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43章 纳妃
    “当初逃脱的方向,从京城到乡野,确实是西边的方向。”

    林清回想道,“陛下可是有什么线索?”

    苏墨白摇头。

    他差点中毒的事情被丞相隐瞒得很好,朝堂中人也都不知。

    如果两件事情有关,这股势力的目的就更加琢磨不清了。

    “阿珏,送林将军一趟。”

    交谈的话不多,大致交代后,林清也就告辞了。

    苏墨白想着这两人也许有话说,便直接让楚珏送人了。

    宫门大开,远远看得见门口一个细弱的人影。

    楚珏跟着后面,眉角微跳。

    果不其然,是秦风。

    脚步顿在宫门内,楚珏自觉不打扰了,“老师,我就送到这了。”

    林清毫不留恋摆手,攥住秦风手腕笑着,话是对他说的,“知道了。”

    两人走远时,身后尚且拖着两道细长的影子。

    两只手交握,很亲密。

    关于断袖的了解,初时是林清的那本春宫图,后来是林清跟秦风。

    仅仅的两次,竟都是他的好老师教的。

    楚珏摇头,一只手搭上眼睛,笑了,这样的巧合。

    “师父。”

    苏墨白磨墨的手顿住,看见已经回来的楚珏,挑眉道,“这么快?”

    “嗯。”楚珏接过他手中的墨砚,自然而然接替了他的事。

    道了声,“老师有人接。”

    “林将军有夫人了?”苏墨白听着这话,勾起了好奇心。

    楚珏唇角弧度上扬了些,“姑且算吧。”

    只是这个姑且,怕是苏墨白怎么也是想不到的……

    林清并没有安乐很久。

    一道紧急召令进宫时,秦风还被他死死扒拉着不放。

    喘着气,秦风推了人一把,“赶紧去。”

    捏着人亲了好一会,林清才作罢。

    “行了,陛下召的这么紧,定是有事。”

    秦风替他拢好衣领,又捋了头发,才终于将这尊煞神送走。

    大殿里,丞相也在。

    林清拱手,“不知陛下召见微臣何事?”

    “当年那股势力又出现了。”

    这话是傅琛答的,还是白衣模样,难得没有往日平淡。

    苏墨白点头,“林将军是朕最信任的将领,所以这事还得拜托将军。”

    林清正色道,“微臣明白。”

    傅琛将一张地图摆在桌子上,“当年那股势力消失在西域,如今出现在北边。”

    他指了指地图上几个国家,“三年里,我调查过很多,线索全部限制在这几个国家中。”

    北鸢国国力强盛,历朝几年与其余几国鼎立,如今怕是有人要打破这平衡了。

    日落黄昏时,大殿里铺满了金色,灼灼耀眼。

    三个人商量至此,半日的时辰,便也散了。

    楚珏见到苏墨白时,仍然在殿里,没有坐在那个高位上,仅仅只是站着,微微抬头,阳光镀了一层金色,暖洋洋的,晃眼不似真人。

    “师父!”

    他不由得加重了脚步,这人回头时,面对他是温柔的神情,才没了那种惶恐感。

    就好像,他会失去他的师父。

    林清被急召入宫的事,他是知道的。

    楚珏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墨白没隐瞒,楚珏已经长大了,多知道一些事情没什么不好,若是有什么危险,也能保护得了自己。

    “有股不明势力在国土附近徘徊。”

    伸出去的手搭在少年肩上,苏墨白语重心长道,“阿珏保护好自己。”

    早已与他一般高的少年低眸,道了声好。

    不只是自己,还有你啊,师父。

    眼睑垂下时,遮挡了眸中纷繁复杂的情绪,楚珏绷着一张脸,站得安静。

    不像小时一样闹腾了,苏墨白见着,这人能一直站成雕塑。

    拍了拍他的肩,这才唤醒了人。

    “阿珏还有什么事情吗?”

    楚珏一哽,“没了……”

    没事的人回去,晚上又是一场春梦。

    梦中朦胧模糊,不一样的是,永远看不清的脸在最后一刻骤然清晰。

    那张心心念念的脸。

    梦中他魔怔般亲吻着那人的唇,声音低低喃喃,“师父……”

    便是这一声,彻底惊醒了梦中人。

    梦醒,冷汗淋漓。

    湿哒哒地从额间滑落,温热的屋子,此刻冰凉的刺骨。

    楚珏坐在床榻上,愣了许久。

    最想不到的人,最意料之中的人。

    皆是一个人。

    师父。

    心尖都在微微发颤,楚珏盯着自己的一双手,多少次梦里抚摸过无数次的人,突然揭晓。

    师父知道吗?自是不知道的。

    也是不可置信的。

    楚珏躲了苏墨白一段时间,心慌的厉害。

    练武场上堪堪被苏墨白逮了个正着,彼时楚珏正在打拳,赤手空拳,一下比一下狠命往木桩上砸。

    “住手!”

    苏墨白喊了一声,不算大,足够疯狂的人停下。

    “师父……”

    楚珏猛然停下,唇角嗫嚅。

    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盯过来,沉得很。

    便是苏墨白,也不免心惊了下。

    两只手已经渗血,滴答落在地上,贴近身体些的,沾染了衣服,红色的血迹刺眼。

    苏墨白狠狠皱了眉头,吩咐太医过来,捧起他的手细看,想说“不要命了?”又生生改了口道,“不要手了?”

    楚珏低眸,看得见对方眸底担忧发怒的情绪。

    声音低了,“没有。”

    太医在苏墨白的不放心下,将那两只手包裹成了粽子。

    像极了以前刚刚习武那会儿。

    将人带着到了阴凉亭子里,苏墨白缓了缓神色,这才道,“说说吧,最近怎么了?”

    楚珏低着脑袋,摇头,“没怎么。”

    “没怎么你天天躲这里自残?”苏墨白快要气笑了,若不是亲眼所见,还真是不信那些太监的鬼话。

    师徒间的气氛第一次如此凝滞,剑拔弩张。

    好一会儿,楚珏妥协了,脑袋更低,唇瓣紧抿,“好吧,是我最近太烦躁了。”

    烦躁什么,他没接着说,闭了嘴。

    苏墨白也知道他的脾气,就是犟,不想说的事,问了也不会说。

    揉了揉眉心,苏墨白放弃了,无力道,“最近宫里危险,别再伤着自己。”

    楚珏默默点头,嗯一声。

    “有折子要我纳妃,我也没空多顾及你这边。事情太多,你……”

    “什么?”

    未说完的话,猝然被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