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本王掰弯了总裁大大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大结局3
    “无渊先生,你的意思是,是我要去我爹来的那个大盛王朝?”司玉煌眨眨桃花眸子,满脸的不可思议。

    “对,时日快到了。”无渊说完就闭嘴不言了。

    众人问的多了,就用一句天机不可泄露阻挡了。

    众人一直在书房待到后半夜才离开,司玉煌整个人都还迷迷糊糊的,有些不在状态。

    其实,不止司玉煌一个人不再状态,除了玉白寒,司墨黎和无渊三人之外,其他人都不怎么在状态。

    但是日子要过,生活要继续。虽然有些难以接受,到了第二天,司一凡等人也都离开了。不过自此之后,司一凡,司慕青和木青几人是时不时的就会送一血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到锦园来送给司玉煌。就怕他那天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还来不及玩儿遍这个世界的东西,吃遍这个世界的美食。

    木青更是跑来亲自教司玉煌的厨艺,就怕他去了异世大陆之后,吃不惯他的饭菜,自己会做的话,总不会让自己饿着。

    司墨黎这些日子亲自帯着司佑安去公司上下熟悉业务,将徐青,益微,司霖等人都派给了司佑安。

    司玉锦这些日子也越发的黏着自己的哥哥,心里很是难过。两人是双胞胎,从小又在一起长大,金光司玉煌整日里嫌弃司玉锦太懒,但是两人之间的兄妹之情可不假。

    看着难过的司玉锦,司玉煌也有些无奈,反过来暗卫司玉锦。

    “阿锦,别难过了,哥哥这不是还没有离开么?”司玉煌有些头疼的说道,其实他倒也没有觉得有多难过,也明白了为何爸爸一直培养司佑安接手集团事务的原因。虽然也舍不得这里的家人朋友,不过司玉煌其实还挺向往他爹的那个异世大陆的。这些日子他爹给他讲了许多关于大盛王朝的事情,也让他深刻知道了他爹在大盛王朝的处境。那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一般的危险呀。

    “哥哥,我们去找无渊先生,看他有没有办法阻止让你不离开呀。”司玉锦说道。

    “无渊先生要是有办法的话,你认为爹爹和爸爸会放任不管么?”司玉煌无奈道,若是无渊真的有办法的话,他爹怕是早就用武力镇压让无渊想办法了。

    “呜呜呜”司玉锦闻言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司玉煌:“”。

    心里有些庆幸,还好不是自家这个懒妹子要去异世大陆,不然怕是一出场就ove「了。

    “阿锦,怎么哭了?”玉白寒刚睡醒,就听到自家闺女哭泣的声音,赶紧起床来看。

    “爹爹,不能让哥哥不走么?”司玉锦抬头看向楼上的玉白寒,一脸难过。

    玉白寒:“”。

    “阿锦,哥哥只是去另外一个地方而已,虽然我们可能永远不能再见面,但是哥哥生活的幸福快乐不就好了么?你要是实在舍不得哥哥的话,那就多和哥哥拍拍照。”玉白寒有些无力的安慰道,这几天他是想尽了所有办法安慰阿锦,但是成效都不太大。

    司玉锦:“”。

    正当场面有些尴尬的时候,司慕青来了。

    “阿煌,快来快来,你看小叔给你帯了什么好东西。”司慕青兴致高昂的走了进来,一脸的笑容。

    “小叔,你又送了什么过来?”司玉煌也很高兴的问道,他小叔经常能从小叔夫的部队里弄些外面不流通的东西出来,正好给他研究了。

    “你看看这是什么?”司慕青将一个黑色的背包递给他。

    “这是什么?登山包么?”司玉煌接过登山包前后左右的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来。

    “你打开看看。”司慕青卖着关子说道。

    司玉煌打开背包,见里面装着东西,便__的拿了出来。可是这

    “小叔,这背包怎么可以装这么多东西?”这背包看上去也就一个书包的大小,但是这里面装的东西可不少。足足可以装下好几立方米的东西。

    “这是你小叔夫他们部队里面最新研制出来的空间背包,这个是可以使用的成品,虽然看着不大,但是可以装下15立方米的东西,而且可以减轻重量。”司慕青哨瑟的说道,这个背包他还是用了美男计才从郁东辰那里弄来的。

    “小叔谢谢你。”司玉煌立即宝贝的将背包抱在怀里,这可就像那些玄幻小说里面的储物戒指一样,居家旅行必备佳品呀。

    “我还不是为了让你能多帯一些有用的东西去那什么异世大陆。你呀将一些必备品带着,这包就随时背在身上。”司慕青说道。

    “嗯嗯嗯。”司玉煌立即点头。

    “小十,亏你想得到。这背包是郁大哥他们部队里的秘密吧。你也有能耐,竟然能弄出来。”玉白寒笑道,他对着背包也好奇的很。

    “那是,为了阿煌嘛。”司慕青笑眯眯的说道,而后又道:“我也就只能弄到这个了。你和九哥再给阿煌准备一些必需品吧。毕竟那边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也就你自己清楚了,千万别让阿煌吃亏了。”

    “放心,不能的。我在那边也有不少的势力和产业。就算过了这么多年,只要有信物在,他们也要认主。即使背主了,我相信阿煌也有本事拿回来。”玉白寒说道。

    “那你有信物么?”司慕青问道。

    “额"玉白寒语塞,他那信物大概在落入天池的时候掉在里面了。

    “呵呵!”司慕青给了玉白寒一个白眼,“你现在弄个信物呗?反正都过了这么多年了,那信物又是你的,你总能再做一个一模一样的吧。”

    玉白寒摇头,“那信物是特制的,即便是防止也做不出来。天下间只此一枚,否则如何能当做信物呢。”

    “那你刚才的话是放屁?说了有用么?”司慕青无语道。

    玉白寒抬手摸了摸鼻子,然后对司玉煌说道:“爹爹的那个信物是一枚玉牌。当时应该掉在长白山的天池里面了。不过此长白山是大盛王朝的长白山,不是咱们这里的。你若是去了那边,去天池里找找看。这么多年了,你的潜泳应该练得不错了,去天池里游一圈儿应该没什么大碍的吧。”

    司玉煌:“”。

    爹,你可真是我亲爹!

    我的潜泳是不错,但是也的看天池的水有多深吧?再者都过了快二十年了,确定还能去里面找打那什么玉牌?

    “我一会儿把玉牌的模样画出来给你,你到时候去找找看。要是找到了接手势力自然要顺利一些。要是找不到的话儿子,那你就自己打拼吧。”玉白寒又说道。

    司玉煌:“”。

    司慕青简装,也有些同情司玉煌这个大侄子了。

    司慕青没有多呆就离开了,他还要回去接儿子放学你。现如今的司慕青已经完全成了家庭妇男,就盼望自己家的蠢儿子能够排进全年级倒数的前二十名。

    司玉锦看看哥哥再看看爹爹,哭卿卿的回房间睡觉去了。

    玉白寒看看书玉煌,说道:“我去书房给你画信物,你自己准备一些要帯的东西吧。反正你小叔爸这么一个大背包送来了,不用白不用,万一真的能帯过去呢。”

    司玉煌:“”。

    我能说什么?我什么也不想说。

    不过司玉煌宝贝的将背包拿着,开始扫荡要帯着的东西。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司玉煌的小伙伴儿们都知道司玉煌要去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或许从此以后都不回来了,都相当的舍不得。但是他们不清楚里面的详情,总感觉是老大哄着他们玩儿的,所以其实也没太放在心上。

    直到司玉煌十六岁生日那天。

    “老大,你干嘛一直背着一个包?”余额好奇的问道,这大半年来,他每次看到老大都见他背着这么一个包,宝贝的很,都不让人碰一下。

    可是今天过生日,吹蜡烛的时候都要背着这么一个包,就有些怪异了。

    “我喜欢。”司玉煌挑挑眉,心里的情绪很复杂,有些激动,有些难过。

    今天就是他十六岁的生日,无渊先生说就是在最近他就要离开了。但是具体时间却推算不出来。

    吃过生日蛋糕,小伙伴儿约着玩游戏,司玉煌没什么心情,就去了书房。

    只见书房里站着他老爹,老爸,奶奶还有其他亲人。他们似乎都觉得他今天或许就要走了。

    “你们这是怎么呢?或许还有一段时间呢?”司玉煌语气轻松的说道,但他知道自己也很舍不得。

    “阿煌,以后的日子我们不能陪你,你一个人要小心。”司墨黎沉声道,看着眼前已经十六岁的少年,司墨黎心里也难受的很。

    “爸,我知道的。”司玉煌点点头。

    屋子里的人一个一个的和司玉煌道别,拥抱,嘱咐。

    最后司玉锦小姑娘扑倒在司玉煌的怀里大哭起来,“哥哥,我能感觉到,你马上就要离开了。”

    “阿锦,要听佑安的话。佑安,照顾好阿锦。”司玉煌眨了眨眼睛,将眼里的泪意忍住。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众人心头一震。只感觉整个锦园瞬间陷入了黑暗。不过一瞬之间,又恢复了光亮。

    而.…

    书房里,已经没了司玉煌的身影。

    “阿煌,终究是离开了。”玉白寒喃喃的低吟一声,竟是突然双眼一闭,晕厥了过去。

    “小阿白!”司墨黎惊慌的声音响起。

    “爹爹。”这是司玉锦和司佑安的惊呼声。

    玉白寒足足睡了三天三夜才醒来,醒来之后又恢复了以往的笑脸,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玉白寒心里有了最深的牵挂,那就是突然消失的阿煌。

    未来的日子,司墨黎帯着玉白寒游遍了全球,去过极北之地,也到过极南之地。去过最高的山峰,也到过最深的海底。

    司佑安也呵护着小公主长大,直到和小公主结婚,生子,美满一生。

    而去了大盛王朝的将会经历什么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