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69章 强制赐婚
    百花宴被设在御花园一处,所有王宫贵胄的女儿都到了,香风弥漫。

    后宫妃子没有参与,除了,天子和两个皇子。

    天子设宴,楚珏不得不去,刚刚踏入便闻到了扑鼻的香味,不同于苏墨白的清雅,他微微皱眉,敛目行了礼。

    楚曦到时,身后只跟了一个侍卫,向天子行礼后目光转向楚珏一边,勾唇笑了笑。

    酒池歌舞升平,楚珏兀自执杯,光滑的杯身,指尖执起捻了捻,漆黑的眸子盯着桌子。

    有一阵的轻微喧哗,有人在说什么,他没在意。

    “二殿下,好久不见。”

    直到温婉的女声响起,在他的附近,楚珏下意识抬眸,旋即没什么反应地颔首,转移了视线。

    温诗意微笑着的脸僵了僵,微微攥紧衣袖。

    “温小姐与珏儿相识?”

    台上皇帝突然看向这边,苍白的脸色里多了丝笑意。

    “回陛下,是。”温诗意弯腰行了个贵女的礼仪,声音温婉,“二殿下曾救过臣女。”

    这话里的娇羞太过显而易见,上座的皇子怔了怔,随即笑了,“珏儿没有提到过倒是他的过失了。”

    楚珏眸色未动,“……是。”

    其余的贵女纷纷盯着焦点的几人,暗自计较,这位二皇子怕是没有机会了。

    只是,皇位的偏移也决定了方向。

    楚曦自是察觉到了周围氛围的变化,唇角笑意未变,不疾不徐晃动酒杯,抿了口。

    直到酒杯空了,身后的人顿了顿,捡起桌子上的酒壶重又填满。

    “东西找到了吗?”

    邱子枫放下酒壶,像是影子般站在他身后,“找到了。”

    焦点中心的那几人还未散,楚曦瞧着,只觉兴味。

    “儿臣不曾记得当初所救之人的相貌,确是儿臣的过失。”

    楚珏一句话落下,落针可闻。

    周遭的人静了一瞬,片刻后皇帝笑道,“如今可见是缘分了。”

    这算是解了温诗意的尴尬。

    温诗意点头,敛下眸底的僵硬,“陛下说的是。”

    她回到自己的席位,下意识看了眼楚珏的位置,那人垂眸不知在想什么,目光不曾落在园中任何一处。

    虚掩在袖袍下的手指攥紧,她以为,会有什么不一样。

    果真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吗?

    宴会没有什么可观之处,楚曦同样兴致缺缺,楚珏却是被皇帝留下,有事相谈。

    借着皇帝的由头,楚曦脚步转到楚珏殿里。

    彼时苏墨白穿了简单的白衫站在院落,见着有人进来,愣了下。

    那是同楚珏有几分相似的一张脸,目光落在他身上时,带有令人不舒服的打量之意。

    “原来你就是皇弟带回来的人?”

    楚曦虚站在几步外,倒也没有再靠近,“被关在这殿里不得出入。”看得到苏墨白脖颈间的痕迹,他笑得恶劣,“禁脔?”

    苏墨白皱眉,从他称呼皇弟起,便了然了对方的身份。

    楚国大皇子,楚曦。

    “我是何人,似乎不关大殿下的事。”苏墨白转头坐下,眸底含了漠然。

    这楚国,知晓他身份的还没几个。

    “是个伶牙俐齿的。”楚曦没在意他的态度,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扫视了眼殿里殿外的装饰,“皇弟喜事将近,竟还是这装扮。”

    旋即他笑了笑,兀自道,“难不成还需我这个皇兄操持。”

    喜事两个字落入耳朵,苏墨白漠然的眼睛顿在一处,微不可查的僵硬。

    “大殿下若是有事,可以等二殿下回来后商量。”苏墨白抿了口茶,咽下喉底的异样。

    “倒是我疏忽了。”楚曦瞥了眼无动于衷的人,转身的脚步干脆利落,眼底含了冷意。

    左右是为了给他们寻个不痛快。

    “找个时间把东西送出去。”

    身后的人道一声是,静静跟着。

    无论愿意与否,楚珏会被皇帝强制定下这一门亲事,巩固皇权也好,保命也罢,在皇帝眼里,他这个失踪数年的弟弟斗不过多年深处楚国的他。

    所以,楚珏他,拒绝不了。

    帝位的人选,最终会是谁的,真不一定。

    眸色暗着,却是微微弯起,楚曦敛袖走了一路。

    他如今,只是添了一把火,倒是期待这火势的成长。

    楚珏回到殿里时,已经熄了灯。

    默然抱住床榻上躺着的人,呼吸是平稳的,也没有动静,他却就是知道,苏墨白没有睡。

    皇帝要求他娶了温诗意,所有的原因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当下拒绝了,却并不能改变什么。

    “师父。”

    他的声音很轻,面对着背对他的人,“我心悦你。”

    怀里的人身体僵硬了些,没有动。楚珏凑近点亲了亲他的脖颈,“你呢?”

    这样的问话里,极尽了所有的小心翼翼和讨好,苏墨白眼睫颤了颤,咬紧了唇。

    仿佛呼吸都安静了,楚珏蹭他的脸,笑了笑,“师父还是不说话。”

    衣服被扒下来只是一瞬间,苏墨白回神的片刻,身子一重,楚珏翻身压到他身上,垂眸看他的眼底漆黑,像是蒙了浓厚的雾。

    锁骨被狠狠咬了口,苏墨白闷哼了声,听见少年发狠了的声音,“师父不喜欢我。”

    这话听不出什么情绪。

    双手被他解了腰带拴住,苏墨白眼睁睁看着他以强硬的手段一件件撕了他的衣服,破碎的布料扔了一地,楚珏埋头不断沿着他的脖颈到锁骨处啃咬。

    那处被探到时,苏墨白瞳孔迅速缩小,全身的力气都撼动不了半分压着自己的人。

    没有丝毫前戏的刺入瞬间刺激了神经,撕裂一般的疼。

    感觉得到草草的刺入和按压,不带往日一点细腻。

    苏墨白惊恐对上楚珏深到眸底的眼睛,看着他抽出那只手,干脆利落地解了自己的衣服。

    一点点沉下身子,苏墨白脸色瞬间煞白,彻底没了血色。

    干涸的地方仿若堵塞一般,每一次抽出探入都是煎熬。

    手指紧紧抓着床单,形成可怖的褶皱,苏墨白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楚珏同样不好受,撑着身子低头,吻上苏墨白的唇,狂风骤雨般地席卷。

    “师父,我心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