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41章 回京
    三年的时间,足够查清很多事情。

    比如当初宫外的遇险,比如罂粟的来源,比如梁王的狼子野心。

    傅琛拔除了朝堂属于梁王一半的势力,这才偃旗息鼓了三年。

    梁王是先皇的弟弟,苏墨白的叔叔,在苏墨白继位时,先皇下旨赐予梁王领地,革除在京城之外,为的就是防止内斗。

    只是如今,梁王显然并没有这个意识。

    朝堂关系错综复杂,苏墨白不能直接隔了他的职,梁王被重创后也不能展露锋利。

    两方持恒三年。

    彼时苏墨白在书房里,对面站着傅琛。

    “小李子死了。”

    执笔的手微顿,苏墨白抬眸看向丞相,“怎么?”

    傅琛语气淡淡,“受刑三年,大抵是熬不住了。”

    “他已经没有价值了。”

    丞相浅色眸子没什么波动,如叙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西域那边,罂粟的全部根源都被买断。”

    苏墨白手下的笔画了一个圈,勾住奏折一处,“不必全毁,留部分入药也可。”

    傅琛颔首,“微臣明白。”

    有侍卫敲门进来,“陛下,边疆的信。”

    苏墨白接过,黄色的信封,白色的纸,寥寥几个字,看过后便是唇角微勾。

    ——师父,将归。

    军营三年,楚珏回宫的日子也到了。

    隔着几步的距离,也看得到苏墨白的好心情。

    傅琛垂眸,“陛下好像很高兴。”

    苏墨白收了信,轻咳,“阿珏要回宫了。”

    傅琛眸色渐深了些,颔首道,“恭喜。”

    林清也会一道回来,苏墨白命人开始准备接风宴。

    三年的时间,边疆的动乱解决了不少,不知道塑造的少年成长成了何模样。

    ……

    楚珏下马时,身后跟着万千的骑兵,一身盔甲在灼灼阳光下折射耀眼的光。

    少年眉眼已经张开,轮廓分明的五官勾勒深邃弧度,薄削下巴冷硬,一双眸子漆黑,无一丝杂质,只站在那儿,便是一股子肃杀之气。

    林清出了营帐时,楚珏低头,“老师,流寇已经清理干净。”

    北方的一队流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官府多次派人都围剿不了,甚是狡猾,楚珏竟是用了三天的时间便剿灭。

    林清眼含赞赏,他看中的学生果然不错。

    “既如此,可以即刻启程前往京城了吗?”

    楚珏顺势就问。

    林清:“……”

    原来这小子打的是这主意。

    他曾经应承,剿灭这股流寇便可即日回宫。

    少年穿着盔甲,便已经归心似箭。

    “……明日。”

    林清无话可说。

    两人谈话的间隙,身后的骑兵已经解散,休整军队。

    一只手悄悄从营帐里伸出,将帘子挑开一条缝,偷摸摸探出脑袋。

    方向正对着楚珏,秦风单指贴着唇,看向他,作势不知道。

    楚珏眸光没什么变化,继续跟林清“讨价还价”。

    “我今日便可出发。”

    林清瞪眼,“行礼都没收拾,走什么走。”

    “昨日便已经收拾好。”

    “……”

    事实证明,将军的耳力不是一般的好。

    秦风迈出的步子还没走过两个人,一股力道直接拉住了他的胳膊。

    “想去哪儿?”

    林清转头,将跑路的人拽住,手上用力便带到了自己怀里。

    秦风一脸哭丧瞅着楚珏。

    楚珏摇头,军队的人耳力本就不错,何况是身为将军的林清。

    “没。”秦风立马低头像只鹌鹑。

    见林清还是不放手,犹豫了会儿,凑近人的脸颊亲了口,“能放开我了吧?”

    林清笑得得意,手上力道更重了,“不能。”

    攥住人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站在一边的楚珏,“……”

    三年的时间,这两个人的感情突飞猛进,楚珏亲眼见证了林清是怎样死皮赖脸追人的。

    可惜,秦风不争气。

    硬气点的话,也能让老师吃点苦头。

    顾及到有旁人,林清只浅尝辄止。

    抬头斜睨了眼楚珏,不耐烦了,“还不走?”

    楚珏正色道,“我今晚启程……”

    话未说完,就被林清挥手打断,“想都别想。”

    环着秦风往里走了几步,林清道,“我得对陛下的命令负责。”

    ——锻炼他,保护他。

    抬手放下帘子,林清看也没看楚珏一眼。

    师父……

    楚珏将沉重的盔甲脱下,一身便衣轻松了很多。

    边疆的最后一夜,军营热闹了一场。

    火光冲天,激动的情绪洋溢整个军营。

    这些多年驻守边疆的士兵,终于可以回家探望。

    楚珏一个人坐在另一处,耳边听着人声鼎沸,手边摆着酒,一杯一杯喝。

    漆黑的眸子看着远处,皇宫的方向,融于一片夜色里。

    有些迫不及待了……

    皇宫举办的是晚宴,军队回京的时辰差不多就是这么晚了。

    苏墨白坐在上座,两边一排排是朝臣的位置。

    傅琛的位置是左边一排靠近他的第一个,对面第一个和第二个位置空着,那是林清和楚珏的位置。

    所有的朝臣已经落座,不时饮酒,一齐等候。

    “林将军到!”

    太监拉长了尖锐的嗓音,众人侧目看向门外。

    林清半跪,抱拳行礼,“参见陛下!”

    苏墨白低头,也看到了跟在林清一旁的少年。

    “平身吧。”

    苏墨白眼含笑意,“这些年辛苦将军了。”

    林清起身,仍是抱拳道,“为陛下效力,万死不辞。”

    命人将两人带到座位上,苏墨白侧目对上少年的望过来的眸子,漆黑深邃,直勾勾盯着他。

    所有人都已经落座,没人注意这边,苏墨白笑了下,嘴型轻声道了一声,“阿珏。”

    楚珏心底猛然掀起了惊涛骇浪,三年的思念刹时如同潮涌。

    克制地低头,握住桌上的酒杯,指骨泛白。

    终于,回来了,见到了……

    这场酒宴延续了两个时辰,苏墨白赏赐了一些金银珠宝到将军府。

    林清告退时,神色有些奇怪。

    苏墨白看着,像是迫不及待离席?

    连同楚珏是一块离开的。

    苏墨白本想着去到楚珏寝宫找人,半途经过假山时,却是一个人影已经站在那。

    影影绰绰的光线落在人身上,那人一步步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