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54章 天子失踪
    “秦风!”

    周遭充斥着震耳欲聋的喧嚣,秦风愣是听到了那其中咬牙切齿的自己的名字。

    睁眼都是陌生的人,鲜血战盔,马的嘶鸣,初初醒时涣散的瞳孔瞬间聚焦。

    这是战场?

    血腥味扑鼻,秦风想抬头,脖颈处却是疼的厉害,他整个人趴着,身下是马。

    记忆接踵而来,秦风真正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

    北鸢国皇城边缘……

    “醒了?”

    萧纵的声音从头顶灌入耳朵,秦风挪动得艰难,“你到底想干什么?”

    “当然是……”萧纵抓着他的衣领直接将人揪起,微微凑近,“带你见想见的人。”

    秦风心下颤了颤,抬眸对上远处高头大马上的人。

    “秦风!”

    林清重又喊了声,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秦风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头发忽的被人揪住往后,整个人便靠到了萧纵胸膛处,力道很大,头皮仿若撕裂的痛楚,震得头脑发昏。

    “林将军看到人可是满意了?”

    萧纵笑得挑衅,手中拽着秦风不放。

    “竟然是你。”林清远远看着秦风痛苦的表情,眉眼阴沉。

    三年前被他逃脱,如今竟成了最大的隐患。

    “自然是我。”萧纵直视对面的人,“林将军可是想清楚了?”

    他攥着秦风的下巴,将人的脸完全暴露出来,“人和城,该怎么选?”

    林清眼睛死死盯着秦风,手指攥紧。

    三个人之间,之后,厮杀还在继续,只他们的气氛只有沉寂。

    马忽的嘶吼,林清拽紧了缰绳,直冲萧纵这边。

    萧纵啧了声,将秦风丢到旁边一匹马上,同样策马冲去。

    兜兜转转,两人之间的战斗激烈。

    秦风勉强维持身形,揪着马鞍,看得心惊胆战。

    基本是不相上下的,几个回合后两人身上都带了伤。

    萧纵带的人不少,几乎与林清的人持平,这场战斗,本就胜负悬殊。

    城门坍塌的声音始料未及,林清心神一转,萧纵的剑便戳到了眼前。

    林清挥手挡了招,自己的剑也直直杀向对方。萧纵下意识防守,林清忽的拽着缰绳调转了向,冲到秦风那匹马。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这是秦风第一次见林清战场上的模样,那股子狠戾有如杀神,眼眶都是血色的红。

    “手给我!”

    林清盯着他,伸出手喊。

    没有犹豫地伸手,秦风紧紧拽住他的手,直到被他抱在怀里。

    马的方向直冲兵力薄弱的地带,硬生生被杀出一条血路。

    秦风被紧紧搂着,身后是林清震如擂鼓的心跳,忽然觉得,这喧嚣的乱世里,他真的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边缘地带有一片林子,林清堪堪停了马。

    将人抱下来,本该立刻折返皇宫,忽然就不愿意撒手了。

    抱着人,一点点用力。

    不远处的厮杀声甚至都缓了下来,只剩下了相拥的两个人。

    秦风没有挣扎,被抱得疼了也没哼一声,就直直站在那,仍有他抱。

    良久,被放开时,秦风看到男人眼角的红色还未散去,那里面有不断翻涌的情绪。

    唇角微颤,秦风盯着人看,好一会儿脑子才清醒过来,“皇宫怎么办?”

    林清低眸拽着人的手,目光看向远处,那里城门已经被打开。

    他眸底冰冷,“城门竟然也有奸细。”

    刚刚即使萧纵没有拿秦风威胁他,有奸细混在城门处,只要拖延足够的时间,破城只是早晚的事。

    从三年前到现在,那些人究竟谋划了怎样一个局?

    细思极恐。

    林清顿了顿,“我必须立刻回宫,你呢?”

    虽说如此,攥着对方的手却再未松开。

    秦风笑了笑,抬起手放到两人之间,相握的手谁也没有松开。

    所有的一切,终于心照不宣。

    林清的人全部撤回皇城防守,他直接带着秦风从后门进入。

    地面染了大片的鲜血,昏黄的天色都染了红,凄楚的光笼罩。

    萧纵的人却是始终没有见到,最后只找到了昏迷的傅琛。

    白衣染血,躺在一地红色里。

    楚国的人遍寻不到,苏墨白却是失踪了。

    北鸢国皇帝失踪,丞相被推举监国。

    从最初的混乱到逐渐平静,傅琛用强硬的手段压下所有的躁动不安。

    奏折一批批涌入丞相府,傅琛一边兼顾国事,一边打探楚国情况,手尾忙碌地整日不着地。

    林清到丞相府时,傅琛甚至没有时间多聊,一贯白衣淡然的丞相眼底有了淡淡的青色,俱是疲惫。

    “楚国人究竟想干什么?”这是林清一直不明白的地方。

    三年的谋划,最终入了城,没有夺权,却是劫走了天子。

    傅琛捏了捏眉心,总会想到当时看苏墨白的最后一眼,楚珏的神情何其熟悉,他爱上了自己的师父。

    他不欲多言,盯着桌案上成堆的奏折,“继续查罢。”

    ……

    楚珏抱着苏墨白只安静躺了一个时辰,在萧纵进城后便是离开的时候。

    怀里苏墨白安静瞌眸,楚珏抱着人上了马。

    以防万一,他又喂了苏墨白一颗迷药。

    他怕,他的师父在颠婆中醒后,会不顾一切回城。

    楚珏抱着苏墨白走出殿,一众士兵都低了头。

    只萧纵一人看着,挑眉没有多说。

    “撤!”

    皇宫被萧纵清理出一条路,一行人策马直直冲向西边。

    途径闹市,因为这次的战争,百姓全数躲进了家里没有外出。

    苏墨白被面向着楚珏搂在怀里,扯下黑色披风遮挡了一张脸,没有人看的清他的模样。

    楚国皇宫,楚珏将人直接带到自己殿里。

    楚国皇帝病弱,只两个皇子,大皇子楚曦,二皇子楚珏。

    八年前楚珏流落民间,下落不明,不为人所知。如今找到他,楚国皇帝一心弥补,倒也没有计较北鸢国的事。

    脑子昏昏沉沉,苏墨白睁眼时眼前一片模糊。昏暗的光线里,只能看的到周围层层的账幔。

    记忆只停留在他在大殿里静等的时刻,苏墨白撑起身子,忽的惶恐。

    这里,不是他的寝宫……

    透过那模糊的账幔,所有的装饰都是不熟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