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77章 恶心至极
    衣服被扒到腰间,直白露出上半身的胸膛暴露在外,夜里的寒凉仿佛呼啸在耳畔,苏墨白浑身发冷,下意识瑟缩,想钻进被子里。

    “师父,师父……”

    少年的呢喃还在耳边,呼出的热气一声声喷洒,听得到愈加粗重的喘息。

    灼热的吻烙印在锁骨处,苏墨白低头间碰到少年毛绒绒的一颗脑袋,埋在脖颈那块。

    蓦的,想到红衣如血的人,站在背光处眼底蕴含的笑意,温诗意对着喜服志在必得的模样。

    一股子猛然升起的情绪从胸腔涌出,四肢百骸的涩然。

    混沌的理智前所未有的清明,苏墨白闭了闭眸,“楚珏。”

    原是凌乱的喘息中,突兀夹了一句唤声。

    清冷的,决绝的。

    覆在他身上的少年顿了顿,好一会儿后,抬眸,身子微微抬高。

    透过漆黑的光线里,谁也看不清谁的神色。

    “师父醒了。”

    陈述的语气,像是意外,像是无所谓。

    姿势变成了苏墨白躺在床榻上,少年压着他,脑袋微微抬高,却是没有丝毫想要离开的意思。

    苏墨白盯着上面的方向,对着那一个可见的轮廓,前所未有的平静,“下来。”

    楚珏沉默,没有动作,抚在人身上的手指停留在锁骨处。

    黑暗里他的情绪不明,指尖也带了滚烫的温度,烫过锁骨,烫过脖颈。苏墨白有一瞬间觉得,他想掐死他。

    胸腔的翻滚没有停止,以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席卷到胃部,苏墨白胡思乱想着,恶心地很。

    声音冷到冰点,他重复道,“下来。”

    手已经挣脱了出去,狠绝了的力道推拒。

    “滚!”

    一时间像是耗尽了毕生的力气,楚珏蓦的被掀到床榻边角,脑袋重重磕上坚硬的墙。

    苏墨白大口大口喘气,整只胳膊脱力瘫软,直起身撑在床沿处,胃部的翻腾忍不住地头脑发昏,低头干呕。

    像是要将胃里的苦水全数咳出来,苏墨白咳嗽得惊天动地,眼角眉梢皱起,硬生生挤出了泪。

    楚珏撑着额头回神,见到他一身的狼狈模样,错愕道,“师父……”

    见他还想过来,苏墨白皱着眉头退后了些,就差直接跌到床下,“别过来。”

    半晌的时间,一个词彻底打破了现有的平静。

    “恶心。”

    苏墨白干呕,纷繁杂乱的人影在脑海中一遍遍过滤,旋转。

    他讽刺地开口,“真恶心啊。”

    “跟师父搞在一起,跟徒弟搞在一起。”

    隆冬的夜里,这样的声音像是撕破了仅有的一层薄面,一点不剩。

    更恶心的是什么呢?

    苏墨白想了想,怎么做到面对未婚妻时,还这般对他。

    明明,捧着那喜服时的模样欢喜是真的。

    恶心至极。

    这么些年,他养出来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可怕之人。

    脑袋像是要炸了般生疼,像是有什么在不断拉扯神经,心口处钻心的疼,缠密的燥热一遍遍冲击。

    苏墨白捂着胸腔,勉强拽起遮身的衣服,力道不由自主加大,褶皱也随着变大,蜿蜒成一团,紧紧揪着。

    月色寡淡,落在屋里桌子一处,茶水摆着,是白日剩下的。

    死死盯着杯子,苏墨白只觉眼前重影迷离。

    身后楚珏被苏墨白的突然爆发惊了好一会儿,最后只听得到“恶心”这两个字环绕,如同魔音一般甩不开,放不下。

    多日里的疲惫,宛如寻了一个豁口,瞬间点燃,脑海里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彻底崩断。

    再抬眸,已是猩红了眼。

    抓着苏墨白的衣摆不放,楚珏执拗的目光锁着跟前的人,“师父……”他一字一顿,带了一丝抽气般加重语气,“不要惹我生气。”

    苏墨白已经听不到他说什么,死死盯着杯子想要下床,偏偏衣摆被扣住,限制了他的动作。

    “想去哪?”

    低沉的嗓音夹了冰碴子,楚珏从背后抱住他,一双眸子幽深。

    “放开!”

    苏墨白低头拉扯,一个狠绝,一个不放,宛如一场冗长的拉锯战,谁都不肯低头妥协。最后以苏墨白撕了那块布料为结局,径直下床。

    情绪控制不住地激动,苏墨白赤脚踩地,甚至忽略了凛冬地面的冰冷。

    指尖寒凉,苏墨白低眸,握着杯子的手在哆嗦。

    万只虫蚁啃噬心头的滋味,大抵如此。

    茶水灌进杯子里的声音在死一般沉寂的屋里格外清晰,楚珏怎么也想不到,苏墨白强硬下床,只是为了喝杯茶。

    郁气结在心头,挥之不去。

    手里紧紧攥着那块布料,他扯唇笑了笑,寒光剑影中,碎的不能再碎,散了一地。

    他起身,执了剑,一步步走近。

    茶无疑是冷的,握在手里时,温热的手堪堪沾了冷气。

    剑光劈头盖脸砸下,将将准确地将杯子甩了出去,苏墨白脱手,指尖阵阵发麻。

    疼痛刺激了点理智,屋子里的烛火不知何时点燃了一支,苏墨白转身看得到楚珏眼底的冷意,以及他手里握着的剑。

    下一秒,轰隆的声响落在耳边,耳鼓膜酸疼,一整张桌子被迎面劈成了两半,茶壶连带着杯子摔落,溅了一地碎片。

    苏墨白怔在原地,指尖发颤。

    心口的燥热痛楚还在继续,一波波如浪涌,他只能听得到自己不稳的声线,“你……”

    你什么,他说不出来。

    难以置信的情绪,失望,隐忍和疼痛。

    前几日的那般惨烈经历再次重现,以另一个人的手。

    捂着心口的指尖深深陷进肉里,苏墨白疼的微微弯曲了腰,桌子没了,也就没了支撑的点,他堪堪停了脚步,站在原地,摇摇欲坠。

    碎片离得他很远,没有伤到他一分一毫。

    可……

    苏墨白摸了摸脸颊处,那里在前不久还多了一条浅色的疤痕,同样的伤口,在萧纵请的太医手下,几日没了踪影。

    光滑的皮肤,明明同往日一样,苏墨白垂眸,一次次摩挲。

    可是现在,好疼啊。

    脑海里有一片的空白,耳边嗡嗡的回响不断。

    “师父!”

    他听见楚珏蓦然尖利的声音,眨了眨眼,陷入黑暗的最后一刻,入目所见,少年赤红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