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综]玉藻前的男人绝不认输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羽风不知道他距离地面到底有多久,只感觉是被那个温暖怀抱圈住了很久之后才落的地。

    ……不过他确实能感受到玉藻前是揩油揩够了才把他放下了的= =

    行吧,揩就揩吧。

    现在头昏脑涨的感觉昏天黑地都在打转,他没空搭理这只狐狸。

    “仙女大人!”小雪快速赶过来,但刚看到羽风她就猛地捂住了眼睛。

    天呐!会长针眼的!

    此时小雪眼中的羽风——

    身上披着玉藻前的外衣看起来不太合身,微乱的长发被刚刚的水花打湿,露出来的胳膊和脚腕上还残留着被触手缠绕过的红痕。

    !!!

    不行了好羞耻!!

    小雪已经羞涩的捂着脸转过头去了。

    羽风整个一脸懵。

    ……这娃子在打什么哑谜?

    玉藻前轻笑,走上前拉了拉羽风过于敞开的衣领,小雪张开指缝偷看,就看到了这幅画面。

    不过……有点奇怪。

    仙女大人穿着狐狸的衣服……竟然没有原来那么美了。

    ……也不是不美了,就是没那么娇弱了?

    小雪歪头,接着就看到羽风不耐烦的拍掉了玉藻前的爪子,一时间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您……您不是女人?”

    小雪细思极恐的往后退了一步。

    昨天月色太暗她没怎么留意,仙女大人她……她竟然是有喉结的!!?

    “嗯?”羽风看过来,接着无所谓的说道:“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是女人。”

    准确来说是从来没有主动承认过自己是女人。

    不管是在黑夜山还是在其他的什么地方,他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女人”这种话。

    就连原本对恶罗王的□□也是对方先提出来女人这个话题的。

    小雪想了想,确实是他们昨天晚上一见到羽风就直呼仙女大人的,人家从来就没承认过。

    ……那他到底是不是仙女大人?

    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玉藻前看出来她的想法,好像事不关己一样说道:“你们口中的老祖爷,没说过仙女大人是男是女吧。”

    小雪眨了眨眼睛。

    这么说好像……确实没什么毛病。他们老祖爷确实没说仙女大人是男是女……

    怎么还是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玉藻前暗处稍稍扬了扬嘴角。

    他可没有故意误导,原本他们口中说的什么仙女大人也不是女性嘛。

    “羽风大人。”

    羽风听到玉藻前叫他的名字。

    一抬头,羽风就发现玉藻前正低头看向了自己:“羽风大人饿吗。”

    羽风挑眉看向了他,玉藻前的的眸子弯了弯再次挂上笑意,他侧头看向了面前这个张牙舞爪的八爪鱼,轻启薄唇:

    “那我们今天,就吃烤章鱼吧。”

    -

    接天升起的水柱转动着,一些鲤鱼被水柱形成的漩涡卷进去,天空中也遍布了无数的乌云。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压抑。

    暴怒的八爪鱼妖怪用触手拍打着湖面,怒视着面前与他对立着的玉藻前。

    “死狐狸!敢抢老子的女人!”

    八爪鱼震天动地的吼声传来,羽风在后面给了他一个白眼,惹得八爪鱼差点气成河豚。

    啊啊啊太过分了!!

    看老子今天就弄死你们一个个杂碎!!

    八爪鱼怒,四周的水柱也像有了方向一样朝玉藻前袭来,伴随着他的触手,危险的气息逐渐接近。

    乌云黑压压的,四周阴冷的气息非常重,羽风前面的玉藻前血眸中释放着杀意,如同随时攻击的野兽。

    绚丽的狐火凭空乍现,在玉藻前的背后如同一朵火莲一般。

    火莲与水柱相抵,火与水之间竟是弱势方占了上风!

    狐火击败那水柱后更加嚣张,快速的蔓延在了湖的四周,并直接将那袭来的触手烧灼掉!

    火药遇狐火,接天连地的爆炸在湖中发出闪光。

    小雪往羽风后面躲了躲,那些炸裂的残渣飞溅到了她的脚边。

    还在扭动着的触手尖挣扎了几下后也被狐火烧成了灰烬。

    八爪鱼被突然的狐火惊到,赶紧吐出了一堆泡泡形成屏障才勉强逃过了爆炸的余威,但看向玉藻前的眼神却出现了一丝恐惧。

    这种程度的狐火……

    八爪鱼眯眼,顿时惊起:“你……你是玉藻前!!?”

    那个当初以一己之力火烧平安京,把人类的地界闹的天翻地覆,差点灭掉整个阴阳师一族的那个妖狐!??

    怎么在这里惹到他了!这里不是西国的地界吗!?

    玉藻前冷哼,抬手用妖力让狐火更嚣张了几分。

    八爪鱼立刻紧张起来,“那……那个女人让给你了!!放过我吧!”

    玉藻前冷淡的瞥了他一眼,“对女人,我可没兴趣。”

    火光再次侵袭,将湖面四周包围。冲天的火焰好像真的要把湖中的水都烧开一样,偶尔烧到了八爪鱼试图逃脱的触手时还会炸裂开来。

    烤章鱼,的确是真的在烤了。

    在黑压压的云之下,火光如同湮灭在夜空之中的烟火一般。

    羽风看向玉藻前不知说些什么。

    虽然他一直称这家伙是个基佬,但真正的听到的时候感觉还是不太一样。

    ……有一点,奇怪的感觉。

    山洞这边——

    崤木站在山洞前,看着漫天的火光咬了咬牙,黑色的暗光出现在了他的额间,就连眸中也闪过了一丝异样。

    一个小孩子从山洞之中偷偷探出头看了一下他的脸色。

    “……崤木。”小孩子小声的喊道,对崤木那一脸的阴郁有点怕。

    崤木闻声猛地回过神,眼中再次恢复清明,随后脸上再次挂上温柔的笑容转过了头。

    “没事了。”他摸了摸旁边孩子的脑袋,“狐狸大人救出了仙女大人哦。”

    小孩子眨了眨眼,发现熟悉的崤木回来后再次挂上大大的笑容,“嗯!”

    崤木他,一定会一直陪着我们的!

    他蹲下来把小孩子抱在了怀里,用下巴抵在了小孩子的头顶上,渐渐收紧了怀抱。

    老祖爷拼了命护着我们出了秘境,我一定会保护你们的。

    ——就算堵上我的性命。

    “对了。”崤木有点疑惑,低头看向了怀里的小孩子,“小雪呢?”

    一般这种时候,他们这群小鬼不是都会让机灵鬼小雪过来的吗?

    “还说呢。”他面前的小孩子气嘟嘟的鼓起了腮帮,“小雪她又一个人去玩了。”

    “出去了?”崤木微睁了眼睛,“什么时候出去的!?”

    明明刚不久不是还在的吗?

    崤木脑子里想了无数种情况,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看来事情已经开始不太妙了。

    湖水这边,八爪鱼嘶吼着被火焰灼烧,呱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挣脱,三两下就又扒拉在了羽风的衣服上。

    不过……他才刚爬上去就滑了下来。

    ???

    呱呱黑人问号脸,抬起手来回看了看自己的前爪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啊。

    那为什么他刚刚能爬上去现在爬不上去了??

    嗯……是他的衣服变了??

    羽风鄙视的看了呱呱一眼,之后两只手提起呱呱跟平常一样放到了自己肩上。

    小雪捂着嘴偷笑,呱呱发现了羽风身后的小雪嘲笑他后不友好的吐了下舌头。

    小雪见状摆出鬼脸,气的呱呱继续用舌头与她来回折腾起来。

    湖面上到处都是残骸,八爪鱼妖怪的触手全都炸坏,现在被玉藻前用结界困了起来。

    “玉藻前又跑哪了?”羽风来回看了看也没找到人。

    “羽风大人。”玉藻前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一只小八爪鱼。

    羽风异常嫌弃,“……这是什么啊。”

    “您不是说要吃烤章鱼吗。”玉藻前说道,“要是不喜欢烤的话,还可以红烧,白灼,酱爆,凉拌,实在不行的话章鱼小丸子也是可……”

    羽风抽了抽嘴角,“你直接抓妖怪来吃的吗。”

    玉藻前一顿,看向手里的八爪鱼也犹豫了起来。

    对哦,吃低等妖怪什么的他确实没干过,以前都吃普通动物的。

    低等妖怪……能吃吗?

    玉藻前有点疑惑的看向羽风,眼中明显是在问这个问题。

    羽风:“……”

    我可不认识这家伙。

    后面被关在结界里的八爪鱼妖怪看到玉藻前手里抓着的小章鱼时明显急了起来。

    “玉……玉藻前大人!那个是我大姨家的儿子前天刚出生的小孙子,您要杀要剐我都行就放过他吧!”

    qaq要是让大姨知道我把她小曾孙给祸害出去了,回头就得弄死我啊。

    羽风疑惑,问道:“刚出生的?”

    八爪鱼死命的点头。

    “哦。”羽风收回了眼睛,看向玉藻前:“那就可以吃了。”

    刚出生的崽崽,还没修成妖。

    吃了不会拉肚子的!

    八爪鱼待在结界里听到羽风的话,瞬间石化。

    羽风想起刚刚玉藻前报出的那一堆菜单:“你……什么都可以吗?”

    玉藻前笑:“只要你想。”

    我全都可以给你。

    羽风听后也朝他假笑了一下,接着说道:

    “那就做全鱼宴好了。”

    玉藻前顿住,再次看了看手里这只是个“刚出生”的小八爪鱼。

    全鱼宴……

    你特么在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