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失年之约[西幻] > 正文 90、III.
    “况且,我想见你就来了, 不行么--?”

    “我又不能把你赶走, ”艾格尼丝从伊恩手中抽走书籍, 将它归位,“而且是你提出这几天要避免见面的。”

    伊恩若有所思地静默片刻, 懒洋洋地说:“但我改变主意了。”

    艾格尼丝回头,瞧见伊恩的神情,唇边的微笑逐渐消散。

    他不像在开玩笑,温和又坚定地说道:“我改变主意了, 我不会陪你去梅兹。”

    艾格尼丝不禁认为这话还有另外什么别的更深的意思, 艰涩地追问:“这……是什么意思?”

    伊恩盯着她, 不打算漏过她面上任何的神色变化,口气却不合时宜地平和:“确切说, 我会跟着车队离开布鲁格斯,但中途就离队。”

    “你要去哪?”艾格尼丝差点认不出自己发紧的嗓音。

    伊恩轻描淡写地宣布:“我觉得是时候去拜访一下我多年未见的兄长了。”

    艾格尼丝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才问:“为什么是现在?”

    “省事, 方便,不会引起太多人注意,”伊恩露骨地回避她的注视, 去拨弄桌上的小玩意, “我只会离开几天, 等审议结束、你重新北上的时候,我就和你汇合。”

    艾格尼丝深吸气:“伊恩……”

    “我没有能力担当你的护卫,而希尔达会全程保护你的安全。即便在梅兹, 我也无事可做。”伊恩自虐地笑起来,难得将别扭的态度显露无疑。

    艾格尼丝这才发现,他今天连佩剑都没有戴。

    他知道她注意到了,便匆匆回眸抛来一眼,像在求饶,请艾格尼丝就这么放过他、由他去。

    这比冷冰冰的拒绝还要伤人,艾格尼丝颤抖了一下,咬着嘴唇与他僵持片刻,才断断续续地吐出心声:“可我……想要你在我身边。”

    伊恩如同被她的话语击中,狼狈地反手掩唇,绿眼睛里有柔光随思绪流转。他禁不住出声咒骂:“该死的,这下我突然就非常想吻你。”

    艾格尼丝沉默不语,等着看伊恩下一步动作。

    面带古怪的微笑,伊恩与她拉近距离,捧起她的脸,动作非常轻柔,甚至称得上小心翼翼。

    胸口像有只初生的蝴蝶在振翅颤抖,她不敢动

    </div>

    ,害怕惊得它折翅。

    伊恩一点点地凑近,如同被咒语的细网捕获后,任由她无言的邀请牵引着向她坠落。也许是靠得太近,而两个人都没有闭上眼,这几乎要跌进彼此瞳仁的凝睇营造出诡异的错觉。有那么一瞬间,艾格尼丝竟然觉得,伊恩温存地托住她脸颊的双手随时会下移到脖颈掐住她。她的惊诧传递到他那里,伊恩痛苦地蹙眉,像要后撤,但艾格尼丝在他松开之前按住了他的手。

    他瞪大了眼睛,随后无可奈何地笑了,拇指指腹抵在她的下唇,徐缓地顺着轮廓描摹了一遍,像在做预备练习。

    艾格尼丝抓住了他的衣襟。

    伊恩闭上眼,额头抵上她的额头,嘴唇却与她错过。

    艾格尼丝从肩头向内蜷缩。哪怕这么做会把蝴蝶碾碎也无所谓。她久违地对伊恩产生了失望的情绪。她已经如此明显主动地向他走,而且不是一步,为什么他就不能不退后。

    --十年多前伊恩接近她时,是否也有过这样的感受?

    这天外飞来的念头犹如一道惊电,她整个人僵住。

    “我还是不在梅兹露面为好,那个艾奥教团的神官……他很可能也在那里。最重要的是,现在这个关头,我不能成为你落在他人手中的把柄。我不在最安全。”

    艾格尼丝知道伊恩说得没错。但她还是难以气平。并非只是因为要分别而闹情人间的小脾气,噎得她不敢贸然开口的是更冰冷更尖锐的东西。她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这情绪的源头:“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时候去拜访兄长?就好像--”

    她硬生生将后半句咽了下去。

    但伊恩已经领会了她想说什么。

    既然如此,她索性将撕扯着她的疑问推到彼此中间:“如果你只是不想在梅兹露面,那么为什么不留在布鲁格斯?突然决定那么做……就好像你在准备后路。”

    在将话说完之前,她就已经开始后悔。

    但话语是离弦的箭,她甚至无法中途停下。

    气氛一瞬间糟透了。

    伊恩只是看着她,失去了表情。

    --“我就直说了,他认定了你迟早会抛弃他。”

    从奥莉薇亚口中听到陈述艾格尼丝能够保持平静,甚至坦然接受。但真的不

    </div>

    再回避,而是直面伊恩的沉默,这反而令艾格尼丝无法忍受。与此同时,那个总在回顾过往,分析并评判着当下的艾格尼丝正冷酷地指摘她的失控:这算什么?明明清楚伊恩的悲观并非毫无根据,这么做只会惹他厌烦。为什么要做那么无意义的事?和之前一样小心地绕开这个话题,尽可能长久地维持这段关系不就好了?

    这不可能。

    艾格尼丝在内心大声反驳。

    大胆的人在沼泽边缘行走,依然能保持从容、克制和冷静,因为知道随时可以踏出撤离的那一步。

    但她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一旦全情投入,谁都不可能保持游刃有余,不如说如果还能有余裕才是怪事。想要确认,害怕失去,幻想未来,抱臂旁观时自然能轻轻松松地大声嗤笑,认为这些桥段庸俗不已,不屑一顾。但真的置身其中,谁又能比谁光彩?一样地形容狼狈,难堪地在泥泞中翻滚沉浮。

    又或者其实只有她正那么不像样地挣扎着,泥水飞溅。

    艾格尼丝被羞耻感裹挟。她僵硬地转过身去,与伊恩拉开距离,捂住脸:“我不该那么说,对不--”

    伊恩三步并作两步,从后紧紧抱住她:“是我不对。”

    她肩头一怂,头深深低下去,身体发颤。

    “是我的错,是我不对,原谅我……”伊恩发烫的字句随吐息落在她颈侧与耳后。他十分慌乱,喃喃地只是重复同样的话,完全将平日里巧言的急智忘得干净。

    艾格尼丝想回头,伊恩误以为她要挣开他,揽得更紧。

    他狂乱的心跳紧挨她的背脊,一下下,仿佛在锤击钉子,将他们的痛楚也连在一处。

    “我……害怕你如果看透我多想待在你身边,就会看轻我,害怕我会纠缠过头,反而让你厌烦。于是我想和你适当保持距离,但反而让自己烦躁得失去理智。其实我对于现在这样都无法感到满足,我想要光明正大,想要逃跑,却又哪样都做不到,只觉得自己愚蠢又贪婪。到最后,我都不知道在和什么置气。”伊恩自嘲地低笑,将脸埋在她后颈。

    她听到包裹他的、名为尊严的盔甲掉落碎裂的脆响。

    他仿佛在她发髻下的那一寸皮肤后见到了什么不可思

    </div>

    议的光景,恍惚地停顿片刻,才有些生硬地坦白:“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有那么软弱过……”

    艾格尼丝向后依靠伊恩的胸膛,将莫名其妙的泪意和怨恨都用力吸回去:“我也不想表现得这么不讲理,这么……恶毒。”

    “不,这次真的是我的错。” 伊恩试探地停顿了一下,略含不安地贴着她问,“所以……我们算和好了么?”

    片刻的沉默。

    “所以你还是要去拜访兄长?”这么开口,艾格尼丝回眸。

    这一次,伊恩毫无犹疑:“我可以留在布鲁格斯。”

    艾格尼丝吐息数次,尽可能平静地说:“没事,你去好了。”

    伊恩显然认为她还在闹别扭:“不,我--”

    “至少那样你还能陪我到半路。”

    伊恩讶然沉默片刻,忽然再次抱紧她:“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愚蠢,但还没出发,我就已经开始想念你了……”

    这不着边际的浑话让艾格尼丝无端喜悦。她搭住伊恩的手,轻语:“我在这里。”

    停顿一拍,她又以更低的声量说:“因为你,我才会在这里。”

    伊恩在她发间深吸气,放软声音,带一点故意夸大的委屈:“可你最近那么忙,我都记不清上次这么好好地抱着你是什么时候了。”

    “嗯……我还没有向你道谢。”

    “为什么道谢?”

    “奥莉薇亚的事。谢谢。”

    伊恩顿了顿才说:“我什么都没做。”

    “难得有你得了便宜也不占的时候。”

    他闻言把脸在她肩头蹭了一下,故意呵气:“我可是在很努力地克制本性……”

    她想躲开:“又热又痒……”

    伊恩当然不会放过捉弄她的机会,又贴着她的耳廓吹气,在她以为他闹够的时候,蓦地轻轻咬了一下。

    艾格尼丝呼吸乱了一拍。

    “从以前开始,你就特别容易脸红……你看,我什么都没做,就又红到耳根了。”他体贴又坏心眼地解说起来,“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你脸红的样子,让人……让我特别想欺负你。”

    艾格尼丝回转身,以挑衅回应挑衅:“比如?”

    伊恩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地确认:“可以吗?”

    反正都已经主动向他靠近那么多,再多一步也无妨。这么想

    </div>

    着,艾格尼丝便双手捧住伊恩的脸,将刚才那个错失的吻补上。

    未展开便结束的争吵所遗留的张力顷刻爆燃。

    没叠放整齐的卷轴在书架上震颤不止,复又三两跌落,带倒长桌上的纸稿与摆件,尚未使用的羊皮纸顺势飞坠地面,倾覆的旧墨水瓶在纸面侵染出骤雨与群湖,引得窗外也开始降下铺天盖地的余雨滴,隐雷在海与天触碰交融的那一线处轰鸣。

    在风暴过境般失序的小世界里,艾格尼丝竟然寻得了安宁。

    但确实奇怪又滑稽。明明伊恩正与她一同向规则失去意义的深处坠落,她竟然开始想念他。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丹青陈黄的地雷!

    久违的一整章感情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