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76章 架着他出去
    “温小姐这么做,不大好吧?”

    一道冷厉的嗓音从殿外传入,宫人纷纷低头,温诗意看过去,萧纵腰间挎剑迈步而进。

    她神色未变,命人停了打砸的动静,“我不明白萧将军的意思。”

    萧纵身后跟了一众的士兵,战袍沾血,显然不久前经历过一场厮杀,漫不经心扫了眼殿内的惨状,顿在苏墨白身上,似笑非笑道,“二殿下的人,温小姐这般不给面子?”

    “我只想找回我的东西。”温诗意低眸,殿内的人全数退出来,窸窸窣窣撤走。

    “哦,婚服?”萧纵猜得准,“尚衣司请温小姐过目。”说罢,他伸出胳膊,指了门的方向,“温小姐是否该去看看?”

    他的神色太过自然,自然到眼底的情绪朦胧,一时间竟分不清究竟是恶意还是好意。

    但,萧纵终究是楚珏的人。

    殿里已经砸了个大概,而那个人,白衣染血狼狈趴在地上,心口的郁气散了,眉头便也松懈,温诗意微微颔首,一贯世家子女礼仪,“多谢萧将军的提醒。”

    她笑了笑,“原是我弄错了。”

    “二殿下回来,还望萧将军解释几句。”

    萧纵唇角弧度未变,眼底映出苏墨白狼狈的影子,“自然。”

    从萧纵进来的那一刻起,殿内所有人都噤了声,从大气不敢出的沉寂到最后一声脚步,殿门处站着萧纵一个人,逆光的影子模糊了面容。

    苏墨白听得出他的声音,常常跟在楚珏身边的人。

    原来也是,楚国的将军。

    本以为,楚珏也在,如今看来,是只这一个人了。

    “看来还没死。”

    脚步声声靠近,极具节奏的步伐带了一股子军营之人的肃杀。

    手指抓着一旁的桌沿,苏墨白咳了声,半个身子的重量靠在后边,“怎会那般轻易死?”

    “也对。”居高临下的人嗤笑,剑锋未褪剑鞘,指着苏墨白的心口,旋即上移到下巴处,加了力道抬起,迫使苏墨白仰头,“北鸢皇帝怎么会轻易死在楚国。”

    发带早已脱落,墨发散乱披在身后,苏墨白被迫仰头,瞳孔微缩。

    他果然知道。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萧纵勾唇道,“当初可是我助殿下回到北鸢……”苏墨白悬着的一颗心,随着他的最后一个字彻底沉下,“带走了你。”

    萧纵还在继续,“若不然,现如今的你该是在北鸢吧。”

    一切的起源都有了追溯,那段不堪回首的初始。

    剑鞘离开下巴,萧纵收回重又挎到腰间,结束了这个话题。

    他道,“这个地方可是不能住了。”

    苏墨白尚未反应过来,对上的就是他低头凑近的脸,带着笑意的,却是眸底冰冷,甚至于一丝一毫隐藏的恨意。

    直到一只手搂到他腰间,就要被抱起来,苏墨白惊地咳嗽,下意识退后躲开,“我自己走。”

    萧纵径直收手,环胸看地上的人,“哦,原来你还能走。”

    苏墨白皱眉,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为什么就不能走了?

    直到自己尝试着起身,颤颤巍巍靠着桌角,唇色泛了白,费力却又无力。

    “来人。”

    像是早有预料,萧纵啧了声,唤了殿外两人进来,指着苏墨白道,“架着他出去。”

    “……”

    那两个士兵面面相觑,齐齐道了声是,一人一边架着苏墨白出去。

    殿内只剩了萧纵一人,站在一地杂乱中,神色不明。

    桌子上烛台断了半截,掩埋于衣物下。

    火光乍然亮起,映在萧纵眼里,灼灼熠熠。

    随手扔在地上,点燃了布料,沿着床榻处蔓延,火势增大。

    萧纵退到殿外,入目一片火海,热浪扑打在脸上,眸底的神色不明。

    好一会儿后,转身离开。

    ……

    苏墨白被安置在另一处别院里,平日里的人多了些,守在外边。

    更像是监视。

    只是不知道,萧纵这么做,防的究竟是谁。

    偏殿着火的消息传到他那里时,只余了一副残垣。

    桌子上摆着的茶未变,仍是原先偏殿中的那种。

    当日心口处的异样再没有出现,似是随着那一日的过去,如同虚幻般,消失如泡影。

    萧纵出现的次数不多,像是陷入了某种忙碌,每一次的交谈,苏墨白能感觉得到他话里的恶意。

    原因是什么,不得而知。

    太医来过几次,将他受的伤全数清理到恢复。

    楚珏是某一日夜里回来的,他忙于解决朝堂中楚曦的余党,听到偏殿着火的消息,差点功亏一篑。萧纵及时带走了人,好好安置在一处安全地方,他才勉强按捺下冲动。

    关键时刻,环环相扣,他一旦终止,以前的努力便是付诸东流。

    他不甘心。

    若是不能手握权力,何谈从心所为。

    就着苏墨白空出来的一侧,楚珏轻手轻脚躺下,钻进被子里,顿了顿,搂住苏墨白的腰。

    深夜的寒凉未散,似是钻进了一股子冷风,冰的人瑟缩。

    苏墨白无意识地皱眉,蜷起身子好让被子更严实。

    狭小的空间里,两人一时间离得更近。

    肌肤相贴,楚珏僵着身子,清晰闻得到苏墨白身上散发的清香。

    他搂着苏墨白,下巴正对着人的脖颈,微微低头,唇就能落下。

    多日的疲惫,一瞬间像是燃了浓重的火,灼烧心尖滚烫。

    “师父……师父。”

    含糊的呢喃吐出,楚珏低头,轻轻碰触那块白皙的皮肤。

    温暖的,细腻的。

    唇瓣围着一小块不停啄吻,楚珏气息愈加凌乱,渐渐沿着蝴蝶骨往下。

    里衣被一点点扒下,露出一截肩胛,楚珏眸色深喑,搂着的胳膊收紧,唇瓣所过之处,留下深红的印子。

    苏墨白不停地被惊扰,忍不住睁眼,入目一片漆黑。

    惊觉腰间被死死箍着,动弹不了。

    “师父……”

    是楚珏的声音,较之往日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靡靡哑音。

    密密麻麻的吻带了灼热的温度,烫得颤栗。

    伸手想要推开,却是挣脱不了。

    楚珏只以为他还在睡梦中的下意识打断,箍着的两只手强势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