了释然的表情。

    整个凛冬季阿绿和两位阿爸就在森木部落渡过着。

    花角部落里的一切,都是通过白胖胖的小信鸟来传递的。

    好在花角部落的信鸟那一身雪白的绒毛够厚,飞在空中几乎和雪片差不多,一向能安全抵达。

    原本大家觉得这个凛冬季就这样过去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叶青的信鸟带来了一个令人头疼的人物。

    信鸟飞过森木部落前面那片结了冰的湖水时,被正在四处寻找方向的柏血给看到了。

    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花角部落的信鸟,于是他带着几乎已经快没命的阿夏追着信鸟找到了森木部落。

    “你怎么把他带来了。”叶青皱着眉看向柏血,柏血喝着热水,揉了揉眉,一脸铁无奈。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不过……你看看他的样子,要是没有我,这孩子就死在这个凛冬季了。”

    柏血的话确实不假,叶青和雷泽看到那个被包裹起来,像是木偶一样的阿夏时,也是吃惊的。

    阿夏明明已经进化成功了,可现在却瘦得已经是皮包骨了,要不是在凛冬季中呼出来的气是热的,他们真的 有可能把阿夏当成一具尸体。

    “先救人吧,有什么事慢慢商量。”阿冰说完,就去救治阿夏了。

    他们森木部落一向客人少,可是这个凛冬季却一波接着一波客人到来。

    阿夏的情况事际上也好不到哪儿去,这孩子身体太糟糕了。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阿冰竟然把阿夏也安排到了阿绿的帐篷里。

    两个病住在一起,阿冰的理由是森木部落原本就小,大家都是挤在一起过冬的。

    而且,两个病人住在一起,他治疗起来也方便,因为那个小帐篷里的地下火沟只有一条。

    于是不论叶青和雷泽脸色多么难看,阿夏最后还真就住进了阿绿的帐篷里。

    叶青和雷泽的脸很臭,柏血一脸无所谓的继续吃着东西。

    后来叶青和雷泽他们才知道,阿冰给阿绿治疗进入了最后的进程。

    这个过程的阿绿会进入长长的沉睡期。

    会一直沉睡到春芽季的时候。

    于是在叶青和雷泽同意后,阿绿吃过药师给的药,就进入了沉睡期。

    在他沉睡的时候,阿夏被安排进了同一个帐篷里。

    阿夏是不能沉睡的,他明显需要补充的是体力与食物。

    他静静的躺在阿绿的身边,伸出手去想碰一碰阿绿的脸。

    可惜,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他都被泥土包裹起来。

    而他不被包裹的时候,阿绿的两位阿爸就会出现,两人冷冰冰的看着他,让他根本不敢动。

    至于他的师父柏血,则完全一句话都不帮他说,完全是看戏的状态。

    没办法,柏血为了阿夏已经把叶青得罪了,所以这个时候阿夏只能自求多福。

    整个凛冬季的后期,阿夏就这样痴痴的陪在阿绿的身边。

    从药师阿冰的嘴里,他才知道阿夏伤得有多重。

    满满的心疼,深深的懊悔,还有浓浓的眷恋。

    在这个凛冬季中一点点、一丝丝的凝结着,让这种情感变得越来越浓。

    最后发酵成再也化不去的爱意。

    而阿绿虽然沉睡着,但他偶尔也能听到周围的声音。

    阿夏趁雷泽和叶青不在的时候,就会小声的和阿绿说话。

    “阿绿,对不起,让你受了这么多的罪。”

    “阿绿,对不起,我那个时候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阿绿,你是不是看到我带回了人类?可是……我并不喜欢那个人类,我带回她只是因为他的眼睛有点像你 的。”

    “阿绿,我拒绝了那个人类的选择,祭司大人可能会很失望,不过……我还是不想骗自己。”

    “阿绿,我现在真的好后悔啊,自己怎么就那么笨,连喜欢你这件事,都是后知后觉的。”

    “阿绿,以后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就像我师父和阿贝大人那样,或是你的两位阿爸那样,一辈子……都一直 —直在一起。"

    在没有旁人的时候,阿夏的话就会变得好多,他像只小虫似的不停的骚扰着阿绿。

    阿绿的沉睡因此完全是在他'嗡嗡'的骚扰中渡过的。

    直到春芽季到来,阿卡兹大陆上再次复苏了生机,森木部落的许愿树上结出了黑色的果实。

    当小森抱着第一颗成熟的黑果送给阿绿的时候。

    阿绿被果实的香味所吸引,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咦,你醒啦! ”小森开心的把果实喂绐阿绿,然后出去通知大家好消息。

    在大家闻讯赶来之前,阿绿听到身旁有人轻声的呼唤着他。

    “阿绿!”阿夏侧着头,直勾勾的看着阿绿。

    阿绿轻轻的看向他,脸上慢慢的扬起笑意,“我以为是梦。”

    “你醒了,真好!怎么会是梦呢。”阿夏开心的笑起来,也激动的哭了。

    “喂,你可比我大啊,不要一见面就哭! ”阿绿说道。

    “我以为……你不会理我了。”阿夏道。

    “你是很吵啊。”阿绿点点头道,整整一个凛冬季的沉睡期,耳边全是他的声音。

    —开始的时候阿绿觉得有点惊奇,后来便习惯了,现后来听着听着……他就觉得哭笑不得,原来阿夏也有如 此吵人的时候啊。

    “对不起啊……我真的那么吵吗? ”阿夏赶紧道歉着。

    “还好吧……”阿绿不想太打击阿夏,因为沉睡中他听到了阿夏那么多的话,最初的伤心与难过,慢慢的就被 淡淡的幸福所包围了。

    原本,阿夏没有要那个人类,原来……他也是喜欢着他的。

    “那我以后会改的。”阿夏立刻道。

    “是啊,这毛病是得改改……否则我要和你生活一辈子,一定会很烦啊! ”阿绿笑着说道。

    “我一定改,一定!唉……阿绿……你刚才是不是说要和我生活一辈子? ! ”阿夏惊喜的问。

    阿绿淡笑不语,阿夏激动的从泥土里蹦了出来,他浑身都是赤裸的,像只泥猴子。

    叶青和雷泽还有柏血、阿贝他们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阿夏这只泥猴子扑在阿绿的身上,不成体统的样 子!

    “咳! ”柏血轻咳一声提醒着。

    “咳咳??”阿贝继续提醒着。

    “你快放开我家阿绿!”叶青黑着脸伸岀去拽人。

    “滚一一! ”雷泽一脚把阿夏踹飞出去。

    被踹飞的阿夏很快就像一只小狗似的,’嗷嗷'的又冲了回来。

    整个森木部落,都充?满了浓浓的幸福感!

    【图:【阿绿少年形象】】

    敬所有可爱的读者宝宝甲

    从今年2月断断续续的开文,到现8月结束,瞄瞄的第二本书宝宝正式完结啦甲甲甲

    结尾结在这里,是因为卩苗卩苗觉得这大概是一切美好的开始了吧!

    今后阿绿和阿夏的生活会很幸福的,。

    感谢每一位入坑看文喜爱的宝宝,卩苗卩苗会更努力的去写新的故事。

    这本书在参加金手指征文中获得了第二名,非常感谢大家喜欢这个故事,爱你们!

    大家的热情好给力,卩苗卩苗此书一直在还债中渡过,最后发现……还是有欠着!

    这欠着的部分,卩苗卩苗打算写成番外呐,放在微博上,算是小福利哦!!(时间目前不定)

    微博@磨爪子的兰花卩苗

    欢迎大家收藏卩苗卩苗的新文《嘘,阴鸯老公入梦来》这是一个霸道强势的穿越万年的狂恋曲!

    可能节奏开头有点慢,需要大家多看两眼,会越看越喜欢的哦~~ (DfflDffl的文都奈看真哒,厚脸皮自夸中 爱大家)

    爱大家,爱每一位有缘相见的大大,您的支持和喜爱是卩苗唯不断前行的动力。

    我们下一部新书已经开启,啮啮在新家等着你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