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综]玉藻前的男人绝不认输 > 正文 第二章
    第二章

    系统的那个提醒,让羽风整个陷入郁闷当中。

    他刚想到偷摸就开启了主线了。

    难道他拯救世界的直接行为强烈要求找人摸一下??

    这样的话……

    要不去花街找个接客的活?

    之后羽风低头看了看水中自己裸着的身体。

    这么看其实还挺色|情的。

    去当个头牌什么的好像也……

    我tm在想什么!(╯‵□′)╯︵┻━┻

    温泉中的水汽不断上升,一股血腥味传来,恍惚之间还有一股妖力散了开来。

    羽风压低了呼吸。

    现在的他身上没有一点的妖力,如果真的又妖怪侵袭的话肯定会落败。

    羽风的手中凝出一柄匕首,危险的看向了刚刚的方向。

    怎么办。

    血腥味越来越近。

    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受了重伤的大妖。

    要真是那样就麻烦了。

    现在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他用剩余的妖力扔下一个结界就赶紧溜走。

    但问题是他现在还裸着呢。

    仔细想想羞耻心和小命好像后者比较重要一点。

    可万一跑不掉那不就羞耻心和小命一起丢了吗。

    反过来想要是跑掉了不就双赢了吗。

    好吧,还是跑吧。

    嗯,马上就跑。

    所以你倒是跑啊

    冷眼旁观的系统君也忍不住吐槽。

    结果他还是没跑。

    果然还是羞耻心更重要。

    片刻后血腥味越来越浓,原地的羽风早就已经握紧了匕首的刀柄。

    但就在这时,一只淌血的毛绒绒的东西出现在他的眼中。

    羽风僵住,看到那个东西后极其嫌弃的拽起它的大尾巴提了起来。

    尖耳尖嘴尖牙尖爪子尖……一堆尖!

    这种时候怎么还有这种渣滓在啊!

    羽风把手里的大尾巴直接丢了出去,结果原本弥漫在周围的危机感与血腥味直接远去,刚刚感受到的视线也消失了踪迹。

    羽风:“……”

    刚刚他感受到的偷窥其实是那只死狐狸?

    色胚化身吗?浑身呲着血都不忘偷看?

    羽风干脆也不洗了,起身穿上衣服赤着脚抬步就往屋子那边走去。

    走过刚刚那只狐狸旁边的时候还不忘云淡风轻的故意一脚踩上了它的尾巴顺便碾了两下。

    狐狸:……

    羽风之后走到木屋前,进门之后“嘭”的一声把门大力的关了起来,打算留下屋外的死狐狸自生自灭。

    反正跟他没什么关系。

    木屋里基本上该有的东西都有,床上还整齐的叠着几件和服。

    其实他刚醒来的时候这里是乱七八糟的根本没办法住人,后来打扫了之后又添置了一些东西才像了样。

    虽然东西都是从安倍晴明那里搜刮的。

    羽风穿着刚刚的衣服直接躺倒在了床上,合上眼准备进入梦中。

    今天的一天也像往常一样平静……平静个鬼啊!

    羽风“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看向了门口已经用自己身体蹭开了门的小狐狸。

    虽然它只是移动一点距离而已,但受了伤的小狐狸明显是用尽所有的力气才挪到了木屋前的。

    受伤的小狐狸在偷偷进门之后就发起了抖来,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对羽风的畏惧。

    羽风看到它后烦躁的挠了挠头,还是将一张毯子丢到了小狐狸的身上。

    “养好就赶紧走。”

    他本来不是一个好人,或者说不是一个好妖怪。

    以前到处惹事杀人,没有一个人或妖怪听到他的名字不畏惧的,可后来还是被杀了。

    都是可怜的娃,一个刚重生一个浑身淌血,勉强接受一下算了。

    不过羽风却不知道,那个被毯子罩住的小狐狸后来饶有兴趣勾起的嘴角。

    -

    第二天一早,羽风那个原本被丢给狐狸的毯子被整齐的放在了自己的旁边,上面还放着一枝樱花。

    在发现了狐狸真的听话的离开了之后羽风也没丢那枝樱花,随便找了一个瓶子就插了进去。

    接着之后的第三天第四天,他都能在桌子上看到一枝刚摘下来的樱花枝。

    所以这是什么狗血报恩手段??

    几百年前的妖怪也不会干这种事了吧?

    别说他不是女的,就算是女的在这种情况也不会有什么情愫初动啊喂!

    这么说起来。

    他不会被当成女的了吧?

    羽风抵住下巴沉思。

    好像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要是之后再有什么小狐狸变身大英雄救美的话,就是很典型的话本了。

    可就算他真的是女装那也不是个女的啊!

    不对。

    那天洗完澡他脸上什么妆也没化,衣服也没有好好穿。

    虽然穿的女装但绝对遮盖不住自己的王霸(?)之气

    所以这只狐狸其实是母的?

    不对啊当时他在温泉里把他提起来的时候分明认出了这是只公的!!

    紧接着玉藻前那张欠扁的脸又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属狐狸的难不成都是基佬???

    羽风想到这里又想起了不好的回忆,气愤的把那枝已经枯了的樱花枝从窗口丢了出去。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森林入口那里疯也似的跑过来的那只幼狐。

    腿上貌似还带着血迹。

    哦呼。

    刚刚还说英雄救美直奔人生赢家呢。

    他还以为这个小混球会找个长得恐怖点的大个头来偷袭他的房子然后他再变个身亲自把他救下来呢。

    现在倒好了。

    英雄带伤被妖怪狼狈疯追,娇软美人在屋中着急落泪?

    去他的娇软!

    这是要他现场表演美救英雄?

    好像这也是很熟悉的话本剧情。

    羽风用看渣男的眼神看向了窗口外疯跑过来的小狐狸。

    还记得让自己流个血什么的让人担心担心,看起来学的还挺像。

    但是男主连着卖惨两次是不是太弱鸡了点?

    腹诽完的羽风冷哼一声,“哐当”关上了窗户。

    小混球什么的就自己自嗨自乐吧。

    然而羽风刚关窗没过多久木屋就传来了一股强烈的震动,房顶上的横梁上都落下了一堆的灰尘。

    小狐狸猛地被甩到了木门上摔进屋内,额上也流下了红色的鲜血,踉跄的从地上站起身,完全不像是演戏的样子。

    羽风见状有些迟疑,其实他知道是自己对狐狸这种动物有点偏见。

    那个长得超级丑的妖怪看到门开了朝着羽风怒吼了一声,它身后超级长的尾巴快速伸入门内。

    “羽风……大人。”

    微弱的声音从小狐狸那里传来,羽风下一秒竟被那尾巴直接捆了起来。

    “我得到了……我得到了……大妖怪……”那个妖怪贪婪的呢喃着,瞪大的眼睛看向了羽风。

    羽风见状又看了一眼底下的小狐狸,却注意到了那明显的慌乱与恐惧。

    系统好心提醒,“宿主,关于妖力其实是可以用生命值透支的。”

    羽风想都没想,“我拒绝。”

    按照道理来讲这种时候肯定不会有人拒绝才对,但羽风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不远处山上的那个人。

    趁着视野够高羽风看了过去。

    那人扎着高马尾架着长弓正对准他们这边,转瞬间三支闪着红色灵力的箭矢就射了过来。

    “嗷——!”妖怪被射中之后嘶吼。

    它的身上冒起了黑烟,痛苦的扔下了尾巴上的羽风后迅速的就逃脱了。

    被扔下来的羽风胳膊稍微有点擦伤,但总归除了这点伤以外没什么大碍。

    “嘶——,我就说会有英雄救美吧。”羽风从地上撑起。

    见那个妖怪逃走,射箭的人也很快赶到了现场这边,见到摔在地上的羽风之后便伸出了手,“你没事吧?”

    这人走近后羽风打量起了他,黑发上挑染着几根红色,说不上意气风发,倒像个桀骜不驯的小鬼。

    “多谢。”羽风轻启薄唇,伸手被源博雅拉起来。

    “看来我来晚了一步。”声音从远处传来,安倍晴明摇着折扇就走了过来。

    源博雅看过去后疑惑:“晴明?你也认识这位小姐?”

    他下意识的认为安倍晴明是感受到了羽风有危险立刻赶过来的。

    那他不就是后来者了?

    晴明这家伙都有个后宫了还这么嚣张??

    安倍晴明猜到了源博雅的内心戏,呛了一下之后再次审视一样的看了看面前的羽风。

    嗯,这位小姐。

    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我可没说自己是女妖。”羽风开口道。

    如果是人类而且是安倍晴明认识的人的话,那么他也没必要隐瞒着。

    “啊?”源博雅一懵,之后狐疑的看了看羽风,又看了看安倍晴明。

    “……哦。”

    女装大佬嘛,他懂。

    但是源博雅还是一脸吃了蟑螂的模样立刻放开了刚刚拉羽风的手。

    跟糙汉子拉小手什么的。

    羽风:“……”

    呵,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