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综]玉藻前的男人绝不认输 > 正文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安倍晴明推开虚掩着的门,看到了门内的情形僵在了原地。

    他是不是来的不怎么是时候?

    安倍晴明咳了一声,屋内的玉藻前这才抬起了头。

    趁着玉藻前走神之际,羽风赶紧挣脱他,拽起衣服就溜了出去,顺带还没忘给玉藻前留下一声冷哼。

    玉藻前看后笑着看向了安倍晴明。

    此时的安倍晴明快哭了。

    我错了,不该这么早来的

    安倍晴明:“咳——”

    我要是跟你解释说我不是故意的你懂我在说什么吧……

    但是玉藻前的那双想要杀人的妖瞳很明显证明了这不是懂不懂的问题。

    安倍晴明又回头看了一眼抱着胳膊靠在门口的羽风。

    嗯,一脸的生气,耳尖也是红的,衣衫微乱。

    怎么看都是身娇体软的代言人。

    接着安倍晴明又回头看向了玉藻前。

    果然还是他的错!!

    现在不管是谁看到的话这种状况都会认为是玉藻前在强迫人家小女孩吧!!

    不过。

    安倍晴明再次审视了一下身后跟自己身高持平的羽风。

    小女孩什么的还是算了

    玉藻前问道:“你来做什么。”

    安倍晴明:“送信。”

    要不是这样你以为我想来吗!!

    玉藻前抬眉,“什么信?”

    安倍晴明从袖中拿出了一封白色的信封,接着一个影子闪过他的手里已经变得空空无也。

    此时的信被玉藻前夹在了两指之间。

    但不是玉藻前动手的,他的桌子旁边明显还蹲着一只呱太,很明显是它做的。

    玉藻前摇了摇信封:“拿到了,可以走了。”

    安倍晴明:“……”

    这送客送的也太伤人心了。

    “信是呱太送过来的,估计是找不到你所以送到我那里了。”临走前安倍晴明说道。

    玉藻前:“知道了,走吧。”

    安倍晴明:……喂喂。

    接着安倍晴明就回了阴阳寮,羽风也顺势跟他一起离开了木屋顺便打算去蹭个饭。

    要不然呢!他还在这里干嘛!!

    这里很明显已经变成危险中心了吧!留在这难不成等着被吞吗!!

    羽风不敢想象接下来的画面,看向安倍晴明后脸上再次挂上了那副求安慰的表情。

    差点被吞了,我好惨啊qaq

    安倍晴明默默汗颜。

    另一边,还待在木屋的玉藻前当然知道羽风已经溜走了。

    玉藻前轻笑,随后挥手让桌子上的枯木樱花枝活了过来,这才打开了手里的信封。

    上面留有千雪的妖力所以他知道是谁写的信。

    龙骨精的在龙须被狐火烧了之后就离开了,玉藻前便也带着昏迷的羽风回到了木屋,没通知千雪所以她送信过来倒是预料之中的。

    跟他想的一样,信中的内容写的基本就是海边的那个村子里没什么意外什么的。

    不过在信的最后他却注意到了最后一句话。

    「玉藻前大人,我遇上了高天原的使者,他有交代说关于羽风大人那副身体的一些异状,可能去找一下鬼女里陶会好一点。」

    玉藻前看完,用狐火就把信烧成了灰烬。

    荒会这么说他并不意外,因为那个做陶土人的鬼女他们原本就已经找过好几次了。

    这回说不定会弄清一些事。

    -

    窑洞之中冒出来了一缕奇怪的烟,之后,玉藻前走上了前轰开了禁封着的洞口。

    “彭——”的一声,爆炸声惊的鬼女里陶猛地回头,门口的那些碎石直接飞溅而来落到了她的身上。

    鬼女里陶一个手抖,手上正烧制的陶土人裂开了一个缝。

    接着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的天哪!!

    我的心肝宝贝!!

    鬼女里陶心疼的赶紧拿旁边的骨灰修补,转头想要发火但是看到来人就瞬间没了气。

    鬼女里陶见到玉藻前后痛哭流涕。

    “玉藻前大人!老妪真的没办法救活那位大人啊!!”

    我求您了!您能不别再来破坏我的心肝宝贝了啊!!

    鬼女里陶是认识玉藻前的,这几百年来玉藻前来找她的次数简直是数不胜数。

    为救一个男人,玉藻前给她的材料也是越来越稀罕,不管是高天原的陶土,还是神明的血液,那是她从来没有用过的东西!

    当时的她根据约定,一次性把那些东西全都用在了那个叫羽风的身体上。

    本以为这会是自己最满意的成品,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就连这样也没将那个人给救回来——因为他们并没有那人的骨灰。

    这是鬼女里陶最遗憾的一次,也是唯一失败的一次。

    要是这次这个大妖怪还要她救人的话那真的是要了她的老命了啊!

    玉藻前:“不用救了。”

    “那些材料我真的没有私……啊?”

    鬼女里陶本来要解释来保住自己,结果还没说完就被玉藻前的话给惊住了。

    这位大人刚刚说什么?

    玉藻前:“鬼女是会看灵魂的吧。”

    鬼女里陶有点犹豫:“您说的是……看妖怪的灵魂吗?如果是活的妖的话……”

    鬼女里陶还没说完,就被玉藻前射过来的眼神给噎住了。

    “能!我能!什么都能!”

    先讨好大佬再说吧qaq

    玉藻前笑道:“那就行。”

    “没事,反正我让你看的也是活的。”

    “活……活的?”

    -

    羽风跟着安倍晴明回到了阴阳寮,刚进门结果就看到了熟人。

    不对,应该是熟妖。

    羽风看着挂在门口的灯笼鬼那副惊恐脸后再度流下一滴巨汗。

    我真的长的不吓人吧

    安倍晴明第一次见到这表情同样也巨汗。

    两人进了院中,恰巧就碰上了樱花树下在给大家分寿司的御馔津和萤草她们几个人。

    “啊!是天神大人!”山兔看到后立刻大叫。

    萤草听到之后疑惑看了过来,直接就对上了羽风的眼睛。

    原来真的这么好看啊……

    与白狼大人不同的美!!

    红晕迅速爬上萤草的脸颊,不一会连头顶上也烧的冒起了烟。

    山兔歪头看到萤草,用手戳了戳她之后就看到萤草羞涩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呜哇!!!!好害羞啊!!

    山兔也默默收回了自己的手指。

    嗯,现在这种情况还是不要打扰萤草会好一点。

    兴奋起来的萤草拿蒲公英都能能砸死人的

    辉夜姬把寿司塞进了嘴里,鼓着腮帮嚼了起来,一副看戏的样子。

    御馔津看了眼他们后温柔的笑了笑,接着端着手里的寿司就走到了安倍晴明那边。

    “晴明大人,羽风大人,来吃寿司吧。”

    安倍晴明:“辛苦你了。”

    御馔津笑:“和大家在一起很开心的。”

    羽风看到她之后却发觉有点眼熟,御馔津看着他乖巧的笑了笑。

    羽风:“是御馔津?”

    御馔津笑着点头:“羽风大人还记得我啊。”

    羽风毕竟跟荒是比较熟的,以前御馔津也一直跟在荒的身后,所以认识御馔津倒也不奇怪。

    不过看到御馔津在这里,羽风又想到了昨天看到的荒后面跟着的金鱼姬。

    哦……原来是身边这个被人给抢走了所以又找来了一个新的啊。

    果然荒的隐藏属性就是萝莉控:)

    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的羽风此时完全颠覆了对荒的看法。

    安倍晴明这里的式神其实挺多的,羽风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一院子人都围在了樱花树下开起了宴会。

    跪坐在中央的羽风和安倍晴明倒是聊了起来。

    羽风:“晴明,上次说的妖力怎么样了。”

    “嗯?”安倍晴明把寿司放在了口中,下一秒就想起来了羽风在说什么。

    “啊,妖力啊。”

    他都快忘了这回事了

    “我可没忘你上次骗我的事。”羽风说道。

    这么一说,安倍晴明就想起来了上次胡说八道的什么小狐狸能涨妖力的事。

    安倍晴明干笑了一声。

    “提升妖力是可以的,捷径也是存在的,不过与其去找外来的妖力,不如想办法回复自己的。”

    而且如果真的按照那所谓的捷径来给羽风提升妖力的话,会给人类造成更□□烦的。

    提升妖力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最为残忍的虐杀。

    他如果真的把那些方法告诉羽风的话,只会给人类带来更大的灾难罢了。

    但其实安倍晴明不知道,那些所谓的吸食|精元提升妖力的办法,身为妖怪的他早就知道了。

    但毕竟他的主线是拯救世界。

    吃人喝血什么的,系统真的不会让他把命再赔回去吗……

    想到这里的羽风又往塞进嘴里一个寿司。

    “所以我就是自己恢复不了才找你的啊。”

    一直听着他们说话的辉夜姬歪了歪头。

    “妖怪恢复妖力,睡觉不行吗?”

    睡觉的话就能听到笛声,笛声不是可以提升妖力的吗?

    安倍晴明听后却看了过来。

    辉夜姬的想法总是会跟别人不同,安倍晴明也是有时候会听听辉夜姬一般有什么建议。

    虽然是妖怪之中的小孩子,但有时候说出来的话却意外的让人灵光一闪。

    安倍晴明:“睡觉也行吗?”

    辉夜姬点了点头,“是啊,睡觉的话不是有笛声吗!温柔的笛声总是会让妖力在体内温柔的增长呢!”

    安倍晴明听到她的话渐渐陷入沉思。

    辉夜姬是他在竹林中带回来的小女孩,如果真的像她说的那样的话。

    大概是竹林中有什么人在吧。

    -

    阴阳寮的樱花树上,抓着鬼女里陶到了这里的玉藻前将他们两个人的妖力纷纷隐藏,俯视起了下面几个人的宴会。

    鬼女里陶站稳后就看到了下面的安倍晴明,随后心中一惊。

    “玉藻前大人,这里不会是……”

    鬼女里陶有点后怕的看了看玉藻前。

    下面的那个银发的男人穿着狩衣,能穿狩衣的人……难道是阴阳师吗。

    据说这位狐族的大人有个外甥是平安京挂的上名的大阴阳师,如果这里真的是……

    鬼女里陶想到这里抖了抖。

    她真的没有那个命去跟阴阳师斗架啊!

    玉藻前没回复她的话,指向了在场的羽风,“用你的能力去看,他的灵魂究竟有什么不对。”

    鬼女里陶颤抖的抚了抚樱花树的树干,视力不太好的她眯起了眼睛看向了下面的几个人。

    可能是因为她的颤抖,樱花树上的花瓣掉落的数量又增加了不少。

    安倍晴明诧异,抬头看向了樱花树。

    结果就这么直直的对上了玉藻前的那双妖瞳。

    一时间,两个安静的盯住了对方。

    玉藻前一笑,将一根手指放到了唇前,做出了噤声的动作。

    安倍晴明又看了一下鬼女里陶随后收回眼神,又看了看旁边沉迷吃寿司的羽风。

    呵,大佬追妻就是跟别人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