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撩入豪门的小妖精 > 正文 71.被撕开的伪装
    孟辞发现膝盖那抵着的床架子在抖,整个床像轻微地震一样在摇晃。

    但不是他。

    孟辞冷冷的看着陈烨不停地发抖往床里面缩,如果不是因为极度惧怕,恐怕已经吓得夺门而逃。

    陈烨见孟辞一直脸色铁青的盯着自己,突然‘哇’的一声,嗓子发出尖利的哭声,跟金属在摩擦一样扯得牙齿生疼。

    他惊慌的不停指着沈亦繁又指自己的衣领下方。

    孟辞定睛一看,发现陈烨的脖子两旁有两个很深的掐痕,又红又紫,甚至渗出血珠。

    他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铁青。

    陈烨那垂死挣扎的小丑模样在他眼里变了样,简直就像是杀鸡给猴看

    不!不是像,这个男人恐怕就是要让他看到这种肮脏丑陋的模样。

    在这个人心里,原来他竟然只能和这种人相提并论!

    “你竟然下得去手!”孟辞依旧没回头,床上的人闹腾的他甚至有些反胃。

    他冷声质问,“陈烨他不是你的恩人么?我可是不止一次听他说,你初次见面就承诺了这个小可怜虫要好好报答的怎么?现在为了个小东西又反悔了?是不是哪天你可以疯到连沈家都可以背叛?”

    "也许,他还活着就是这原因。”

    炎夏傍晚的轻风原本吹得人很惬意,但此时夹杂着男人淡淡的声音,竟让人不寒而栗!

    “这可是法治社会。”

    “原来你也知道这是法治社会”男人的声音陡然转厉,“那你在算计昀昀的时候怎么没想过那些事是违法?”

    身后的帘子被猛的扫开,他听到男人的脚步声蔓延到里面的隔间。

    孟辞瞳孔一缩,狠狠一眼瞪过去,直接让陈烨立马吓得往被子里缩,手舞足蹈的不停向面前的人求饶。

    母杀窝不呜求求求你”

    孟辞压低嗓子凑近陈烨耳边,咬牙,“你都告诉了他什么?”

    陈烨一瞬间又慌了,呜呜几声又开始狂掉眼泪,孟辞忍不住几巴掌扇过去才消停。

    他立马抱着手里哆哆嗦嗦打了一段。

    「他很可怕,进来就故意用话套我,我没办法,什么都藏不住,这个人太可怕了,他当时是想把我掐死的,他知道苏昀的事情后真的想把我掐死,救我,我不想死啊孟少,求求你。」

    孟辞看陈烨又开始扯他的袖子和衣裳,不耐烦‘啧’了一声,直接一掌把人劈晕过去。

    他转过身时那个男人已经在里间,蓝色的窗帘里一片黯淡,‘啪’的一声打火机晌,忽明忽暗火光让他生出一丝怯意。

    沈亦繁不是完全冷酷的人,所以上辈子虽然很厌恶陈烨,却也念着医院里面那些时光没有把事情做的太绝

    现在这个男人想做什么昵?

    孟辞想着,身体的最深处突然从短暂的恐惧慢慢变得有些兴奋的战栗。

    他真正迷恋的不就是此时此刻的沈亦繁,危险,疯狂,甚至还染着冷漠的杀意。

    这个男人从很久以前给他的感觉就和所有人不一样,表面上冷静自持,优雅却目空一切,但内心里其实也是个执着到可以不顾一切的疯子。

    这一点他们实在太像!

    他轻笑着舔舔唇,撩开帘子进去。

    里面的交叠双腿坐着男人还是一如往常那么冷感,带着油画般的质感,深邃的眸子藏在烟雾中,表情一半在夕阳的余晖中泛着光,一半隐在阴影里模糊不清,使得冷峻的五官瞬间镩利了许多。

    孟辞感觉到自己的心猛地狂跳数倍。

    “很久没见你抽烟了。”

    他转身去旁边的饮水机接水,看到旁边的电开关后犹豫了一瞬,终究没按下去。

    他见男人没接话,继续带着轻松的语气说。

    “我第一次见你抽烟好像是初中的时候吧,当时在天台撞见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谁能想到前几天还在台上致辞学弟学妹好好学习的全校男神会躲着抽烟昵,我妈那时候天天把你当成说教我的正面典型其实挺帅的。”孟辞低头笑。

    从那以后他就愈发关注这个人,越深入越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完美的能令他疯狂。

    "不过后来怎么又戒了?”

    孟辞推了一杯水过去,四周围只有淡淡的尼古丁味,病房的宁静像是隔绝了所有尘世的暄嚣,让他突然升起一股期待,期待这一刻能停止下来。

    沈亦繁把烟头往烟灰缸重重按下去,突然开口,“昀昀不太喜欢这个味道。”

    孟辞听过后愣了一下,转了个弯才明白,意思就是这个男人为了另一个人把烟都戒了。

    有一句话曾说,能把烟彻底戒下来的男人都对自己特别狠,那沈亦繁又是为什么昵?

    呼之欲出的答案还是在他心上割了一刀。

    “想了两辈子我都没想明白,你到底喜欢那个人什么?从小到大我见过你身边太多的追求者了,我甚至不算里面最出众的那个为什么你会选他?”

    沈亦繁明显没兴趣和孟辞聊这个话题,淡淡扫了一眼过来。

    “那你呢?又喜欢我什么?”

    孟辞浑身一震,甚至愣在座位上。

    他喜欢了眼前这个男人很多年,甚至把得到这个人变成一种执念,深深的刻进骨子里,却没想过有一天会这么直白的对话这个问题。

    他喜欢这个人什么昵?

    “很多,很多”

    他和沈亦繁有许多回忆,毕竟从在母亲肚子里他们就算是相识,生日也相差不多,所以从懂事起这个人就成了他眼里的那颗星。

    优秀自然不用说,最开始的悸动也许和所有男男女女一样,始于对方俊美的外表和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酷,他的不服输当然首先就想征服这样的人

    上小学时一切都很美好,对老师嘴巴甜一点,他们就碰巧当了六年同桌,初中那会都喜欢模仿电影里面的小流氓,有几个高年级的认为成绩好的性格都懦弱,放学后把他们一群人堵在后操场,所有人都吓哭了,唯独沈亦繁,冷冷的一言不发,直接给了其中一个高个子一板砖,那个时候四周围都在惊叫,但他却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高中的沈亦繁以火箭般的速度出国留学,他费力追过去时也得到了全家的支持,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开始申请硕博,他在临校的音乐系慢慢成为风云人物,这个天生受人瞩目的人尽管冷漠,也成为大家最喜欢的聊得话题

    那时候,他总是以沈亦繁的那一位的身份出现在所有的闲聊中,家里人更是乐于他们能走到一起,沈家的伯母和他关系也从来不差,就算沈亦繁一直沉默的不回应不搭理,但他也以为,他们就会这么顺其自然的走到结婚。

    可惜,那个人突然出现了,在沈亦繁刚过了而立之年没多久,男人疯狂的迷恋上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小穷酸,订婚到结婚,快到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然后,所有的一切变成他一个人的梦,他吞药自杀,醒过来后从高高在上的孟少变成所有人同情的被抛弃者。

    等他慢慢回忆完一切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一个黑洞洞的枪管,直直的对准他的眉心。

    你要杀我?”

    孟辞扯出一个笑,心里一瞬间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不害怕,死过一次的人又莫名其妙的重生,他也不知道继续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毕竟这一次他又输了。

    只是

    “我从来没想过你有一天会拿着枪指我,我会伤心的,沈亦繁。”

    孟辞微微笑着,端起水杯暍了一大口,呛了好几声,杯面上有液体狠狠的砸下来,荡起微不可闻的涟漪。

    沈亦繁声音很冷,“你觉得你不该死?”

    “我本来就死了。”

    孟辞握紧手里的纸杯,捏的皱成一团。

    他冷笑,“忘了吗?当你和你的小情人殉情的时候我也跟着一起死了,只是作为一个附加产品活过来而已说来也可笑,我好像注定要为你而死。”

    “你的重生只是让我继续查明真相。”

    沈亦繁眸光沉了沉,“我只是没想到真的就是你。”

    男人说着微微垂头捏了下眉心,孟辞知道这是对方烦躁时习惯做的动作。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是我的?”

    沈亦繁思衬半晌,"从重生开始。”

    他盯着孟辞的眼睛,“那一夜的很多事情都过于凑巧,我怀疑有人精心安排这一切,而且把昀昀算计至死你和陈烨也在怀疑名单里面,几率是百分之二十九点八。”

    孟辞被这冷感的数字惊了一下。

    这个男人简直就像是雌伏在山丛中的猎手,极尽冷漠的观察着林子里面所有张牙舞爪的动物们,在它们自以为是的时候狠狠的扑上来,一招致命。

    “那,那你为什么一直不来找我算账?”

    沈亦繁顿了一下,“我没算到你也是重生,前程往事自然没有追究的可能

    孟辞浑身一紧,突然觉得自己翻了个致命的错误,“所以我那个时候向你坦白重生的事情就是自投罗网?”

    怪不得他爷爷总说,高手对决时最忌讳的就是被感情牵绊。

    “你的动作很快,快到能把一切都算计在里面。”沈亦繁已经扣动扳机,眼眸微微眯起,“孟辞,你真可怕!”

    孟辞从对方的语气和视线中感觉到了厌恶。

    他心里冒出一股凉意,因为他明白,能从这个冷漠的男人眼里看到这么明显的情绪,一切都铁板钉钉。

    这个人在讨厌他,不!甚至恨不得杀了他。

    他突然大笑一声,甚至激动的把脑袋往前凑,“那你杀了我吧!”

    反正重生也是个笑话,让他输的一败涂地,而且被这个人彻底的讨厌了不如死了解脱。

    来生,他发誓绝对不会再喜欢这个人!

    等待死亡的过程很煎熬,一秒一秒过去,预想的枪声和痛楚迟迟没有来临。

    头顶晌起冷冷的声音。

    “离婚协议是你干的!”

    “是!”

    这一瞬间,孟辞听到了很急剧的喘息,像是猛兽的低吼。

    他毫不怀疑这个人想即刻撕了他。

    “那辆车是你干的!”

    “是!”

    一切尘埃落地,孟辞突然听到那人把枪收起来,他惊惶又带着欣喜的抬起头,可惜沈亦繁的表情没有任何不忍和纠结,而是一种狠狠压制后散发出来的冷厉,那眸光中一瞬间穿透空气射出来杀气。

    孟辞竟感觉已经透不过气。

    “孟辞,你曾经让我失去过一切,痛不欲生,别想这么简单的了结,这辈子,我一定会把昀昀遭受过的痛苦和委屈连本带利找你们讨回来!”

    门‘嘭’的关上,沙发上跌落一个瘦削的身影。

    原来,那个人已经讨厌他到连死都不能消除恨意的地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