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君宠难为 > 正文 【李杜】奉旨成婚之十七

正文 【李杜】奉旨成婚之十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杜玉章抬起眼,神情锐利。

    “而那一天,漳州府尹徐宁,并没有出现在堤坝上。这很奇怪啊。他不是爱民如子的么?何况张煜在,他不该置张煜性命于不顾,自己逃命而去。所以此刻徐宁在哪里,在做什么呢?你能告诉我吗——’偏位娘娘'?”

    ——毕竟如你所说这可是,“你”的故事啊。

    “真是好笑!徐宁在哪里,我怎么会知道?”

    “你又怎么会不知道?”

    杜玉章纵声大笑,一双桃花眼里摄出动人的光芒!他上前一步,用力握住偏位娘娘的手腕,

    “那位徐大人,不就是你自己么?”

    “你……你不要胡说!我怎么可能是那种负心薄幸的畜生……”

    “若你当真是张煜本人,你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样去说徐大人的。张煜爱徐大人,他眼中的徐大人,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珍贵。他下不了这样狠的嘴……他更不可能,专门造出一个幻境,叫我们这些外人来对徐大人评头论足!”

    “你胡说,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当然知道!”

    杜玉章回过头去。他身后,李广宁依旧坐在原处,额头冷汗密布。他眼睛死死闭着,一双眼球不安地在眼皮下转动着,似乎经历着什么噩梦。

    杜玉章看着他,眼睛里全是柔情。

    他轻声说,

    “我当然知道。你们都说,我和宁哥哥与他们很是相像。若当真如此……我最恨宁哥哥的时候,想要一辈子都不见他算了。可就算那时候,我也不会这样去说他。”

    “张煜想来也是如此。他舍不得的。

    而徐大人也是一样。在他的心里,这整件事从头到尾,张煜都不会有半点错处。”

    他本来就没有半点错处!都是徐宁那个混蛋……”

    是啊,徐大人心中就会是这样想。他眼里心里,张煜都不会有半分错处。一切都怪徐宁自己,所以他会

    万分痛恨自己,痛恨到……哪怕过了这么多年,哪怕他死去了,心中依旧有一份执念与恨不肯散去,依旧盘桓此处,想要将这段故事讲给别人听。”

    —只手向后伸出去,不动声色地牵起了李广宁的手。杜玉章觉得心里有了底气。他转回头来,正视着眼前那张与自己一般无二的脸,沉稳地吐出一句话,

    “是不是,偏位娘娘?或者,我该叫你一声一一徐大人?”

    眼前美艳如仙的偏位娘娘,怔愣在了原处。他看着杜玉章,许久之后,终于露出一个苦笑。

    那双眼,也慢慢湿润了。

    “过了这么多年,依然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的煜儿……”

    他向前一步,那缺了三根手指的修长手掌伸出来,似乎是情不自禁,想要拉起杜玉章的手。可杜玉章不动声色地避开了。

    “徐大人。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讲绐我知道?”

    偏位娘娘深深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那手掌一翻,眼前景色风云变幻,转瞬就变了模样。

    眼前依旧是徐府。四周景致没什么大变化,但庭院中草木更深,枝繁叶茂,树干都比方才更粗壮些。看起来是过了几个寒暑了。

    门外,一辆马车远远驶过来,停在门口。门帘掀开,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走出来。

    她相貌清秀,与之前那位宰相小姐十分相像。只是眼睛红通通的,满脸委屈,泪痕都没有擦干净。

    “小姐,您先去沐浴更衣……”

    “走开!不要管我!”

    小姑娘声音里都带着哭腔,恶狠狠挥开下人。她声音太大,惊动了张煜。

    张煜从房间走出来。看得出,他脸色难看,是瘦得不像样子了。

    未曾开口,一阵风吹过。他袖口掩在唇边,先咳了好几声。一边的梅香忙扶住他胳膊,又替他披上斗篷。

    “惠儿,怎么了?”

    张煜声音有些疲惫,却依旧温和。看向小姑娘的眼神也还是沉静依旧。

    “你……你真的,只是爹爹的好友,是绐我们请来的先生?”

    小姑娘开口,声音带着颤音。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她说话没头没脑的。

    张煜有些担心。他走近了,伸手去摸她的头发。

    “是啊。怎么了?”

    “你说谎!”

    那小姑娘用力推开张煜,将他推得一个踉跄,几乎摔倒了。梅香失声叫道,

    “小姐,你干什么!煜先生他身子弱,已经病了几日了!若不是听到你在哭,他怎么会强扶病体出来看你——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什么煜先生?他是个怪物!是个……是个……是个不要脸的怪物!”

    “小姐!”

    “本来就是!他不要脸!他骗我说我们的母亲病死了,骗我说父亲不是不喜欢我和哥哥,是公务太忙!他骗我们,说父亲特意请他来家中常住,抚养我们……他竟然还骗得我们对他感恩戴德,将他像父亲一样爱戴!他……他居心叵测,他哪里配!”

    小姑娘脸上,眼泪滚滚而下。可那一张稚嫩的小脸上,却满是仇恨狰狞!

    “小姐,你疯了!”

    梅香的脸色难看极了。她想上前,却被张煜一把扯住了。

    “煜先生!”

    “你让她说吧。”

    张煜脸色苍白,声音却还沉稳。他摇了摇头,

    “惠儿是受了委屈了。你让她说出来,总比窝在心里舒服。”

    “可是煜先生!你只想着叫小姐说出来心里舒服,不要受委屈……你自己呢?你还病着啊!你不委屈吗?你听这些话,心里能舒服吗?”

    “我吗?我没关系的。我不怕这些……”

    张煜声音很轻。梅香却根本不忍再听。她甚至想问一问一一您究竟是不怕,还是因为受了太多委屈,却只能顾全大局,没法说出口?

    可她不能问。她只能含着眼泪,扶住张煜,用身子替他挡一挡风。

    “你就是个好……明明是个男人,却要霸占我母亲的位置!

    你们这些人,是不是都知道?啊?知道我母亲是被他逼死的,是因为他不肯让出徐府夫人的位置!却还骗我说你们只是好友!

    张煜,你是个男人啊!男人怎么可以嫁给另一个男人!你是不是怪物!是不是不要脸!你为什么要逼死我母亲!为什么要让我们孤苦无依一一就连父亲,这么多年连看都不肯看我一眼!我做错了什么,哥哥做错了什么!

    凭什么,要这么对我……凭什么啊!

    就连在外面,他们也要指着我鼻子骂我杂种,骂我废物,骂我有爹无娘认贼作母!凭什么,张煜,你告诉我,凭什么?!”

    到最后,小姑娘撕心裂肺地哭出声来,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她哭得伤心极了,在地上蜷成了一团,眼泪混着泥土打湿了衣裳。

    张煜脸色已经比纸还要白了。

    他后退了一步,身子晃了晃。梅香紧紧握住他胳膊,她担忧极了。

    “夫人……我们回屋子去吧,好不好?”

    ——她太担心了。竟然忘记了,自从少爷和小姐降生后,为了不要让他们受到困扰,张煜早就命令府内上下只许称呼自己是“煜先生”,再不敢用“夫人”这个词。

    ——哪怕他,本来就是明媒正娶的正妻。哪怕这个正妻身份,是他牺牲了所有才换回来的。原本,这个身份在徐府之外,也从来未曾得到过承认。但起码在徐府,他是堂堂正正的夫人,是徐大人唯一的爱妻。

    ——为了这两个孩子,他放弃了这唯一的’堂堂正正’,成了见不得光的’煜先生’。

    “对不起。”

    张煜口中喃喃。这声音轻极了,带着无措。

    “对不起……我,我没有想到过……我最开始,真的没想过……会让你被人这样说。”

    “夫人……”

    “我是想救你们的母亲的……可是……我做不到啊。”

    张煜眼睛里,也渐渐充满了眼泪。梅香早就忍不住哭了出来。别人不知道,可她这个贴身下人自然清楚,张煜心里,这一对孩子真的就像他亲生儿女一样疼爱……他是真的含辛茹苦去养育他们的!

    可谁能想,最后却是他看成女儿的人,向他心上刺出这样满是怨毒的一刀?

    “你说谎……”

    小姑娘抬起头。她恶狠狠瞪向张煜。

    “我听他们说了……你说谎,你没有想救她!因为你怕他抢了你的位置,做了父亲的夫人一一你是个男人!你凭什么做我父亲的夫人?我父亲与我母亲,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小姐,你胡说!大人从来都只喜欢夫人一个,根本未曾看过别人一眼……你母亲根本是自己贴了上来!大人不喜欢她,也不可能娶他!”

    “若他真的不喜欢我母亲,我与哥哥又是怎么来的?”

    “小姐!”

    梅香这一嗓子喊得破了音。她满脸惊恐,一下子扑上去捂住了小姑娘的嘴,

    “你们是收养的孩子,是……是你们母亲带来的身孕!你不能乱说……这种话,千万不能乱说的啊!”

    “你放开我!放开!”

    小姑娘拼命挣扎着,

    “谁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你们掩耳盗铃!哥哥与父亲那么像!怎么可能没有血缘……张煜!你是不是心知肚明,你自己说!怎么可能没有血缘!你又怎么可能那么好心一一若我们不是父亲的亲生孩子,你怎么可能愿意抚养情敌的儿女!”

    轰隆隆天地俱变。

    这小姑娘的一句嘶吼,彻底撕开了笼罩徐府上下数年的疑云。

    不,或许不能称之为疑云。其实就如她所说,徐府上下早就有人心中有猜疑,人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只是张煜往日威望太重,而徐宁又明显是一门心思偏着他这个男妻。无人敢提罢了。

    但张煜,终究是男人。

    就算他再贤良,再小心,为人再正派……在很多人眼里,他这男妻身份,就是原罪!

    不然,那小姑娘听到的话,又是谁说给她听的?

    人心从来叵测。

    而此刻,叵测的人心汇聚成黑压压一片,带着恶意,向张煜压了下来。

    他病倒了。

    这一次,是病上加病。原本就元气大伤的身子,已经是千疮百孔。再加上心病磨人,竟让他一病不起。

    等到徐宁得到消息,从京城赶回漳州时,他已经昏迷数日,连徐宁都不认得了。

    “煜儿,煜儿!”

    连日赶路,风尘仆仆。徐宁挂着一脸的灰尘,进了房门衣服都顾不得换一套,直接奔向张煜病榻前。见了张煜那瘦得脱了形的脸,他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我回来了……你醒醒,你的徐郎回来了!煜儿……”

    “徐大人,不要这样。惊扰了夫人,反而对病情不利啊。”

    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徐宁一把握住大夫的手。

    “煜儿怎么会突然病重如此一一我走之前,他不是好转了许多吗?为什么?”

    可大夫说不出所以然。反而是梅香含着眼泪,跪在地上,将事情说出了一五一十。

    徐宁的脸色变了。

    他颤巍巍转向张煜,盯着那人的脸。梅香胆战心惊地看着二人 时间,竟看不出哪个脸色更难看些。

    “大人!奴婢该死,奴婢斗胆!夫人这么多年,太不容易了……他心里藏着的东西太深,我看不出来……可有一样我知道,所有人都怀疑过少爷和小姐的身世,唯独夫人,从没提过一个字!夫人对大人您,是情深义重,信任有加!"

    梅香跪在地上,

    “可现在夫人病成这样,却还有被这样逼问!大人,夫人什么都没有,只有对您的爱与信重一一大人,您究竟能不能在他病榻前绐他撑一次腰,给那些宵小一句准话!告诉所有人,您与那宰相小姐,与少爷和小姐……根本毫无瓜葛!您,问心无愧!”

    这一瞬,房间里所有人眼睛都投向了徐宁,除了病榻上无知无觉的张煜。

    徐宁站起了身。他环视四周。

    梅香跪在地上,还在抬起眼睛乞求地看着他。

    而其他人,却都在他眼光下低下了头,没人敢与他对视。

    徐宁心里清楚。除了闭着眼睛的张煜,和抬着眼睛的梅香,其他人,没有一个信他。

    就算他说一句他问心无愧,那些人也不会信!

    何况……

    他确实,问心有愧。

    作者有话说

    大过年的,徐宁张煜这对实在是太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