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综]玉藻前的男人绝不认输 > 正文 第一章
    第一章

    羽风是个妖怪。

    准确来说,是一个在所有人认知当中已经死了的妖怪。

    朦胧,雨夜,羽风把油纸伞撑起在头顶上,踩着木屐跨过了阴阳寮的门槛,刚进门就看到了浮在空中的几个灯笼鬼。

    “……晚好?”

    羽风试探的问好。

    听到声音后的灯笼鬼转过头,接着就摆出一副惊恐脸。

    羽风见状流下一滴巨汗。

    我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羽风不再理会它,踩着木屐继续走向院内。

    阴阳寮的庭院有一棵巨大的樱花树羽风一进门就能看到,町中的路牌歪斜在一旁天邪鬼青正藏在那个后面偷窥着来人。

    还没靠近附近就传来了什么声音,看过去后才发现是几个小妖怪,其中一个正在夸张的形容着什么。

    山兔把萤草和其他的几个值夜的小鬼强行拉过来,手舞足蹈谈论着。

    “超——美的!原画看起来超级好看!!”

    “可是你刚刚不是说他是一个恶妖吗?”

    “但是也超级好看啊!比晴明阿爸好看多了!就像是——”

    正激动说着的山兔余光看到了一侧走过来的人影后突然愣住,听着她说话萤草疑惑歪头,“山兔?”

    她怎么不继续说了?

    “天……天神!”

    “诶?”

    “是活的那位大人!”

    萤草听后顺着山兔的视线看过去,羽风的背影就这么进入了她的眼中。

    之后萤草心中更加困惑起来。

    不是说是一个男妖怪吗?

    那怎么穿的这么……花枝招展?

    好像不能这么说,毕竟人家穿的是素色的又不是花色的。

    要不就是风花雪月?

    貌似也不对……

    作为一棵草我到底该用什么姿势理解这些动物的思维啊

    萤草一脸郁闷,本该当值的山兔却已经偷偷的跟了上去。

    山兔悄悄的扒在门口偷看里面的情况,自以为藏的很严实其实那对松绒的耳朵早就已经完全暴露在了两个人眼中。

    安倍晴明看后喝了口茶,“看来某人被称为招蜂引蝶好像也没什么错误。”

    羽风轻哼了一声,:“彼此彼此,坐拥式神后宫的才厉害呢。”

    安倍晴明喝茶呛了一口。

    坐拥后宫什么的太羞耻了吧。

    “说起来。”安倍晴明转移话题,“关于你刚说到的事,我其实没什么能帮的。”

    “喂喂,你这可不行。”羽风说道,“我能现场指责你始乱终弃的。”

    安倍晴明:“……”

    始乱终弃个大头鬼啊。

    你要我个阴阳师从哪弄妖力过来?

    两人又继续互损起来。

    看他们的交谈模式可能会觉得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了,但事实上两个人从相识到现在也只不过几天而已。

    那天的封魔时刻天色刚暗下来,封印完土蜘蛛的安倍晴明恰巧就路过了平安京外的小木屋旁。

    真的只是恰巧而已啊!

    但他为什么就这么巧的看到了木屋里面的人啊!

    不知是人是妖是男是女感受不到任何妖气但也没有什么人气,安倍晴明怀揣着警惕就靠近了屋子。

    刚好那时候羽风醒了过来,起身恰巧就看到了他。

    羽风:哦呼,是阴阳师!

    再然后安倍晴明就被这位给傍上了,从头到尾被勒索一堆东西。

    这么没皮没脸真的是那个传说里的大妖怪??

    安倍晴明现在严重怀疑自己一开始的决定。

    “晴明。”羽风突然开口。

    “嗯?”安倍晴明回神。

    “我就想说你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我还是能找别人帮忙的。”羽风说完笑了笑,“但你知道其实我也没几个朋友。”

    安倍晴明猜到是谁咬牙切齿“……你这是威胁。”

    羽风是个大妖怪,甚至是历史传说中都有记录曾经事件,他口中能成为朋友的,除了神明之外只有那个人。

    羽风耸肩,“谁说不是呢。”

    羽风是故意这么说的,因为安倍晴明肯定不会拒绝的。

    意外的好用呢,这个邪□□气。

    刚想着,羽风的脑子里却又再次响起了这两天不停出现的声音,羽风茶杯一顿差点咳出来。

    【请宿主尽快获取生命值。】

    安倍晴明却疑惑,“怎么了?”

    羽风咬牙,“……没什么。”

    别人喝水的时候不要吓人系统没听说过??

    早晚得呛死的喂。

    系统是他重生的时候出现的,这些羽风并没有跟安倍晴明提到过这件事。

    因为要是跟对方说了的话肯定会被当成珍稀物种=_=

    “说起来。”安倍晴明说道,“之后你可别再随便抓个人就翻出自己老底了。”

    安倍晴明想起来了一开始羽风巴拉巴拉的把什么也交代出来的记忆。

    几百年前的大妖再怎么样也是有着许多隔世纪仇人的,在没有任何妖力的情况下还是别作死的好。

    “我知道。”羽风点头,“总之妖力的事情先麻烦了。”

    面对羽风出乎意料的一本正经,安倍晴明也相应点了点头。

    之后他们又谈了几句羽风就离开了阴阳寮。

    羽风没有跟晴明立过式神契,所以身上没有妖力在这个充满了灵力的地方待着根本就是在等死。

    安倍晴明站在门口看了看撑起了伞的羽风,心里还是不禁感叹起来面前这位穿着女装毫无违和感的大佬。

    “对了。”羽风突然停住后转过身来。

    安倍晴明:“怎么了?”

    “你那个大舅,要是见到他了可别提你见过我。”羽风笑着但整个人却散发着一股肉眼可见的黑气。

    “啊?”

    “就是这样。”

    羽风说完就踏出了门外往一步一步的离开。

    安倍晴明看着雨雾中逐渐消失的背影思虑起他刚刚那句话。

    山兔此时也不再藏着直接跑到了安倍晴明的面前。

    山兔抬头:“阿爸,你们刚刚是在说玉藻前吗?”

    安倍晴明沉思:“……大概吧。”

    但是他还认识玉藻前?

    这他倒是从来没听说过。

    熟识各种历史传奇的山兔也对此表示茫然。

    安倍晴明又重新看向了山兔,“你不是应该在值夜吗?”

    突然被提起来这件事山兔有点没反应过来,之后尴尬的干笑了一声。

    “我马上就走!”

    -

    黑暗又潮湿的野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声音,雨停了后羽风就收起了手上的伞。

    他住的木屋距离平安京不远,自然很快就到了附近,一进门他就迅速踢了脚上超级重的木屐。

    一直穿着这个东西真要命……

    以前他从来不穿这些拖沓的东西的,如果不是因为要躲着那些个死对头的话他也没必要穿女装。

    虽然也挺好看的就是了。

    他抬头对着空气开口:“我大概余额还有几天?”

    系统也很快答复,“算上夜晚生命值还有一天半。”

    羽风:“???不是还有三天吗?”

    系统没搭理他,“提醒宿主尽快获取生命值。”

    “喂喂,不带你这样克扣的啊。”他抱怨道,拿起桌子上从安倍晴明那里搜刮的寿司就塞进了嘴里。

    虽然他的确是重生过来了,但要命的一件事就是他生命值什么的得自己想办法去完成任务获得。

    死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活过来了谁还想着要去死?完成任务就完成呗——但就不能别说什么拯救世界的话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这个世界拯救??比几百年前还和谐你让他从哪挖主线过来?

    虽然这么说,但他其实已经把重生后拯救世界什么的一些事瞎改编后和安倍晴明说过了,总能找到主线在哪的。

    大概……

    尽管内心无数的槽要吐,但是羽风在内心里逼逼无数句之后,还是把话都给憋了回去。

    “我……都快死了泡个澡还是可以的吧?”羽风咽下嘴里的寿司,没等系统说什么就往木屋的后院那里走了去。

    后院是有个温泉的,周围是层层的森林。

    这个温泉是羽风刚住在这里的时候第一时间去挖的坑,毕竟再怎么说泡澡才是人生一大乐事。

    温泉里被他放的是火蜥蜴的妖丹,水温一般都是合适的。

    刚下了雨潮乎乎的浑身都不爽,羽风解开和服后直接丢在了一边。

    他的身体就这么暴露在了夜空,细碎的黑发散落在腰间,羽风光着脚慢慢的就没入了温泉之中。

    大腿上赤红的妖纹微微的散发出了光芒,因为在水中所以红光朦胧着。

    但是——

    有人在偷窥他洗澡,羽风已经感觉到视线了。

    所以我干嘛这么淡定!

    羽风皱眉看向四周,下一秒温泉里的水不符合常规流动了起来,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的从水雾中向他移动。

    所以偷窥的家伙还打算来偷摸?

    下一秒系统的声音传来。

    “主线任务开启,恭喜宿主获得3天生命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