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45章 狩猎场的意外
    苏墨白清醒时,整个脑子都是混沌的,屋子里昏暗,时辰貌似还早。

    宿醉的感觉,果然不是很好受。

    自己在床榻上,安安分分盖着被子,想来是楚珏收拾的残局。

    门扉被推开,光线泄露一条缝,直直到床榻边,楚珏推门进来,手里端着碗。

    “师父,这是醒酒汤。”

    依旧是一身黑衣的少年,看向这边时,目光灼灼。

    苏墨白揉着脑袋坐起身,衣服还是昨天的,只是显得凌乱不堪。

    “好。”

    声音也是哑的,苏墨白接过碗,温热的液体入胃,酸酸涨涨的感觉才消散些许。

    楚珏将帕子沾湿,自然而然覆上苏墨白脸颊。

    空了的碗被放在一旁桌子上,直到那帕子湿润的触感碰到脸上,苏墨白都是怔忪的。

    伸手扯了扯帕子,没扯下来。

    楚珏的声音在头顶道,“师父,我帮你洗漱。”

    三千青丝没有了发带的束缚随意披散着,苏墨白抬头,尚且迷离。

    没扯下来脸上的东西,索性任由他去了。

    帕子离开时,脑袋也清醒的差不多。

    衣服突然被拽住,苏墨白低头,对上少年骨节分明的手。

    楚珏道,“我帮师父更衣。”

    语气很是寻常,一双眸子泼墨般深邃。

    心底忽的跳了下,苏墨白别开脸,“不用了。”

    吩咐了宫人准备衣服,更衣是苏墨白亲自动手的。

    楚珏坐在一旁凳子上,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人身上,些许意味不明。

    “明日便是狩猎,你准备如何?”

    苏墨白蓦然想起了这么一回事,缠解腰带的手慢了些,看向一边的人。

    “自是拔得头筹。”

    少年的声音平淡,话语里是一股子的傲气。

    起身靠近苏墨白,低眸帮着他将腰带缠上。

    距离极近,苏墨白目光无处可放,只得看着人灵活的动作。

    “嗯。”

    腰带缠上后,苏墨白不自在地后退了一步,推开逼仄的空间,咳了声。

    “为师等着看阿珏的头筹。”

    手中忽然落空,楚珏眼神暗了一瞬,点头道,“好。”

    秋季狩猎是皇家每年的活动,王宫贵胄都会参加。

    苏墨白换了一身骑装,设宴在场地外。

    入席时,已经坐满了人。巡视一圈后,没找到楚珏的人影。

    丞相仍是白衣,较之往日简便了许多。

    “丞相今日也会参加?”

    受了众人的敬酒,苏墨白略微颔首,转而问丞相。

    在他继位以来,着实未曾见过丞相亲自上场,那时只以为丞相不擅骑术,只是经历过出宫一事后,苏墨白深刻发觉了丞相的另一面。

    傅琛举杯轻抿一口,看向天子,声音很淡,“是。”

    楚珏是随后到的,黑衣的少年俊美,身姿挺拔颀长,行了礼。

    “师父,来迟一步。”

    少年低眸行礼,态度挑不出一丝一毫差错。

    自他进来时,众臣便纷纷侧目到他身上。

    都知道陛下有个徒弟,如今一见,确实非池中之物。

    苏墨白招手让人坐在自己左边的位置,正对着的是丞相。

    楚珏漫不经心扫过一圈,旋即敛眸。

    宴席结束便是狩猎的正式开始。

    一片偌大的林子被皇家圈住,作为狩猎之地,满林的树木参天,只在外围便可闻窸窸窣窣树叶拂动的声音。除狩猎之日开放,平日里都是严密看守。

    苏墨白在一行人的最前面,金色骑装耀眼,可见英姿飒爽。

    天子首当猎一只猎物,作为这场狩猎的彩头。彩头过后,便是个人自由狩猎时间。

    猎场彻底被打开,苏墨白眼明手快拔了一支箭,远处一只兔子白色影子略过,直接被射中。

    一个太监将兔子拎了过来,已经没了生息。

    苏墨白挥手,“狩猎开始!”

    众人骑在马上,一声令下时,耳边是呼啸的风声。

    狩猎自由发挥余地很大,落日时分回营清点猎物。

    苏墨白身后带着几人,只随意在这一片林子里转。这狩猎在皇家为的是图个好兆头,第一者可受赏赐。对于天子来说,若非喜爱,并无甚益处。

    太阳尚且挂在正中央,直直照射林中光景。越是深入,周边声音便越低。

    破空的声音并不清晰,若非上一次的经历,苏墨白瞬间警觉。

    一支箭矢直直朝着这边过来,被暗卫挡下。

    “保护陛下!”

    箭矢被劈下,碎裂成两半,惊动一地枝丫。

    显然是针对这边的。

    周边安静的不像话,苏墨白神色凝重。

    另一支箭矢出现时,瞬间被第二支拦腰截断,箭头笔直戳进树干,发出沉重的闷响。

    苏墨白转头,是丞相清俊的脸。

    白衣骑马,两手尚且维持拉弓的动作,目光看向他,额间沁着微薄一层汗。

    身后陆陆续续人马出现,一人揪着黑衣人绑到苏墨白面前。

    傅琛下马,低眸道,“微臣护驾来迟。”

    苏墨白也下了马,“朕无事。”

    看向那黑衣人,“人抓到了?”

    傅琛点头,那个暗卫将人按在地上,“在这里。”

    黑衣蒙面,显然是早有准备埋伏在林子里。只是,究竟如何突破层层防备进来,还需要拷问。

    那人被拖了下去,狩猎场中所有人都被召回。

    傅琛也命人搜寻其他刺客的可能,一群人回到营地,神色都不太好。

    宫里出了奸细,这次的刺杀直接冲天子的命过来。

    一个侍卫忽然上前禀报,苏墨白变了脸色。

    楚珏没回来,遍寻不到人。

    指尖微颤,苏墨白看着那片无人了的林子,“继续找。”

    “是!”

    苏墨白下令将朝臣都遣散了,营地被重重包围,站在林子外,直直看着里面。

    “陛下。”

    傅琛没走,看着他微微划烂的衣服,敛眸吩咐太医过来。

    苏墨白刚刚躲闪时不小心划到左臂,不算大的伤口,一直未察觉。

    简单处理了一下便可,苏墨白目光不移。

    他站着,傅琛便也倚靠旁边一棵树,一双浅色眸子淡淡。

    从正午时分到日暮西垂,火红色的火烧云大片大片燃烧在天际,林子被覆上一层朦胧的金色。

    直到林子里逐渐有声音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