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神奇的冒险之路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月下人
    灵盛仔细观察了这里,这个季节的植物长到了这么高,已经不需要再耕种了,那么刚才遇到的那些人应该不是农户,而是类似于守卫者一类的人。

    这时一阵力量的波动传来,灵盛感觉到有一种意念在侦查自己,看来是那群家伙还不死心,非要抓住自己啊。

    都已经跑了这么远了,这群西方人还能追上来,那么十有八九,他们中间就存在拥有较强战斗力的人了。

    灵盛踩着剑意跳到了空中,他在空中连续踏步。这样的话,脚下就能来来回回的重新生出剑意,通过这种方式他就能在天上不掉下来。

    毕竟让剑意悬浮在一处来承载人是件难事,灵盛的境界还做不到那一点,那需要第三阶剑凝期的修为才可以做到,因此现在的灵盛于空中,就像一只上蹿下跳的猴子一样。

    那股刚才令灵盛感到不快的侦查意念再次传了过来。灵盛心里暗骂了一句,自己都跳到天上了,用意念侦查的那个人是眼瞎看不见吗?

    灵盛使用剑意化成思念,顺着这股侦查意念,去寻找那个“眼瞎”的人,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灵盛找到了那个让自己不爽的人。

    这个人正趴在草木丛里,他以为他做了伪装就不会被灵盛发现,但是这种粗糙的侦查手段真是低劣不堪,在善于感应周围事物的剑修士面前如同儿戏。

    灵盛认为像个没头苍蝇一样的跑终究不是办法,他需要抓一个舌头来问话,下面那个“眼瞎”之人,就是灵盛认为的不二之选。

    淡蓝色的剑意锁定上了那名还在侦查灵盛的“眼瞎”人,灵盛伸出一手,向地面上的人射出了一道剑意飞石。

    在刚射出这道飞石之后,灵盛在空中就大步流星的向这枚飞石追去,在奔跑的途中,他顺便凝出了了一把剑意凝剑握于手中。

    就在飞石要击中那名男子之时,剑意飞石忽的爆裂开来,这飞石之中暗藏着自然力量,自然力量迸发出的气,浪如一道四散而开的剑刃切碎了草木丛。

    随之这名“眼瞎”之人就暴露在了灵盛视野里,这人看起来是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他正蹲在地上握着两枚

    </div>

    球形物体,只不过他的装束与之前的人有很大不同,像是一个组织的固有制服。

    这名男人惊愕的看着灵盛,他没有想象到自己会被灵盛发现,但是灵盛可不会给他反应的时间。

    从天而降的灵盛跳到这名男人面前,他上去就是一击重重的大嘴巴子,这名男子就被扇倒在了地上,灵盛同时单手掐诀,向这名男子打出一道剑意。

    这道剑意如同绳索般捆绑住了这名男子,但令灵盛意外的是,这名男子在被捆绑住后大喝一声,一下子挣开了剑意绳索的捆绑。

    “早知道多用点剑意了,还是低估这小子了。”灵盛微微撅着嘴,自言自语道。

    这名男人被灵盛扇了一嘴巴,半张脸出现了一只红色的掌印,他捂着自己的脸愤怒的看着灵盛。

    “是你自己蠢啊,用那样的方式来侦查我,给你一个嘴巴子是为了教育你。”灵盛用西方语冲这名男子说道,同时他也在仔细打量着这个人,这个男人的背上也有一把剑,但是他的修为只是一个第一阶中期的人。

    灵盛除了刚才的大嘴巴,就没有想伤害面前这个男子的意思,面前的这名男子拔出了他背上的剑,双手握住就向灵盛跑了过来。

    灵盛二话没说,就挥舞着自己的剑意凝剑迎了上去,灵盛使用普通的剑术来攻击这名男子,而这名男子的剑术远低于灵盛。

    灵盛三下五除二就将这名男子手中的剑击飞,并一剑抵在他的喉咙上。

    “你们西方人是不是精神都有问题,要么不说话,要么就是打,刚才我说话你也不理我,现在你不理我一下试试!”灵盛没好气的说道。

    这名男子被灵盛用剑抵住之后,顿时就没了嚣张气焰,他略带紧张的说道:“你能不杀我吗?”

    “你要是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考虑不杀你,你要是敢跟我撒谎,我也不介意剑下多一亡魂。”灵盛学着青厘那种冷酷的语气神态说道。

    灵盛学的还是有模有样的,这名男子一看灵盛是这样的状态,立刻就表示可以知无不言。

    “这里是哪?你是干啥的!什么方式能去大一点的城镇。还有你们这里跟精灵的关系。”灵盛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这让面前的这名

    </div>

    男子有些发懵。

    “你在那想啥呢,在那犹犹豫豫的,是不是要欺骗我!看来我应该杀了你,问别人去。”灵盛说着,就摆出了一副要刺穿这名男子喉咙的状态。

    “不不不!我说!”这名见此立刻从发懵的状态恢复了过来。

    “我是钢剑骑士团的骑士扈从,这里是奥德大陆的中部地区,着南一直走,穿过这片草木林就可以到达努达镇,我们人类与你们精灵是水火不容的关系,这位大人你还有别的问题吗?”这名男子紧张的把灵盛一大串的问题都回答了出来。

    “这里种植的是什么东西,还有钢剑骑士团是什么?”灵盛继续用剑抵着这名男子的喉咙,冷冷的说道。

    “这里种植的是诺尔草,是可以让人“开心”的东西。钢剑骑士团是人界十大骑士团之一,我们整个骑士团都受雇于卡米家族,这里也是卡米家族的领地,我是这片土地的看管者。”这名骑士扈从男子回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卡米家是不是又是什么zheng治势力,最起码这个家族应该很有钱,都能雇的起一个骑士团,灵盛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些都与他无关,他不想参与这些破事。

    “行了,你可以死了。”灵盛冷冷说道。

    这名男子在惊愕中被灵盛使用自然力量一掌拍昏了过去。灵盛刚才的话只是在吓唬他,身为剑修士哪能随便杀人。

    “既然有了目标,那办事就方便多了。”灵盛自言自语的说道。

    有了刚才的经验,灵盛便向南方行进,他想先到达那个叫努达镇的地方,毕竟从这个骑士扈从的嘴里,能获得的情报有限。

    然而接下来灵盛可不打算使用自然力量来战斗了,这会让人误以为他是自然精灵,本身自己就是东方人,在西方世界是少有的存在,再一使用自然力量,这群西方人无论如何都会认为自己是自然精灵了。

    灵盛本来想搜刮一下这个骑士扈从身上的金钱,用作接下来在城镇中打探情报的资本,但是再一想还是算了,怎能趁人之危呢?

    接下来的路程里,灵盛除了使用精灵戒指做语言交流的工具外,就再也不使用自然力量了。

    行进了大约半日的路程,到了夜晚,天已经黑

    </div>

    了,灵盛才堪堪到达这个叫努达镇的地方。

    只是努达镇已经宵禁了,灵盛进不去了。

    灵盛走到镇门口,上面有一个写着西方语的牌子,这个牌子有火光照耀,灵盛能看见上面的字,上面写着:

    “你好!朋友,如果到了夜晚你没能进入城镇的话,请不要慌张,你可以住到城外的旅馆里,只要支付金钱,那里可以为你提供庇护,愿你平安!”同时牌子的上面还有一个箭头指示的方向,只是这个箭头的位置有一个很深的爪痕。

    灵盛看着这个牌子若有所思,他抬起头望向这个被几米高的围墙围起来的小镇,这些西方人的习俗怎么怪怪的呢?难道这里的强盗很多?晚上行人们都不方便?

    既然晚上进入不了这个城镇,还是听从这个告示牌上的建议,去这个方向所指的旅店进行休息吧。

    告示牌所指的方向是一片树林,夜色之下看上去有些阴暗恐怖,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圆,月光照应着去树林的路,灵盛便踏上了这条路。

    灵盛不知为何,一进入这个区域后,他的感知就变的十分不灵敏,似乎空气中存在着某种阻隔,这让灵盛略微警惕了起来。

    他进入到森林里,月亮的光就变的更少了,灵盛看着眼前一片昏暗的场景,思量之下还是使用剑意在手指上亮起了一盏灯。

    有了剑意形成的灯,看着这些道路就方便多了。

    灵盛走着走着还是感觉不对劲儿,他用鼻子嗅了一嗅,发现整个树林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弥漫一股令人感到不快的味道,具体是什么味道灵盛也说不出来,就是让他感觉到难受。

    映着眼下漆黑阴暗的景象,再加上自己的感知变的毫无作用,灵盛感觉这里是越发的诡异,警惕之心提的更高了。

    明明是树林,却没有多少自然气息,而且这里的寒冷也特别的诡异,灵盛认为自己的体魄是纯阳之体,正常的阴邪寒气是不能影响自己多少的,只是现在这个树林里的寒气让灵盛冻得握紧了拳。

    无论从哪里看,这片树林都是不祥的存在,灵盛决定加快步伐穿过这片树林。

    走着走着,灵盛看见前方有一处光亮,那是一个类似于三层楼的地方,想必那里就是旅

    </div>

    馆了。

    灵盛加快了步伐,冲着三层楼的旅馆跑了过去。

    到达了旅馆的楼下,灵盛发现这个旅馆里大门紧闭,窗户上也都是用十字铁架牢牢封住的。

    这个旅馆给他的感觉,与其说是旅馆,倒不如说是一个监狱。

    灵盛想有一个不冷的地方睡觉,就绕着这个旅馆找,终于找到了一个看起来能进行交流的小窗口。

    这个小窗口同样也是用十字铁架封上的,只是这个铁架跟其他的铁架不同,看起来不是防御型的。

    灵盛敲了敲这个铁架,同时用西方语问道:“你好!请问有人吗?我想住店。”

    等了半天,灵盛发现没有人回应他,于是又用了同样的声音继续问道。

    这时,一个沙哑的声音吓了灵盛一跳:

    “住店要10布尔。”

    这个声音是从面前的小十字铁架里传来的,灵盛趴在这个小窗口向里望去,发现有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正看着他。

    灵盛紧忙的向后退了一步,这个眼睛太过于吓人了,灵盛缓了一下神,又往小窗口里看去,他发现窗口的另一边,站着一名有着深深黑眼圈的白发老者。

    他的眼睛血红中带着一丝无神,不是那种气虚的眼神空洞,而是一种像是已经瞎了的感觉,血丝中包围一颗黄黄的圈,似乎轻轻一挤就能出来什么东西似的。

    眨了眨嘴巴的灵盛冲着这名老者尴尬的说道:“我没有钱,我可以免费在这里住一晚上吗,我可以帮你们打扫一下卫生什么的。”

    “这里的收费已经很低了,没钱你就在外面游荡吧,祝你平安!”老者用沙哑的语调回复了灵盛,同时用手一拉,一道铁板就把小窗口给挡住了。

    好现实,好冷漠!没有钱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灵盛心里这样感慨。

    灵盛对旅店内的老者再三恳求,里面的老者还是无动于衷,必须要拿钱,否则不让进,无论灵盛怎么求,就是不好使。

    这里的气氛十分诡异,灵盛一点都不想在外面住,但是无奈没钱,只能在外面先将就一晚了。

    不知不觉已经快要到深夜了,灵盛还是没有找到住处。

    外面也没有人家,附近除了这个旅馆就是宵禁的努达镇,灵盛无处可去啊。

    但他不相信

    </div>

    这里的人情都如此冷漠,灵盛坚信这里会有善良人家让他留宿一夜的。

    就在灵盛盲目寻找的时候,一道黑影隐约出现在了前方看不见光的路上,映着这里诡异的景象,灵盛停住了脚步。

    出于警惕,灵盛准备先凝出一把剑意凝剑,但还没有等他凝出“意剑”之时,他的身后突然袭来了一阵风。

    灵盛暗惊不妙,他紧忙转过身去,双手覆盖上了锋利的剑意就向背后砍去,一道淡蓝色的剑意光影,在这黑夜之中就显得尤为亮眼。

    只是灵盛认为肯定会命中的攻击却扑了个空,背后什么都没有。

    难道刚才的感觉是错的?灵盛在心中问自己,虽然自己已经不能感知这里的气息,但是刚才那股风里,包含的杀意是绝对错不了的。

    就在此时,一道银光从灵盛的面前闪过,一只锋利的爪子正向他的头部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