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53章 逼宫,掠夺
    翌日拂晓,秦风是在颠婆中晃醒的。

    萧纵直接拎着他到马上,一路上颠婆中,人也醒了。

    脑袋是垂地的,秦风睁眼便是对着黑黄黑黄的地面,马蹄哒哒踏过,惊了他一脸的灰。

    “……”

    整个人被横放在骂呗上,秦风心底抖了下,生怕一不小心掉下去,被马给碾死。

    后背忽的被拍了下,力道不大却也不小,“别乱动。”

    是萧纵的声音。

    秦风瞳孔微微骤缩,“你要带我去哪儿?”

    脑袋往侧面看,隐隐有大批军队跟在后面,武器的寒芒令人生寒。

    萧纵啧了一声,没好气道,“带你去见你想见的人。”

    耳边嗡嗡的响,脑袋充.血眩晕感不断,秦风忍着恶心的冲动咳嗽,“我不去!”

    想见的人能有谁?唯独林清一个。

    这样的仗势,不是打仗谁信?

    秦风两腿扑腾着就想下马,顿时只有一个不管不顾的念头,他不能害林清!

    许是动静太厉害,身下的马嘶吼一声,萧纵脸色沉了下来,死死拽住人的胳膊,“我说了,别乱动!”

    “我不!”

    这大概是秦风生到这辈子唯一一次在生命威胁面前忤逆了。

    挣扎更甚。

    胳膊上的力道似要卸了他的胳膊,秦风红了眼眶。

    脖颈处忽的被砸下,秦风才晕了过去。

    萧纵忍无可忍地揪着人的胳膊拽到自己怀里,确保了不会掉下去,眯眼看着前面的路,“全速赶路!”

    “是!”

    身后是众声的应和。

    宫里一片混乱,宫变猝不及防。

    按着计划,丞相带人包围了整个皇城,接下来便是引梁王自投罗网。

    苏墨白待在大殿里,却是心神不宁。

    明明一切都在朝着计划行驶,心头的不安却是越来越大,仿佛黑暗中有张悄无声息的网.编织而成,随时反扑。

    殿外是傅琛为了以防万一派来守着的暗卫,保护他的安危。

    时辰一分一秒过去,殿里很安静,只他一个人,隐隐听得见远处的喧嚣,那是战斗的地方,此时此刻,这里竟是成为最平和的一处。

    龙椅在上位熠熠生辉,代表着帝王无上的地位。

    殿门大开,苏墨白支着额头看向远处,唯一可以用以慰藉那丝不安的硝烟漫漫。

    偌大的殿里不知何时生起了淡淡的异香,因着空旷的空间,并不浓郁,难以察觉。

    眼皮子愈加沉重,苏墨白摇了摇头,无济于事。

    ……

    玄虚门,两军对峙。

    梁王身后的军队已见衰势,军力大减。

    傅琛一席素衣,一众硝烟中,眉目冷淡。

    “梁王,如今局势已定。”

    他只道,清冷中隐约强势。

    环顾一周的伤残,梁王扔了手里的剑,忽的笑了。

    “好一个局势已定!”他喊得大声,“该说不愧是丞相吗?”

    尊贵一生的男人年近中年,此时披散着发,身上盔甲残破。

    他抬头,“千算万算抓到我又能怎么样?”他神色癫狂,“丞相不会以为今日只有我打着天子的主意吧?”

    冰封的眸色波动,傅琛沉下眼睛,“什么意思?”

    “哈哈哈!”

    梁王大笑,报复般肆意舒爽。

    “拿下他。”傅琛下令,指尖微微蜷缩,前所未有的失去感浓烈。

    “陛下若是出了事,我要你不得好死。”

    那双浅色眸子一贯温和潋滟,此时盯着人时,划过深深的戾气。

    傅琛转身离开,直奔大殿的方向。

    至于剩下的,自有人处理。

    陛下……

    心底的不安忽然涌起,如潮水般犯得恶心。

    风飒飒吹过脸颊,疾速前行中墨发被撕扯凌乱。

    大殿外分外安静,傅琛深喘着气,薄薄雾气打在周身空气,直到看到殿内的人时,一瞬间刹寒。

    苏墨白眼眸磕着,跌落在龙椅下方,脑袋靠着椅座,傅琛僵在原地,脑中有一瞬间空白。

    那个样子,像极了生死不知。

    “陛下。”

    他靠近,唇色泛白。

    直到确认了人的呼吸正常,紧绷着的神经才稍稍放松。

    傅琛将人搂到自己这边,为了方便诊脉,便直接靠到自己怀里。

    脉象正常,说明只是昏倒。

    “放开他!”

    楚珏踏入殿内,看到的便是苏墨白被拥入怀里的场景。毁灭一切的情绪压抑不住,语气是极近冷漠的,铺天盖地的杀气凛冽。

    傅琛抬眸看他,事到如今,终究是算漏了这个人。

    “竟然是你。”他盯着一步步走近的人,眸色冷淡到了极点。

    “楚国二皇子,你这么做,不怕他恨你吗?”

    楚珏皱眉,“与你无关。”

    他与师父之间的事情,从来不允许旁人评头论足。

    “殿外的暗卫已经全部清理。”他道,“我并无为难丞相的打算。”

    傅琛看着他,只觉得今时今日的一切,当真成了笑话。

    谋算万千,却是独独遗漏了他。

    而这个人,却是天子想要极力保下的人。

    怀里的苏墨白闭着眼,听闻不到任何风声。

    “来人,将丞相带下去,好生休息。”

    他听见那个人这么说着,有暗卫应声欲走过来。

    傅琛握着苏墨白的指骨泛白,盯着人,不知你醒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自己走。”

    他轻轻放下人,在暗卫靠近后兀自朝着殿外走去。

    殿门外侧目,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苏墨白不省人事的模样。

    大殿中最后只剩下楚珏跟昏迷的苏墨白两人。

    “多余的人都走了。”楚珏抱住苏墨白,“终于,只剩下了你和我。”

    像是多年的夙愿达成,楚珏手指轻颤,抱得用力。

    大殿旁侧是一处偏殿,用于偶尔的休息。

    苏墨白并不常用,楚珏却是阴差阳错下发现了这个地方。

    将人打横抱起,楚珏轻车熟路地走到偏殿里,一切都是干净的。

    苏墨白被放在床榻上,楚珏低眸,替他捋顺了凌乱的发,然后和他躺在一起,伸手搂住对方的腰,逐渐收紧。

    怀里的温度真实,不再是梦境的虚幻,也不是醉酒的偷欢,楚珏抱紧了人,心脏涨满了情绪。

    多好,终于要真正拥有师父了。

    若是有人阻止,楚珏眯了眯眼睛,那他不介意都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