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综]玉藻前的男人绝不认输 > 正文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山洞口,几个小孩子礼貌的跟羽风他们打了招呼却没有继续跟上来,崤木带两人进了更深的地方。

    羽风看了眼洞口的其他孩子没太在意,之后把注意力放到了山洞里。

    山洞的地上有些许水渍,里面有点微冷,石壁上却点燃的些许木把,照亮了整个洞。

    这些火把是他们放的?

    这个世界就算是小孩子生存能力也这么强??

    他肩膀上的呱太也像是附和他的想法一样呱了一声。

    崤木看出了羽风的神态,“按照正常人类的年岁来说我们已经不算小孩子了。”

    意思是说这些野外求生的知识他们还是懂的。

    羽风了然的点了点头,跟着他又继续往里面走去。玉藻前看着崤木的背影却暗了暗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带着不会有什么奇怪东西出现的想法,羽风和玉藻前跟着崤木往山洞的深处走了去。

    但越往里走越不对劲。

    这山洞怎么这么深??

    而且……这是什么味道?

    突然洞口传来一声幽响,山洞里的火把突然熄灭,羽风猛然回头却发现原本跟在自己后面的玉藻前竟然消失了踪影!

    一只手幽幽的攀上了自己的肩,有什么滑滑腻腻的东西也碰到了自己的胳膊……

    卧槽!!

    羽风倒吸了一口冷气,脑子里出现了无数各种灵异话本内容。

    难不成接下来会有什么无头女鬼抱着自己的脑袋惨笑吗!

    还是说会有什么裂嘴的婴儿尖叫啼哭来咬人脖子!

    而且这滑滑腻腻的东西又是什么啊!该不会是山洞突然冒出来无数触手然后把人绑了之后要玩什么捆|绑|play吧!!!

    系统默默的看着羽风的内心戏汗颜。

    这人怕是已经没救了。

    “羽风大人。”身后的声音传到了羽风的耳中,接着胳膊上滑滑腻腻的东西也突然消失。

    肩膀上的那只手放下,稳稳的抓住了他的手。

    刚刚灭掉的火把被蓝色的狐火点燃,把四周又照亮了起来,玉藻前的身影出现在了羽风的眸中。

    玉藻前看着羽风,“您在畏惧什么?”

    羽风一愣,这才发现自己被抓着的手竟然在止不住的颤抖。

    我……在畏惧什么?

    ……我在畏惧黑暗吗?

    “有我在。”

    羽风回神,眸子中透露出了一股说不出来的迷茫看向了玉藻前。

    玉藻前并没有戴着他那张面具,墨发肆意的散在肩上,桧扇也被他收了起来,没有一丝波澜的双眸就这么注视着羽风。

    玉藻前他说的话不是玩笑。

    羽风别扭的别过头,“……切。”

    谁会管你在不在啊。

    不过,既然刚刚攀上自己肩膀的那只手是玉藻前的话,那么刚刚碰到自己胳膊的滑滑腻腻的东西是什么?

    羽风看了看四周,崤木离他有半米远,玉藻前身上也没有类似滑腻的东西。

    那么就只有。

    羽风直接就对上了他肩上那只呱太黝黑的豆豆眼。

    呱太眨了眨眼,“呱。”

    随后它伸长了舌头再次吃掉了羽风手边的一个蚊子,滑腻的舌头还从他的胳膊上划过。

    羽风:“……”

    你仿佛在逗我。

    “您没事吧,仙女大人。”崤木着急的过来,眼中满是对羽风的担心。

    见羽风没什么异样后崤木松了口气,但看到了羽风被玉藻前拉着的手后还是僵了一下,之后当作没看见的笑了笑。

    玉藻前还是危险的看了他一眼,但崤木却好像根本没感觉到一样。

    玉藻前:“其他人呢。”

    他指的是刚刚在外面的那些小孩子。

    崤木回答道:“大家在另外的山洞里,就在旁边。”

    羽风疑惑,“你们不住一起的?”

    崤木点了点头,随后又走在了前面,“这个山洞里是另外的几个孩子住的地方。”

    正说着,他们几个人已经到了山洞的尽头。

    羽风看到面前的场景后愕然,惊异的看向的崤木,“他们——”

    他们面前墙壁上竟然有几个孩子是镶嵌在上面!

    不对,与其说是镶嵌不如说是这几个还有是躺在墙壁上的。

    他们躺的墙壁上的洞是斜坡状的,恰好让他们可以头朝上躺在那,像是特质的床一样。

    “这是阿信,花子和奈奈,他们都很乖的。”崤木说着把身上的披风放在了其中一个孩子的身上。

    但这已经不是乖巧不乖巧的问题了。

    玉藻前冷淡的瞥了一眼,“他们已经死了。”

    浑身上下一点生气都没有,骨瘦如柴甚至眼窝都已经凹陷了下去……

    这三个孩子已经死了很久了。

    怪不得刚刚进来时有奇怪的味道。

    怪不得会特意挑又冷又深的山洞。

    他们是为了保护这些尸体?

    “是的,他们已经死了。”崤木回过头,坚定的看向了羽风和玉藻前。

    “可他们依旧是我的家人。”

    “我一定会带着他们回到秘境,回到我们的家。”

    羽风和玉藻前相视一眼,眼里同时的出现了什么。

    -

    黎明,破晓之时。

    羽风站在山洞门口打了个哈欠,看着洞外哗哗的下着的雨,四周充斥着一股潮气。

    呱太也扒拉着衣服爬上了他的肩,慵懒的呱了几声,接着像小狗一样用后腿给自己挠起了痒痒。

    “这家伙都不用吃东西的吗。”羽风嘀咕了一句。

    玉藻前也缓步从山洞里走出,“他只吃我的妖气。”

    呱太见到玉藻前过来后立刻两眼放光,随后蹬起后腿就跳了过来。

    羽风:“吃妖气??”

    什么妖怪靠人家妖力生存?

    他这狐族之主就这么随便的就给人吃自己的妖力??

    羽风看着呱太丑不拉几的样子,脑子里想了想它猥琐的吸食妖力的模样。

    极其嫌弃。

    玉藻前:“还有其他样子。”

    羽风瞥了过来。

    青蛙还能有别的样子?

    玉藻前摇了摇扇子笑道,“您想要的样子我都有。”

    什么酒吞啊,荒啊,大天狗啊,应有尽有。

    怎么丑怎么来!

    羽风:“……”

    怎么感觉这可能是个不堪入目的画面。

    而且如果真的有那么多的话……

    羽风脑子里一个呱太吸食妖气的画面变成了一堆呱太挂在玉藻前身上吸食妖力的画面。

    玉藻前:“……”

    你又在想什么东西。

    “……仙女大人。”一个软糯的声音从他们后面传出,羽风和玉藻前看了过去。

    一个抱着毛绒球的小女孩揉着眼睛从另一边的山洞里走了出来,羽风走过去揉了揉她的乱发。

    说来也奇怪,明明这里就是一个普通荒野,但是竟然接连着有好几个山洞。

    就像特意有人安排的一样。

    ……特意安排?

    突然间羽风脑中闪过了什么,看向了身后玉藻前。

    他突然想到了诡异的一个问题。

    “我们昨天下来的时候……你是不是说下面是村子?”

    可这里不是荒野吗?

    难道说他听错了?

    玉藻前扇了扇桧扇,缓缓的勾起了唇角,“我确实说的是村子。”

    他从来没说过这个地方看起来正常。

    抱着毛绒球的小女孩疑惑的歪头。

    而山洞一旁滴着雨水的草丛里,一条黑色的蛇吐着信子悄悄的匍匐在了地上。

    它那双冷冷的竖瞳就这样直接盯住了山洞口的羽风和玉藻前。

    远处,躺在树上的一个男人,缓缓的睁开了自己那双蛊惑人心的眸子

    「找到了。」

    他的眼中是参杂着欣喜的掠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