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综]玉藻前的男人绝不认输 > 正文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羽风看向了笛声传出的方向。

    其实关于这笛声的这些事情,他们过来之前大天狗就已经简单的说明过了。

    但因笛声导致全员失眠什么的。

    还是挺微妙的。

    羽风这么想着看了一眼恶罗王的黑眼圈。

    ……果然还是很微妙。

    看到恶罗王对笛声的反应后安倍晴明就知道不是什么简单情况,他低头也打算问山兔刚刚的事,却看到了她的呆愣。

    安倍晴明:“山兔?”

    恶罗王:“没用的,小妖怪只会被这破笛声蛊惑罢了。”

    说是蛊惑,但其实就是类似灵魂出窍一样,完全变成一个木偶,受笛声所控。

    羽风从恶罗王身边退到了远处,低声问向了系统,“所以笛声才是副本的主线?”

    系统:“宿主按照流程解决任务即可。”

    羽风了然,一旁的安倍晴明也画好了符咒贴到了山兔的身上,她一个激灵便回了魂,傻傻的看了一眼安倍晴明嘴一咧就又哭了起来。

    “呜呜呜晴明大人我对不起您!”

    山兔哽咽的说起了刚刚萤草和辉夜姬不见的事和那天巨大的蛇魔的事情。

    想起来那条巨大的黑色山兔又抱紧了安倍晴明的衣服。

    呜哇哇哇我把她们两个弄丢了!她们不会被蛇给吞了吧呜呜呜。

    恶罗王听着山兔的嚎啕大哭有点烦躁,羽风却在意起了山兔口中的黑蛇。

    还没想什么羽风的脚下就传来了诡异的触感,接着一个小东西就扒拉上了他的衣服。

    后腿猛地一个用力,小家伙就从羽风的身上跳的飞起,从半空中慢慢坠落接下来就落到了他的肩上。

    小家伙:“呱。”

    羽风:“……”

    奇葩养的宠物果然也非常奇葩。

    羽风还没伸手处理肩上的这个癞□□,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耳中。

    “如果是幼|女的话,是那笛声将她们带走的。”

    随着话音刚落下,一个人影就从刚刚他们上来的地方出现,不过那人他才刚出现在他们面前就直接僵在了原地。

    “怎么是你这妖怪!!”

    三无道长举拂尘指着羽风一脸的不敢置信,说完后又想起了玉藻前立刻收回了手指恐慌的看了看四周。

    那……那个狐妖不在的吧……

    “呦。”羽风注意到了来人后也有点意外,“道长~,又在行骗吗?”

    三无道长在确定了四周确实没有玉藻前时长呼了一口气,随后怒斥羽风,“你这狐狸精!明明是你们在行骗!”

    不就是想吓我?那狐妖扮的巫女不在没人给你撑腰我看你这狐狸精还能干嘛!!

    三无道长这么想着,瞬间底气更足了一点,抬头挺胸就连八字胡都一抖一抖的。

    “人类还真是够闲的。”恶罗王不屑道,三无道长这才留意起来周围的人。

    恶罗王瞥了一眼三无道长,道长没料到旁边人模鬼样的恶罗王也不是个好惹的,气焰瞬间矮了一截。

    “您还真是有趣,大老远跟踪我这狐狸精到这来。”羽风步步逼近,微抬了下巴勾着唇角,带着微冷的威胁。

    “怎么?骗够了人类来黑夜山抓妖王?”

    羽风明显指的是恶罗王,三无道长感受到羽风身遭的戾气后哆嗦了一下嘀咕起来,“谁稀罕跟踪你这妖精。”

    安倍晴明出面缓解,“我是阴阳师安倍晴明,道长也是来抓妖的吗。”

    三无道长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立刻躲到了他的后面,松了口气才打量起了安倍晴明。

    平安京的安倍晴明……应该可信吧。

    也不怪三无道长怀疑,假巫女他都见过了,假阴阳师也有可能存在吧。

    三无道长:“久仰晴明先生大名,本道道号为无求,是黑夜山村民拜托前来抓妖的。”

    安倍晴明:“是刚刚提到的幼女?”

    三无道长:“是的,就是这个。”

    “既然您是阴阳师的话就应该知道,我们干这行的一般都会到处游历除妖。”三无道长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羽风,“虽然有时候确实认不出来人与妖恶与善,但好歹还是管点用的。”

    “昨天夜里……”

    根据三无道长所说的,昨晚海边小村的那些丧尸恢复后他就悄悄离开了那里,就根据罗盘的指向很快就到了黑夜山,落脚地就锁定了山脚下的村子。

    他这刚进村子就发现了不对,那些人竟然都战战兢兢的根本不敢迎接外人,后来还是有人认出了他是个道士才犹豫的上了前。

    三无道长:“根据村民们说,原本的黑夜山是有山神庇护的,最近出了吃人的妖怪所以他们都不敢接近外来人。”

    羽风看向恶罗王嘲笑道,“吃人的妖怪说的就是您吧恶罗王大人。。”

    “哈——?”

    “老子干嘛吃那种肮脏的杂碎啊!”恶罗王有点暴躁。

    “啧啧啧。”

    三无道长给了他们两人一个白眼,随后看向安倍晴明说道:“据他们说几天前村子里就开始丢失幼|女了,传言四起后他们都称是笛子妖怪给吃掉的,所以——”

    “所以你就跟着我们来了这里。”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的三无道长脑门上爬满了井号,对着羽风吼道:“本道说了不是跟着你们来的啊!!”

    不过说完,三无道长就发现刚刚的声音并不是羽风传来的。

    空中一个笑声“咯咯咯”的传出,又消失在了虚空中,几人警惕起来。

    恶罗王轻蔑的“切”了一声,走到了一旁垂下了眸子,眼中闪过了一丝的阴霾。

    “黑夜山的事还轮不到人类来多管闲事。”

    -

    另一边,昏暗的月空之中,宛如月华一般男人在雾霭之中落到了山崖之上。

    鬼女里陶被玉藻前拎着衣服,随后从空中被放了下来,总算着地的她捂住了自己的心脏喘了口气。

    高空飞行什么的真的很吓人的啊啊!

    老婆子我真的已经没多少年岁了这种极限挑战真的很减寿的!!

    刚刚在阴阳寮的樱花树上时恐高的鬼女里陶就有点晕厥,谁能知道还有这一出?

    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鬼女里陶都喜欢到处飞的好吗!

    鬼女里陶幽怨的看了一眼玉藻前,随后想到了刚刚的事,咽了一口气才开口,“玉藻前大人。”

    玉藻前不悦地看了她一眼。

    鬼女里陶擦了擦额角的冷汗。

    “关于羽风大人的事……”虽然脸上看似很平静,但鬼女里陶现在心里早就已经非常忐忑了。

    刚刚她确定了那位叫羽风的大人确实没有什么奇怪的问题后玉藻前就一直这个样子了,她就怕面前这个大佬一个不爽拿狐火把她给烧成灰烬啊。

    所以没什么大事就赶紧让我走吧!

    “已经死了几百年的妖怪,在尸首无存魂飞魄散的情况下是怎么活过来的。”玉藻前说道。

    要知道就连是他,这几百年都没能把他给救回来啊……

    究竟是谁。

    “哦哦哦,那个……”鬼女里陶立刻就回复,结果刚准备说什么才反应过来玉藻前说了什么,“不对,羽风大人不是您救的?”

    玉藻前:“嗯?”

    “不不不没事……”

    大妖怪羽风这个,她刚刚在阴阳寮的时候还以为是这位狐族之主去了冥界才救出来的,没想到竟然连对方也不太清楚。

    “最近有人声称人类的禁术可以起死回生……”鬼女里陶自顾自的嘀咕着,之后又感受到了一旁大佬身上的那股压迫感。

    “那……那个……”鬼女里陶擦了擦汗,“……西国脚下的巫女翠子闻名于世,可能会知道一些什么。”

    她这样把锅推给别人会不会太过明显了。

    只见玉藻前沉了下眸子,鬼女里陶心惊胆战,在以为这位大佬又要施压的时候又听到了玉藻前的声音。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鬼女里陶听后立刻应了一声,麻溜的就离开了原地赶紧回到了自己的洞窑里面。

    而站在山崖上的玉藻前,不知为何渐渐出了神,挥手使出妖力在空中拂过,随后一个虚无的画面就出现在了玉藻前的面前。

    呱太现在蹲在羽风的肩上,把羽风轻启的薄唇的模样盯的一清二楚。

    玉藻前出神,不知记起了什么摩挲起了手中的桧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