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综]玉藻前的男人绝不认输 > 正文 第五章
    第五章

    朦胧的梦境。

    海边,周围充斥着一股鱼腥味。

    羽风站在崖岸之上,身上松垮的和服从肩颈半褪至腰际,海风夹杂着月光撒到身上有些微凉。

    自己是被人挟持的。

    那人把他放在岩石上埋首在他的脖间,湿热的舌尖与兽齿细细摩挲,羽风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接着就攥紧了对方的衣服。

    那人一笑,抬头就覆上了他的唇。

    是那种霸道和欺凌一般的撕咬。

    月空之中,羽风对上了那人血色的双眸。

    羽风猛地坐起。

    周围一片昏暗,与刚刚的景象完全不同。

    羽风长呼一口气,之后烦躁的看向了四周。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的心脏确实还在止不住的跳动着,鱼腥味还留在鼻间,刚刚梦中的一切像是真正发生过一样。

    羽风轻抚上脖间,想起了梦里那双红色的双眼,羽风咬牙把脑子里的东西全都挥散。

    一直蹲在一旁的呱太歪头看了看他,羽风这时也转头看到了呱太,突然有些尴尬。

    破庙的外面,正在靠近的玉藻前就看到了羽风脸上的尴尬和别扭。

    当然如果他知道羽风为什么这幅表情的话,恐怕就该偷笑出来了。

    “既然不是狐妖羽风大人何必任随人类捕获?”

    羽风听到声音一惊,赶紧抚了抚身上有点褶皱的衣服,站起来看向了一身巫女服的玉藻前。

    “是巫女啊,你什么时候来的?”

    认出对方是巫女所以羽风并不意外对方能认出来自己。

    玉藻前有点意外羽风竟然第一时间是问这个。

    还有那一脸别扭和不自然,他刚刚干嘛了?

    “我刚到,羽风大人重生的事让人很意外呢。”

    羽风脚边的呱太也“呱”了一声,接着就像壁虎一样爬上了窗户落到了玉藻前的面前。

    怎么看他们两个都认识。

    羽风突然想到了这只青蛙刚刚一直待在自己旁边,犹豫的问了起来:“它是你们巫女用的式神?我记得是不是有那种能窥视梦境的……”

    一想到这里羽风的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要是他梦到那个死狐狸还做了那种事被人知道了的话……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听到羽风这么说玉藻前当然听出了什么,即可就起了玩弄的心思。

    玉藻前点了点头,“羽风大人知道很多事情啊。”

    羽风还是一下子僵在了原地,看向呱太的眼神更加不友好了起来,玉藻前轻笑了一声。

    而羽风却认为,玉藻前这意味深长的笑还有话里的意思是在笑刚刚的自己。

    这个巫女不会今晚的事情不会被记在传记上吧?

    之后羽风又苦着脸看了一眼玉藻前。

    玉藻前看着羽风变幻莫测的脸色打算说什么,下一刻脸色却沉下来,拽住了一脸纠结的羽风就拉到了自己身后。

    羽风还没反应,就听到了玉藻前的厉声传来,“是谁!”

    一个影子慢慢的从破庙里踉跄走了出来。

    羽风探出来看了一眼,“是饿鬼吗。”

    这种模样的饿鬼羽风是见过的。

    饿鬼并不是饿死鬼,而是活着的时候造下的某种罪责沦落到饿鬼道的。

    他们这种饿鬼嘴太小没办法进食,没什么攻击力不敢出现在妖怪面前,能做的就只有吓唬一下人类了。

    饿鬼出来后口齿不清的开口:“玉……大人……”

    玉藻前沉了沉眸子,饿鬼看到了他的威胁之后呜咽了几声。

    饿鬼是认识玉藻前的,毕竟他可是个上古大妖。

    而这种上古大妖为什么羽风会认不出来,一方面大概是玉藻前不让他认出来。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自身太紧张的原因所以根本没办法集中精神去辨认了。

    至于为什么会紧张。

    你们懂的。

    “巫女大人!”

    不远处传来了村长的喊声,饿鬼听到了之后迅速又躲回了破庙里面。

    羽风有点疑惑,“你不抓它?”

    巫女的任务不就是除妖之类的吗?

    玉藻前:“没有伤害人类的话,还是留着它的性命吧。”

    羽风嘲讽,“人类还真是同情心泛滥。”

    玉藻前没说什么。

    村长来了之后看到了玉藻前后面站着的羽风,擦了擦额头的汗,“巫女大人,您是在除妖吗?”

    玉藻前:“这里并没有妖我为什么要除?”

    羽风看了玉藻前一眼村长听后再次拿手帕擦了擦汗。

    巫女大人这是……在怪他们抓错人了吗?

    玉藻前:“发生什么事了?”

    而村长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过来的目的。

    “巫女大人,又有村民干枯而死了!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

    玉藻前和羽风跟着这个村长来到了那个所谓干枯而死的村民的所在地,周围有很多的人,因为是夜晚所以手里都拿着火把。

    他们看到了村长带着巫女过来就立刻让开了路。

    大概是因为恐慌,所以这些人根本没认出来后面跟着的羽风的脸,这些人让开后他们就看到了中央躺着的那个村民。

    他被放在木凉席上,眼窝都凹陷了下去,全身都变得十分干枯,模样的确很像是被人吸食了精元所以死掉的。

    村长有点不安,“这是第四个人了,道观的仙师也找不到那个妖怪,我们只好请巫女大人您过来了。”

    玉藻前看了一眼问村长:“其他的三个身体在哪?”

    村长听到后僵了一下,“那个……他们都被扔进河里了。”

    玉藻前变了变脸色。

    这附近的河只有一条,也就是一开始羽风抓鱼的那个地方。

    那条河连接着大海,如果那些死尸被什么妖给摄入了毒气的话,就会直接顺着河进入大海中。

    到时候不只是海洋,还有海洋四周附近的生灵都会死亡!

    该死的人类!

    看到了玉藻前变了的脸色,村长再度担忧了起来。

    玉藻前身上的呱太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跳到了羽风的肩膀上之后也看向了地上的那个干枯的尸体。

    羽风转过头,呱太也看向了他。

    一时间一人一蛙又面面相觑。

    玉藻前看向了羽风肩膀上的呱太,倒是又想起来了一些事情。

    玉藻前静思,“如果是呱太……应该看到了什么吧。”

    羽风却呛了一声,“看……看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