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38章 感情的萌芽
    真真是里三层外三层,暗里也安排了不少暗卫保护。

    上一次出宫带的那批暗卫因为护主不力,回宫后就全被傅琛换了,丞相一挥手,来自丞相府培养的暗卫守在寝宫周围。

    每日的药也都由太医亲自熬制,亲自端到苏墨白面前。

    可以说是一丝不漏了。

    桌案前摆放着一盅药,尚且留有余温,袅袅水雾升腾,氤氲了旁边人的眉眼。

    傅琛走近几步,垂眸端起那盅药,平淡道,“陛下的药,也由微臣亲自查看。”

    苏墨白:“……”

    他家丞相这次好像被吓得不清。

    忽然有点犹豫,自己赐下那把剑,是不是礼物太轻了……

    苏墨白好一会儿没接话,那盅药被送到眼前,傅琛道,“可以喝。”

    隐隐有一种很认真的意味。

    黑乎乎的药占据了汤盅的一大半,一片区域都是独属于药的苦涩味。

    原是想着推迟点喝,偏偏这个时候又是丞相亲自递过来,苏墨白硬着头皮接下,瞅了瞅里面的景色,眼角略抽搐。

    想起了曾经终日被喝药支配的恐惧。

    一骨碌下肚后,苏墨白抬着手,碗延遮住了一张脸,痛苦又抽象……

    还没有做好缓冲,那只碗突然就被傅琛拿走了,苏墨白抬眸时,眼里尚且朦胧。

    丞相淡淡看过来,白皙的手伸出,晃晃然是意外的东西。

    “蜜饯?”

    苏墨白狐疑,丞相也会有这个?

    傅琛微微颔首,示意他接着。

    甜蜜含在嘴里,瞬间融化了存留的苦涩,苏墨白有点感动,丞相好体贴。

    大概,以后还是得多多感谢一下。

    “……”

    楚珏回军营后,来往的士兵只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走开了。

    将马带到马棚拴好,将军的营帐就在前面。

    刚刚掀起帘子,秦风就跑了出来,步伐凌乱,直接撞到了他。

    秦风虽然比林清矮的多,但较之此时十三岁的楚珏,还是高的。

    脑袋被重重撞到,楚珏好一会儿没有回神。

    楚珏:“……”

    “对不起……对不起。”

    秦风有些慌张,抬步就想离开。

    林清直接拽住了他的手腕,强硬拉回了人,脸色有点黑,“回来。”

    这时候楚珏的手也被拉住,转头是秦风一张哭丧的脸,“你让他放开。”

    林清脸色更黑了,将人一把拽到了身前,就拖着他往前走,不容拒绝地按到桌案旁的凳子上。

    恶狠狠道,“给我坐下!”

    秦风哆嗦了下身子,这才老实了,安安静静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咳……”

    楚珏轻咳了声,打破僵硬的气氛。

    他仅仅离开几天,这两个人是怎么了?

    尤其是秦风,前不久还怕他怕的要死,如今为了躲老师竟然主动跑他这儿?

    “老师。”他低低唤了声。

    林清这时候才睁眼瞥他一眼,冷哼一身,坐回了主位上,“终于舍得回来了?”

    “没……”楚珏拱手,“见到师父没事,学生便很快赶了回来。”

    皇帝平安回宫的消息,林清自然是收到了,根据日期看,确实是如此。

    只是没想到,这小子竟真的找到并带回了陛下。

    大功一件,直接被算到了军营上,以至于军饷都涨了不少。

    想到这里,林清脸色缓和不少,“陛下没事就好。”

    见他如此,楚珏松了口气。

    暗自琢磨了下,选了个距离林清远一点的位子坐下,倒杯水便迫不及待喂进了喉咙。

    他是连夜回来的,几乎没有多休息,喉咙早就干涸,连着咽下几杯水,才好了点。

    林清这时目光也放回了秦风身上,小小的人缩着脑袋,视线也不知道瞟哪里,就是不敢看这里。

    心里莫名烦躁。

    对着楚珏的语气又冷下来,“既然你回来了,今晚就陪我喝酒。”

    楚珏:“……”

    难道不应该是让他好好休息吗?

    “好。”

    他答应得很是艰难。

    接二连三的酒坛子被送进来,摆了满满一桌子,林清面不改色道,“就这些。”

    眼角微微抽搐,楚珏扶额应好。

    “那个……”

    秦风突然站起身,声音局促,“你们喝,我就不打扰了……”

    “站住!”

    林清这一喊中气十足,带有了战场上的凌厉气场,导致还未迈出步子的秦风直接软了腿,安分坐下。

    楚珏连同秦风都被林清留下灌酒,本该热闹的场景,却是安静的诡异。

    秦风没有几杯就倒下了,软软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军营里喝酒是常有的事情,楚珏待着也习惯了,酒量一点点上升,只是看着秦风一杯倒的模样,还是惊奇的。

    他是怎么做到在军营里待这么长时间的?

    月上柳梢头,外面安安静静的,不时有士兵走动巡逻。

    将军营帐内仍是灯火通明,杯子敲碰酒坛的声音叮叮当当,楚珏面色染了红,目光已然迷离。

    数不清喝了多少坛,桌子上一片狼藉,空着的坛子歪歪扭扭,残余的液体四溢。

    林清还是不停在喝,手臂遒劲端着杯子平平稳稳。

    “继续!”

    楚珏握着杯子的手已经发抖了,目光里灯火迷离,缓缓将杯子送到嘴边,咽下时几乎没了知觉。

    叮当一声,是酒杯从手中滑落到地上的声音。

    楚珏彻底趴下。

    脑袋枕着两只胳膊,眼眸半瞌得张张合合。

    直着身子的人只剩下了林清。

    面无表情看着手中的酒,咽下。

    索然无味。

    烛火里,映着人的脸明暗交错。

    低低叹了口气。

    视线落在旁边睡着的人,小小一个人睡着时也是蜷缩着,像是窝在凳子和桌子的空隙处。

    摸了摸秦风的脑袋,掌下的人没什么反应,很乖巧。

    林清眸子暗了下,盯着那张白皙的脸。

    鬼使神差地凑近了脑袋,掰过人的后脑勺,轻轻的吻落在唇瓣上。

    楚珏迷迷糊糊地看见了,瞳眸微缩,睡意止不住侵袭神经,彻底闭上了眼。

    林清回神时,吓了一跳。

    满腔的酒意清醒了些,手掌仍然覆在人的脑袋上,扣着秦风带向自己这边。

    太阳穴隐隐作痛,林清看着人,又是一声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