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综]玉藻前的男人绝不认输 > 正文 第六章
    第六章

    “看……看到什么?”

    玉藻前听到后看了过来,看到羽风之后轻笑一声。

    他都忘了,呱太还被人家惦记着呢。

    玉藻前:“我是说吸食|精元的事。”

    呱太就是个随身携带式监视器,所以说看到这个男人死亡过程也是有可能的。

    “哦。”吓死他了,还以为她要说刚刚做梦的事呢。

    “巫女大人,是有办法了吗?”村长焦急的开口,“需要我们帮忙吗?”

    这个事情他们村子引起了很大的恐慌,有解决的方法最好尽快解决掉。

    “不用麻烦了。”

    虽然只是一般拒绝的话,但村长听到后还是十分感激,看起来对玉藻前非常信任。

    毕竟他们这些村民也没什么其他的选择了。

    “别担心。”羽风安慰,“巫女大人肯定能找到妖怪的。”

    羽风其实觉得玉藻前是个巫女,是来这个地方捉妖的才这样说,却不知道玉藻前其实对这些没什么兴趣。

    但是玉藻前却低笑了一声。

    玩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接着两个人调查起了让男人死掉的那个地方,地板上有血,血迹像是中毒了一样泛着黑色,虽然已经干涸了但看起来还是有点渗人。

    羽风当然不怕这些血啊肉啊什么的,不过他却问玉藻前:“巫女都不会怕这些的吗?”

    几百年前的时候羽风也与人类相处过,在他的印象中女人一直是那种华贵与柔弱的担当,所以自己女装时也是会以这种形象来的。

    是几百年后女人都变了性子还是巫女不应该称作是女人?

    玉藻前扇了扇手里的桧扇,“羽风大人会怕的吗?”

    羽风蹲下来看了看地板上的血迹,“会怕才奇怪吧。”

    玉藻前点了点头:“所以我也不怕啊。”

    羽风听到之后顿了顿,狐疑的看了一眼玉藻前。

    这个巫女的意思是坚信自己会保护她还是自身能力很强?

    正出神着,下一秒门口的拉门突然“吱呀”的响了一声,羽风听到后往玉藻前后面挪了挪。

    他现在只是个寿命只剩一天还没有任何妖力的弱鸡而已,嗯,躲在巫女后面什么的其实挺正常的。

    羽风自我安慰着,却看不见玉藻前眼中的笑意。

    门口怪响了一声以后就没有再发出其他的什么声音,羽风就从玉藻前的后面慢慢探出了一只眼睛。

    这不探还好,一探就看出来了来人。

    羽风从背后溜出来:“怎么又是他?”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确实是在破庙里见到的那只饿鬼。

    “大人……大人……”

    饿鬼踉跄的向着屋子里面走进来,但很奇怪的是他的眼睛像是看不见一样所以伸出手在到处摸索。

    饿鬼:“来啊……大人……”

    羽风恶寒,想到了画本里那些舞姬,刚想向玉藻前吐槽却发现自己竟然是仰视看着她的。

    刚刚没注意,这个巫女意外的长的很高啊。

    玉藻前低头刚好对上羽风,羽风就立刻把话题转到了饿鬼身上。

    “他是要我们跟着他走吧。”

    “嗯,走吧。”

    两人没再管地板上的那些血迹,跟着饿鬼就走出了屋子,外面有村民时不时探头出来,在看到走在玉藻前和羽风前面的饿鬼时却一个个都吓的脸色发白。

    估计看到饿鬼的人今晚是睡不着了。

    饿鬼虽然走路很诡异但却非常快,不一会他们两个人跟着就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羽风看了看,“怎么又到这里了?”

    他们兜兜转转竟然又回到了一开始的破庙。

    这里距离海岸非常近,站在门口就能看到反射着月光的海面,倒是让羽风想起来了不久前做的那个梦。

    玉藻前:“羽风大人想到什么了?”

    “啊?”羽风眼神闪躲了一下:“……没什么。”

    这巫女怎么总对他的梦这么感兴趣。

    刚想着,羽风就听到了旁边的玉藻前低下的声音,“有东西来了。”

    正说着周围就传开了一股阴冷的风,不详的气息充斥在了周围,羽风也警惕了起来。

    身后突然传来血腥味,羽风猛然转头,一个影子突然就从他的眼前闪了过去。

    羽风退了一步,玉藻前手里就下意识蹿出一簇狐火,虽然只出现了一瞬但羽风还是用余光瞥到了。

    羽风皱了下眉,脑子里不知道想着什么。

    破庙再度陷入了平静,就连饿鬼也消失了踪影,空中的水雾也逐渐散去。

    -

    第二天,逢魔之时。

    虽然今晚过去生命值就到期限了,但羽风还是悠哉悠哉的在房间里晃着腿,完全不担心。

    恰巧玉藻前就走了进来。

    羽风正经的坐起,对着玉藻前干笑了一声,之后问起了他调查的情况。

    玉藻前一五一十的说出了村子的情况。

    “你说报仇?”羽风说道。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玉藻前说道。

    因为玉藻前是巫女,所以村里的人都没有隐瞒什么实情,把他们问的东西都回答清楚了。

    关于村子里出现怪事,也有人早就发现了不对。

    这件事离奇死去的人总共只有四个,但后面的三个人与第一个竟然都有过节。

    第二个抢了庄稼,第三个陷害过他私动公款,第四个出海时遭遇天罚为了活命而把第一个从船上推了下去。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第一个男人。

    羽风静思,“是冤魂吗?”

    玉藻前:“看上去确实是这样。”

    但也能完全这么说。

    因为第一个男人与后面的死法是一样的,总不能是他自己吸干了自己的鲜血吧。

    而且最后一个说的海边的天罚,玉藻前倒是想到了这么一个人。

    “啊——!”

    外面突然传来了喊叫声,羽风和玉藻前对视一眼快速赶去。

    声音是从他们附近传来的,那片区域那里还围绕了一堆的村民,比他们提前赶到的是村长口中的那个道士。

    “呦,没想到人们口中的巫女大人竟然与我抓的狐狸精为伍啊。”道长嘲讽,还不忘捋了捋他的胡子。

    羽风却说道,“三无道长有脸说话吗?”

    三无道长怒瞪眼,“你——!”

    玉藻前冷眼看了过去,三无道长一僵就没敢再继续说话。

    三无道长能感觉到,面前这两个人都是不简单,这什么巫女恐怕也不是真正的巫女。

    妖怪什么时候管起人类的闲事来了?

    羽风低头留意到人群的那具浮肿的尸体问向周围的人。

    “这个人是海里捞出来的,是前面死的那几个人?”

    看这幅浮肿的样子估计就是从海里出来的。

    一边的村民一见是羽风有点犹豫,但还是开口说道:“是……是的!这个人是第三个死亡的人。”

    大致猜到情况后村长就也赶了过来,和玉藻前寒暄了几句后把尸体跟上一个放在了一起。

    当晚,他们又回到了破庙那里。

    那个什么道长一到晚上就变了脸色坚决不跟他们过来,所以现在只有羽风和玉藻前两个人在这里。

    这次倒是与昨天不一样,虽然空气中也都是水雾但没有任何的什么不对劲,饿鬼也没有出现,倒是海岸那里明显的能看出来海拔升高了不少。

    突然周围出现了什么声音,与昨晚一样的血腥味传来,两个人神色一变,羽风同时也倒吸了一口气。

    这比看志怪传奇还心惊胆战啊!

    同样的人影出现在了同样的地方,飘忽不定的正在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

    羽风:“来了!”

    月光下,一个人影推开了破庙的门,“吱呀”一声再度传来。

    “……是大妖怪呢。”阴森的女声传到了两人的耳中。

    因为逆着光所以他们根本看不清来人,再加上奇怪的水雾的原因所以他们只能隐约的看到大概形状而已。

    那是一个,长着诡异翅膀的娇小的体型,如同魔鬼一般。

    那人的话音落下,破庙的门就猛地被关了起来。

    羽风惊愕,之后走上前就发现破庙的门竟然已经完全打不开。

    玉藻前:“是妖力,她把我们锁在这里了。”

    羽风:“她锁我们干嘛?”

    玉藻前:“她刚刚在说吧,发觉了你是个大妖怪。”

    虽然对方的意思可能是在说他们两个大妖怪。

    但这一点就让羽风大人自己误会吧。

    玉藻前再次勾起嘴角。

    冷风从门缝里吹过来,因为和服有点透风的原因所以羽风搓了搓胳膊。

    两人困在奇怪的破庙里出不去,残破的神像也在月光之下映的格外狰狞。

    一个巫女一个大妖怪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被锁了起来,这种非常像公主被困在恶龙手里的那种场景吧。

    羽风想到这里看向了玉藻前。

    羽风犹豫了一下问道:“巫女,你看过关于妖怪的一些话本吗?”

    “如果是关于妖怪的话。”玉藻前道,“毕竟我可是个巫女。”

    所以看过也合情合理。

    但是玉藻前看过的可不只有妖怪传说的那些话本,还有画本呢。

    “所以那些故事果然很奇怪吧。”羽风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城主的女儿被大妖怪看上后抓走然后有城主儿子率领士兵来救什么的。”

    “我要是那个公主的话才不会跟着人类走,既然有人包|养干嘛不干脆抱紧大妖怪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