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秋之予安 > 正文 96、番外2
    “清秋, 快来看”,林予安在客厅喊着, “快来”。

    电视里正播放着浓黑的火焰, 所有的人都在祈祷着, 神情悲痛。

    “巴黎圣母院着火了”, 林予安说道,“好可惜啊,巴黎的文化瑰宝”。

    秦清秋点头, 坐在她身边, “火很难扑灭吗?”。

    “嗯”,林予安点头, 遗憾说道,“我们去巴黎时,那天下午我胃痛, 所以原本安排去卢浮宫和圣母院的行程取消了,没能看到”。

    秦清秋摸了摸她的头,沉重的望着冒着浓烟的巴黎圣母院,“里面很美的, 彩色玻璃, 圣洁的穹顶, 希望有能修复的一天”。

    两人看完新闻,秦清秋回书房办公,林予安看她手机响了两声,提醒是罗烟烟的消息, 顿时就喊道,“秦清秋,罗烟烟给你发消息了!”。

    “不用理她”,秦清秋的声音很平静的从书房传出来,林予安躺在沙发上,枕着手臂等着。

    没过一会,秦清秋从书房走出来,“我看看之前给魏明的消息回复没?”,

    她要拿手机,被林予安拉住了手,瞪着眼睛看她,“心虚了?”。

    “谁心虚?”,秦清秋说道,“我怕她乱发些什么话,被你看了又要多想”。

    “她怎么这些闲啊?不是有孟星了吗?还一直给你发消息”,林予安不高兴的说道。

    “两人闹分手呢?”,秦清秋打开手机,又是罗烟烟的诉苦,拿给林予安看了一眼,“一个贪玩懒散,一个古板认真,天天都在吵架,动辄就要分手,性格完全不合”。

    林予安趴在秦清秋肩上,凑近她问道,“清秋啊,我俩性格合不合啊?”。

    秦清秋想了下,“挺合的,我很强势,你很包子”。

    “谁包子?”,林予安瞪她,“我才不是包子”。

    “那就...”,秦清秋为难的皱眉道,“老少配吧”。

    林予安笑到不行,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她望着秦清秋,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吸引了你?”,

    林予安拧了拧手指,“我很平凡,家世普通,没经历过什么挫折,除了长的稍微那么好看点,身材也不算好,没胸没屁股的”。

    “什么?”,秦清秋

    </div>

    支楞着耳朵,“除了好看点?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林予安瞪她,抱着她的手臂撒娇道,“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喜欢你包子啊”,秦清秋得意笑道,“软软的,好捏,性格又乖巧”。

    “才怪”,林予安咬她的肩,“我是小狼狗,才不是包子”。

    她扑在秦清秋怀里,歪倒着望她,“罗烟烟那么漂亮,家里有钱,身材也好,可你都不要她了,我想不明白,我有什么可以栓住你的心,让你一直一直都想要我”。

    “罗烟烟长的漂亮,但是没技术啊”,秦清秋憋笑道,“不是让我回家试试你的技术吗?”。

    林予安蹭的翻身起来,就地做了两个伏地挺身,“从今天起,我要强身健体,操练技术,立志做一个让秦清秋舍不得离开的人”。

    秦清秋笑的不行,捏了把她的脸,“就你那小身板,省省吧”,

    她把林予安抱在怀里,下巴枕在她的肩上,“有时候,就这么抱着你,什么都不想,觉得很轻松,很安稳”。

    “你不爱发脾气,很体贴细腻,以前鞋子爱乱扔,我说过一回,你就再也没有过了,每次都放的整整齐齐”,秦清秋抱着她,

    “你很在意跟我的相处,看着我做饭,总会来打下手,吃完饭就会抢着洗碗”。

    秦清秋低头笑,“虽然都是生活的琐碎,可是这些小细节,都让我很感动”。

    林予安咧嘴笑道,“我有个同学,告诉我说,她跟她老公离婚,不是谁出轨,就是因为争吵是否要洗衣服,是否要出去看电影的琐碎的事情,最终走向分开”。

    “所以我想,两个人在一起,这些琐碎的细节都会消磨掉彼此的爱意,所以我尽量做的好一点”。

    “你很乖”,秦清秋摸了摸她的头,“让我这个独居很多年的人,慢慢接受了你的存在”。

    “除了还有一件事...如果你能做到,就完美了”。

    林予安抬眼看她,好奇问道,“什么事?”。

    “学会开车”,秦清秋撑着脑袋笑着。

    “.......”。

    林予安上回在南非报考驾照,考笔试的时候,为了方便中国人看不懂法文的,所以就有专门请翻译人员。

    然后翻译在假装给翻译考卷时,顺便把答

    </div>

    案也报出来了,很顺利的考过了笔试。

    路考也很简单,不到一个月就拿到了南非驾照。

    回国后,拿南非驾照换了国内的驾照,补了一个科目一的考试,比在国内考驾照轻松多了。

    “对,不要紧张,注意右边行人”,秦清秋坐在副驾驶,看着林予安一脸凝重,两手死死握着方向盘,好笑道,“不用抓那么紧”。

    “喔”,林予安正视前方,磨磨蹭蹭的起步,慌张道,“右边有车,想超我,怎么办?清秋,清秋,过来了”。

    “这条路车不多,别慌,你怕就减速让人家过去”,秦清秋去摸她的脸,“别紧张”。

    “你别碰我!”,林予安喊道,“我正开车呢?不要骚扰司机!”。

    秦清秋坐在一旁笑弯了腰,“哎哟,我太不容易了,坐副驾驶比开车还累”。

    “那,那,你的车,我得小心点,万一磕了、碰了的,贵”,林予安皱着鼻子说道。

    她原本想先租个二手车来练手上路的,结果秦清秋说自家有车,租什么租,结果就把她这辆宾利拿给林予安练手了,让紧张度翻了个倍。

    “清秋,清秋,这个路口我要不要右转啊,没看到指示灯啊”,林予安碎碎念着,“有车,有车想挤我”。

    秦清秋撑着脑袋,“予安,你一开车就话很多呢?我在犹豫要不要以后让你开车了”。

    “前面有高架,怎么有三条路啊,我要走哪条啊?清秋,快点,你帮我看看”,林予安哭丧着脸,“不是说不上高架的,完了我走错了”。

    导航在提示走错了,秦清秋一看,走到高架去了。

    “别慌,别慌,就沿着一条路开”,秦清秋说道,“可能要去高速掉头”。

    林予安仿佛被雷击一样,浑身都僵硬了,“高,高速...我还没上过高速啊!!!”。

    最后,林予安开到机场高速,掉了个头,才从高速出来,重新走回了正道。

    回到家时,林予安都虚脱了,短袖后背都湿了,浑浑噩噩的,精神过度紧张带来的一阵疲惫,倒在沙发里就起不来了。

    “没出息的样儿”,秦清秋好笑的捏了捏她的脸,从冰箱里拿出西瓜来,“吃点水果”。

    “高速...我上高速...开到了一百!”,林予

    </div>

    安喃喃自语道,“我踩油门的脚都在抖”。

    “不是在南非练过车吗?这么怂?”,秦清秋抱着西瓜坐在沙发上,递给她一半冰淇淋西瓜。

    “那南非破路,随便开开,哪里像这边,地形复杂,高架跟迷宫似的”,林予安说道,“而且国内的人开车很猛啊”。

    “行了,多练练就好了,下周末继续出去练”,秦清秋说道。

    “还练啊?”,林予安叫苦连天。

    “怎么?想一直让我给你当司机啊?”,秦清秋瞪她,“是不是该尽一下女朋友的责任?”。

    “是,秦总,听你吩咐,当你司机”,林予安立刻认怂。

    秦清秋看了她一眼,突然放下西瓜,亲上了她的嘴,甜甜的西瓜味在唇齿间弥漫着。

    林予安有点懵的望着她,不明所以。

    “白天在车里,听你唠唠叨叨时,我就想把这张嘴堵上了”,

    秦清秋抬手摸她的脸,“怎么办?予安以后会不会变成一个爱唠叨的老太太?”。

    “对,天天叨叨你”,林予安在她脸上啃了一口,笑道。

    她放下西瓜,抓住了秦清秋的手,说道,“清秋,我想要跟你一起变成老太太”。

    “那我依旧会是个漂亮的老太太”,秦清秋笑道,“你可得看牢我,不然我就跑了”。

    “我会看住你,让你跑不了”,林予安笑道。

    “完了,现在就开始唠叨了”,秦清秋凑过去亲了她一口,眸光熠熠的。

    林予安顿了顿,放下手里的西瓜,把她压在沙发上,低头去吻她,热切的吻她。

    两人喘的厉害,在沙发上翻滚着,就听得叮咚叮咚的门铃声一直响着。

    秦清秋要起身,被林予安压住了,低头去吻她,“管他的,没什么人找你?”。

    秦清秋笑了笑,迎上了她的唇,腿缓缓缠上了她的腰,刚要继续,就听得外面有人嚎道,“清秋!我失恋了!你开门啊!呜呜呜!”。

    “该死的罗烟烟!”,林予安气恼极了,秦清秋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听得罗烟烟在外面嚎的邻里皆知,只好去开了门。

    刚开门,罗烟烟把眼影都哭花了,在脸上刷出两条黑黑的小溪,抱住秦清秋号啕大哭,“孟星那个死女人,要跟我分手”。

    “分手

    </div>

    你找她去啊,你找清秋干嘛”,林予安把秦清秋拉开,递了张纸给罗烟烟,

    她抽噎着说道,“她那个老古板,开不起玩笑的,人家只是随口说分手,她就当真了”。

    “敢情你先提的啊,你还哭什么啊?”,林予安憋的一肚子火,“要不要让孟星过来接你”。

    “不要!”,罗烟烟开始哭着,絮叨说着她跟孟星的事。

    林予安哀怨的叹气,幽幽的望着秦清秋,被她偷摸捏了下,突然捧着林予安的脸,亲了下去。

    罗烟烟一看,气的哭着当场走人。

    等门甩上后,林予安都傻了,就听得秦清秋低声道,“我们继续”。

    “嗯”,林予安开心的抱住了她。

    作者有话要说:我太难了,因为把新文更错在这里,连夜赶了番外来替换。

    依旧是些甜蜜的日常。

    这下可以完结了,大家移步新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