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73章 婚礼将至
    困在殿里的这位公子,自被殿下带回了后便再离不开这方寸之地。

    原以为沉默寡言的人,却是突然开了口。

    宫人些许惊讶,想到并不是秘密,便道,“北鸢国出使了咱们国家。”

    桌子下指尖陷得很深,苏墨白呼出一口气,结了一层冰般寒凉的白雾模糊了眼前,“出使的,是什么人?”

    “奴婢……奴婢不知。”那宫人低头,“奴婢都是道听途说,并未见过那人。”

    指尖松弛下来,竟是沾了红木的残渣,苏墨白闭了闭眼,“知道了。”

    这日的苏墨白没有吃多少东西便遣散了宫人,消息传到楚珏那里时,埋首在桌案上的少年抬眸,眉头紧蹙,“难道是知道了?”

    抬步走到膳房,叹了口气,楚珏做了碗简单的白粥命人送过去,“查出今日殿里发生了何事。”

    暗影里一道身影略过,只留下“是”的一声。

    风声簌簌,凛冬的气流席卷,夹杂了稀碎冰碴子,呼出一口冷气,吹散了折子上的雪,楚珏眸色幽深,目光落在不远处,“还不出来?”

    原是白色一片的地面,只有凛冽风声,凭空出现一人时,楚珏瞳孔缩了缩。

    “……老师。”

    教导了数十年的学生,林清知道楚珏的天赋。

    被发现便索性出来,穿了一身便装的他较之一年前模样变了很多,腰侧仍然佩剑。

    “可教我好找。”感叹的话落下,像极了多年未见的故人,事实是如此又并非,林清看着雪地里的少年,眼底更深的是冷厉。

    多少年的教导,教出来的却是一个十足的孽徒。

    叛了师父,叛了国。

    “当不起你这声老师。”林清摇头,“一年前就已经说过。”

    楚珏神色未变,从善如流道,“林将军。”

    彻底地划开了界限,对谁都好。

    林清眼神瞬间凌厉,冷下了声音,“陛下在哪?”

    “这不是我该回答的。”楚珏站在原地,转身就要离开,暗卫隔了一层挡住了林清的视线,他顿了顿,“林将军请回吧。”

    暗卫包围了两人之间,林清握着剑柄的手指松了又紧,虽是如此,对方却并未有动手的意思。

    他眯了眯眼,放下手,望向那院子。

    究竟是因为旧时的交情,亦或是两国的争端,不得而知。

    这里,显然不是他长居的府邸。

    林清笑了笑,至少不是一无所获。

    他这个曾经的学生,究竟有多大的自信,藏得住一国的天子永远不为人所知。

    短暂的平静里,暗潮涌动。

    真正打破这诡异平衡的,是一片刺目的红。

    二皇子殿里,挂起了深红的灯笼,连同偏殿也简单地装饰。

    苏墨白初初见时,怔了下,“怎么?”

    “公子不知道吗?”一个宫人喜气洋洋地道,“二殿下喜事将近了。”

    话未多说,又有杂事将那宫人唤了过去。

    确实是极为欢喜的颜色了。

    苏墨白想到主殿里那位温小姐,原来竟是这么快。

    突然想好好睡一觉,寝宫的屋门就在不远处,苏墨白看了好一会儿,抬脚想同往常一样踏进去,第一步却就踉跄了一下,手指扶着门框,竟像是突然失了力气。

    伺候的人都在忙活,没有顾及得到他的异样。

    眼前昏花,单手支撑着门框站起来,苏墨白揉了揉太阳穴,“这是……怎么了?”

    “嘭!”

    很重的一声响,苏墨白直接跌到了地上,直直撞上门槛。

    有宫人闻声看了过来,这一眼险些吓得魂飞魄散。

    “公子!”

    堪堪扶住跌在地上的人,那宫人又惊又吓,“这是怎么了?”

    “无碍。”苏墨白脑子经这一撞更加昏沉,被扶起来后瞳孔才聚焦了些,“一时不慎。”

    看起来并没有受伤,那宫人才松了口气,扶着苏墨白坐下。

    “公子,我帮您沏壶茶。”

    额角隐隐地疼,苏墨白没听清她说什么,任由她去了。

    茶水氤氲,递到眼前时,水汽沾湿了眼睫。

    “公子,喝一点茶吧。”

    那宫人温声细语道,守在一旁。

    眼前的一切像是蒙了浓重的纱,却又摇摇晃晃,苏墨白听着声音接过茶杯时,指尖尚且颤颤巍巍。

    手握茶杯不稳,茶水洒了一些到外袍上,沾湿了一片。

    那宫人惊了下,连忙帮着扶平,制止了茶水的溢出,惊恐过后对上苏墨白平静的眸,这时才似发觉了不妥,讪讪收手,“……公子恕罪,是奴婢逾越了。”

    苏墨白看不清她的神情,透着眼里朦胧的一切看了眼茶杯,“无碍。”

    微微抿了口,发现眩晕感竟是减少了些。

    不紧不慢地又喝了几口,茶杯放到桌子上,苏墨白闭了闭眼。

    身旁的宫人看着,收回了茶具。

    “公子,奴婢告退。”。

    眼眸微微睁开,初时的昏沉消减了很多,苏墨白缓了缓,道了声嗯。

    殿里再次只剩了一个人,所有的喧嚣聚集到主殿。苏墨白靠在椅子上,全数重量靠过去,睡得平静。

    这些时日以来,从未有过的安宁。

    楚珏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睡着的人,蜷缩着身子靠在椅子上,雪色狐裘遮掩了半张脸,只觉得憔悴。

    婚礼的事情,他不是故意隐瞒。

    皇帝下了死命令,圣旨是直接到王府的。

    轻轻抱起椅子上的人,送到床榻上,被角掖得严实。

    楚珏在一旁坐了好一会儿,低眸看着人。

    极轻的叹息落下,惊不起半点尘埃。

    只是,无论事实如何,师父也是不会在意的吧。

    最是不想面对的,莫过于如此的漠然。

    目光移到一处时,猛的顿住。

    额角处一块,有轻微的青紫,那是磕碰过的痕迹,殿里光线不明,却也看得到神色的印记。

    大概苏墨白也不曾想到,那样的碰一下,便覆了一层伤。脑袋昏昏沉沉过去,硬生生忘了查看。

    楚珏触碰那块的指尖抖了下,轻轻略过。

    “怎么,还会受伤呢?”

    他以为,他将他保护得很好。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纠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