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综]玉藻前的男人绝不认输 > 正文 晋江独发
    第二十六章

    羽风瞪大眼睛是因为远处那股熟悉的妖力,蚂蚁爷爷瞪大眼睛却是因为他刚刚说的话。

    羽风抬步往那个放下跑去,顺便丢下了一句话:“小雪,跟上我!”

    小雪:“啊?哦!”

    然后她对地上的几个小蚂蚁笑过之后立刻跟上了羽风。

    蚂蚁爷爷在后面还在愣神,在羽风离开之后才缓过了神来,一只手颤抖着扶住了旁边的小蚂蚁的胳膊,那只小蚂蚁连忙扶住他。

    蚂蚁爷爷忙问:“你们听到了吗……刚刚那位大人说什么?”

    是那位大人,是那位大人吧!

    五百年前的那位大人!五百年前魂飞魄散的那位大人!

    几个小蚂蚁面面相觑,不明白蚂蚁爷爷怎么突然这么问。

    “爷爷,刚刚的大人说他的名字叫羽风哦。”懵懂无知最小的小蚂蚁抬头乖乖的回答道。

    小蚂蚁说完,四周的其他蚂蚁兄弟一愣,随后都小声的谈论了起来。

    ……毕竟这个名字,这么多年可是每时每刻都会活跃在爷爷的嘴里啊。

    蚂蚁爷爷一时无声,看着羽风离开的方向眼中露出了一丝怀念。

    所有人都在等你呢,这么多年……您总算回来了……

    蚂蚁爷爷:“我们……去大江山。”

    趁着他的老骨头还硬,他会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酒吞大人。

    属于妖怪的世代定会崛起的。

    前进的路上。

    小雪跟着羽风,看着对方运着妖力瞬移距离自己越来越远,慢了下来停在原地喘了口气,“……仙女大人。”

    ……她跑不动了,等会再跑吧。

    结果就停了一下再一抬眼却看来自己前面的人已经不见了人影。

    阴冷的风又划过她的胳膊,小雪看了看四周感觉哪边都不怎么对劲。

    她吸了一大口气奋力的喊道:“仙女大人!”

    回应她的是四下的寂静。

    ……怎么办。

    小雪真的,这是第一次嫌弃自己的腿太短。

    四周的雾气还带着点点的闪光,诡异的冷风划过了她的胳膊。

    还……还是先走吧。

    小雪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

    羽风这边。

    妖力的波动非常明显,所以这才让他能够准确的找到位置在哪里。

    他现在的心情还非常复杂。

    刚刚才得知了酒吞的事,然后又出现这家伙……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从重生开始,先是玉藻前,之后又是荒龙骨精大天狗酒吞茨木谁的,现在这家伙也出现了,过两天还得见犬大将。

    认识的人一个一个的全都出现了,但算算日子,他这活过来才没一个月而已。

    怎么总觉得掉入了贼窝?

    羽风狐疑问起系统:“……你不会是刻意把我活过来的消息传遍天南地北了吧?”

    系统狡辩:“宿主,您这么误会系统就太伤人了。”

    他只不过是按照剧本套路干活而已!

    羽风:“……好吧。”

    他猜测系统应该也没这么坑爹。

    被发好人卡的系统只好偷偷咳一声,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此时妖力爆发的那个方向——

    现在的局面,看起来可不怎么妙,这看对立的两个人也能看出来

    玉藻前轻笑:“真巧?”

    八岐大蛇冷哼:“不巧。”

    你以为我想来这吗?

    八岐大蛇现在快郁闷死了,明明自己刚刚不是在寝殿里吗?

    怎么突然一个白雾他就出现在这里了?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安倍晴明那人类在用什么召唤阵召唤他……但是他却发现安倍晴明没有,狐妖倒是有一个。

    幸好他还没脱衣服睡觉。

    八岐大蛇挑眉,“怎么?狐族之主不修妖术修起言灵了?召唤神明可是会降下惩戒的。”

    原本他用蛇魔找到羽风的时候还打算再看戏几天,谁知这死狐狸直接把他召唤过来了。

    玉藻前却摇了摇扇子,“我可不是阴阳师。”

    八岐大蛇的确不是他召唤的,刚刚雾气玉藻前的面前突然出现一股妖力,再定神时就看到了面前的八岐大蛇。

    他可没什么闲空来找小三妨碍他和羽风大人。

    此时的玉藻前凛然在高处,赤眸中都是冷然,狐火的火舌燃烧着身后虚无的九条尾巴,庞大的妖力在他的四周散发,像是要冲出天际一般!

    傲世天下,睥睨众生。

    八岐大蛇不屑,缠绕着的一条黑蛇慢慢昂起头出现在了两人眼前,八岐大蛇开口:“你猜……被它咬后会怎么样?”

    玉藻前扇了扇手里的桧扇看了一眼,道:“变成跟你一样的中毒唇吗。”

    八岐大蛇手一僵。

    “玉藻前。”八岐大蛇不爽了起来,“我可没有要抢人的意思。”

    所以你这狐狸戾气太重了。

    玉藻前:“抢你也不会抢到的。”

    八岐大蛇冷哼:“谁说的。”

    他可不认为自己的魅力能比不上这只愚蠢的狐狸。

    “你是要跟狐妖谈美色?”

    “你以为本神屑于与你抢男人?”

    八岐大蛇说完,继续嘲笑:“也对,某些人还得装成妖妓去花楼才能把人骗上床的。”

    接着又说道:“我可是还听说百年前某些人一气之下烧尽了所有春宫啊,怎么?看不惯他与别人承欢?”

    玉藻前听后美丽的脸上露出了危险的笑容,“想尝尝烤蛇的味道吗?”

    “……说不过就开打?”

    “…………”

    “…………”

    两个人继续互怼,就连妖力也跟着暴涨了起来,他们像嘴炮似的根本停不下来,但却谁都没有真正动手。

    “我还摸过哦。”

    不知道是谁先开了口。

    刚巧赶到附近的羽风脚步一顿。

    他们……在干嘛?

    两个人那边的斗嘴也开启了白热化。

    八岐大蛇:“我也摸过!”

    玉藻前:“那我还睡过呢。”

    八岐大蛇:“哼,五百年前我们住一起天天一起睡。”

    玉藻前:“我还一起泡过澡。”当小狐狸的时候。

    八岐大蛇:“切,我们以前经常一起泡澡的。”

    玉藻前:“那我还亲过!唇,耳垂,脸颊,脖颈,锁骨,腰腹……”

    羽风:“……”

    ……为什么他总觉得他们说的东西有点似曾相识?

    脚一顿发出了一点动静。

    八岐大蛇手上的黑蛇快速动了起来,竖瞳阴冷的看向了羽风这边,八岐大蛇也瞥了过来。

    “谁!”

    玉藻前却在这时候勾起了嘴角,“你输了。”

    有呱呱在,他早就知道了羽风大人出现在了那里。

    羽风看着荒野上的两个人,看着面前刚刚斗嘴的两个人。

    “你们……”

    “我他妈真不想认识你们!”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俩人刚刚在说什么!

    八岐大蛇:“……”

    他现在钻回祭堂的心思都有了。

    此时的羽风,一想起来刚刚两个人互怼的那些事就想一巴掌弄死他们。

    这些人以为他是花楼艺妓??

    还摸!我摸你大爷的!

    玉藻前勾笑:“您回来了。”

    羽风暴怒:“回来个毛球啊!”

    你当自己是等丈夫回家的家庭主妇??

    每天脑子里除了色情还是色情!竟然还能带着阴冷的蛇聊那些事!

    八岐大蛇嘲笑:“呵,看来某些人所谓的性福生活也不过只是每天挨骂罢了。”

    玉藻前不理他,直接从高处下来,抬步就一步走到了羽风的面前,“羽风大人。”

    八岐大蛇一脸看戏。

    刚刚斗嘴什么的都是玉藻前这家伙起的头,他本来没什么兴趣去跟这死狐狸抢人,要不是他刚刚一直挑衅什么——

    哼!他以为本神愿意跟他斗什么吗!?

    不过他这戏还没看成,手臂上缠绕着的黑蛇又动了动,八岐大蛇脸上的嘲笑消失伴随的是一凛的神色。

    玉藻前揽过了面前的羽风,一支羽毛从玉藻前的脸侧划过,一滴血滴随着他的脸庞流下

    有人突袭!?

    羽风突然撞进他的胸膛撞到了鼻子,面部狰狞的想骂人时看到了他脸侧的血滴,惊道:“你受伤了!”

    虽然是小伤,但不能保证到底有没有毒。

    “无妨。”玉藻前失笑,“您是在关心我吗。”

    一边的八岐大蛇这时候提醒道:“玉藻前!”

    玉藻前听到斜了一眼后,揽着羽风瞬间离开了原地。

    果然他刚离开就又有十几支需要射入了他刚刚的地方。

    八岐大蛇站立在原地,他肩上的黑蛇昂首吐起了信子,几秒之间四下爬满了无数的蛇。

    每片蛇区域的前面,基本上都有一个巨大的蛇魔在前面带领着。

    玉藻前揽着羽风出现在了八岐大蛇的身后,看了下四周后对八岐大蛇开口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他可没空在这里陪他遛鸟。

    羽风的脚挨到了地面,站稳后准备挣脱玉藻前。

    【宿主,妖力up缓冲完毕即将完全开启,请注意身体……量力而行。】

    羽风一顿,再次确定了系统说了什么。

    我他妈……

    妖力up其实一直没缓冲完毕!?

    羽风记起了一开始系统对他说过的话。

    ——这些还算正常,妖力的增长会伴随身体的进一步成熟,估计之后你的这种心思会更强烈。

    ——我是说发情。

    发情……

    羽风:“这种时候……”

    玉藻前没听清:“嗯?”

    羽风还没说什么,之后体内铺天盖地的妖力突然侵袭,激的他站都没站稳。

    羽风突然暴涨的妖力让玉藻前微愣,就连前面操控着蛇魔的八岐大蛇都看了过来。

    羽风攥紧玉藻前的衣服却又挣脱,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他现在不能待在这里……

    羽风对玉藻前说道:“用你的传送结界……把我送回山洞。”

    羽风妖力的突然暴增让八岐大蛇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再这么下去妖力会把熟人都引过来。”

    毕竟羽风的妖力波动,对多数大妖怪来说实在太过熟悉了。

    羽风咬牙:“……快点。”

    他现在着急的不只是妖力会引来仇人,还有身体里一点点激起的热流。

    再这样下去他就没办法控制了……

    玉藻前拉过了羽风的手腕开启传送结界,羽风撑着身体就踏入了里面玉藻前抬脚也准备踏入,却被羽风抬手给推了出去,顺便关了结界。

    嘭。

    额头撞到结界的门上了。

    玉藻前:“……”

    八岐大蛇不屑道嘲笑一声。

    “算了。”玉藻前摇了摇桧扇轻笑,“我还是帮你遛鸟吧。”

    两人同时看向了妖力传来的方向。

    确实是遛鸟没有错,飞在空中用羽刃攻击他们的,是展开了翅膀的崤木。

    准确来说是失去了灵魂的大鹏鸟。

    -

    玉藻前和八岐大蛇两个人很快的击落了那只大鹏鸟,大鹏鸟化作崤木昏迷所以也没办法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八岐大蛇临走之前开口道。

    ——你这么直接闯入他的心中,真的好吗。

    玉藻前摇了摇扇子笑,没有回答八岐大蛇的话。

    之后八岐大蛇走后玉藻前就带着昏迷的崤木和崤吉,以及路上的小雪和光太他很快回到了山洞。

    他还得去好好照看他的羽风大人呢。

    可谁知他回到了他们住的那个山洞里的时候却根本没有看到羽风。

    外面的树林里传来了动静。

    玉藻前危险的眯眼,抬步走出了山洞那边,感受到确实有熟悉的妖力在树林那里波动。

    他逐渐靠近,但不久脚就顿在了原地——因为树林那里传来了一声隐忍的喘息。

    那人靠在树上大口呼吸着,听到了玉藻前这边的动静慌张的朝着这边喊了一声:“……别过来!”

    玉藻前知道那是谁。

    “羽风大人。”

    背靠着树的羽风听到玉藻前的声音一僵,但却因为腿软滑落在了树下。

    “别……靠近我。”

    别再看我现在的样子。

    羽风坐在了树下,视野的降低让他看到了身后很近的地方那个被拉长的影子。

    那人还在靠近,他神色一慌打算阻止。

    眼神却直接撞进了那双熟悉的赤眸。

    玉藻前半跪在地与他平视,把羽风眼中的难受与慌乱全都看在眼中,接着直接覆上了他的唇。

    兽齿啃着他的唇瓣,湿热的舌尖划过了他的口腔,羽风还在愣神,玉藻前轻笑了一声。

    “羽风大人。”

    他的嘴角挂上了戏谑与霸道一样的笑

    体内的妖力热流升起,羽风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玉指攀上了玉藻前的衣领。

    他的手完全不受控制……

    羽风眼中闪着水花,带着难受与不知所措的对上了玉藻前的双眸。

    “快让我……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