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35章 三个人的拥挤
    老人一双浑浊的眼睛看了眼他们三个,“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的,老人家。”苏墨白不好意思了,这本来就是他们借宿。

    “我们三个男子也没什么可避讳的。”

    其余两个人没说话。

    老人离开后,屋子里静了下来。

    床铺很简陋,老人搬来了三床被子,看得出收拾得也很干净。

    只是……

    最大的问题是,有点小。

    苏墨白默默看了下其他两个人的身形,比对着那床铺,思索会不会被挤死。

    楚珏率先出声,一把抱了上来,扒拉住苏墨白不放了,“师父,我想和你睡。”

    苏墨白还没说话,他又接着道,“好久没见师父了……”楚珏趴在他肩上仰头看他,“阿珏好想你。”

    眼角微不可查地抽搐了下。

    确实是许久未见了。

    衣服也被拽得死死的,扒拉不下来,苏墨白无声叹气,“好。”

    楚珏眼睛亮了亮,紧紧揪着人衣角的手才恋恋不舍地松开。

    三床被褥整整齐齐被摆在床榻上,一字排开。

    苏墨白额角跳了跳,“那丞相……”

    他说得很是艰难,“不介意的话,也可以挤一挤?”

    最后的语调生生上挑成询问的意味。

    苏墨白觉得,丞相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微臣不介意。”

    站在一侧光风霁月的丞相淡淡道。

    目光看向床榻的位置没什么变化。

    “……”

    最终的结果是三个人真的在一张不大不小的床榻上挤下了。

    苏墨白被夹在中间,两个人挨在两边睡。

    屋子里的烛火熄灭,黑暗丝丝缕缕泄下。

    空间不大的床榻上,三个身子隔了一层被子紧紧贴在一起。

    除了挤,就是热。

    苏墨白睁着眼睛,黑暗里什么都看不清。

    白日里的疲惫落在晚上,困倦很快袭来。

    没一会儿眼皮子就耷拉下了,陷入昏昏欲睡的状态。

    “师父……”

    “嗯?”

    朦朦胧胧地听见有人叫他,苏墨白含糊应了一声。

    语调低低软软的,着实不是清醒的状态。

    楚珏愣了下,“没什么……”

    “师父睡吧。”

    “哦。”

    苏墨白见人没了声,真正睡了过去。

    漆黑的屋子里,呼吸轻浅缠绕,安安静静的。

    苏墨白觉得,他睡的还不错。

    早上起来看到的楚珏眼眶却是有点黑。

    指了指他的眼睛,“你这是没睡好?”

    “嗯?”楚珏摸了摸自己眼角,好一会儿才道,“哦,是有点。”

    丞相眼底也有点青色,苏墨白看过去的时候,丞相轻飘飘瞥了他一眼,转头收拾床榻。

    “……”

    早点是几个馒头,一锅粥,和一小碟小菜。

    几个人出了屋子时,老人已经摆上了。

    招呼几人坐下,老人笑着道,有点不好意思,“招待不周,老头子一个人住太久了,这点东西不嫌弃的话填填肚子。”

    傅琛接过老人手中的汤勺,垂眸将几只碗盛上,语气温润,“怎么会。”

    四四方方的桌子每一角都坐了个人,苏墨白两侧依然是傅琛跟楚珏,坐在老人对面,“老人家收留我们,已经很感激了。”

    楚珏应声道,“是。”

    老人大概是许久没有人说话,浑浊的眼睛里有些许喜悦,乐呵呵的,坐在一旁的傅琛偶尔搭话。

    气氛很和谐。

    傅琛不时问一些关于这个地方的信息,老人也一一答了。

    什么地方,距京城多远,路程难易。

    苏墨白听着,暗暗佩服丞相的周到。

    碗里的粥清淡了些,但是对于吃了一天果子的苏墨白,也是不错了。

    馒头略硬,掰了几口伴着粥喝下,苏墨白总共其实没有吃多少。

    看得出老人的真心待客,苏墨白虽一直在深宫里长大,却也知晓人情世故。

    这样的情义,难能可贵。

    苏墨白粥已经喝完,馒头还剩了一半,拿在手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楚珏默默瞟了眼,伸手接过一口一口咽下,将自己的粥推到苏墨白面前,“师父,我们换换。”

    略硬的馒头楚珏硬是哽着嗓子咽下,见苏墨白看过来,顿了顿道,“军营里都是这样。”

    他眨了眨眼睛,“我习惯了。”

    习惯了……

    苏墨白听了这话心底就有点发酸,看着楚珏的目光更心疼了些。

    军营里过得果然很苦。

    傅琛跟楚珏都出去了,说是看看能不能猎些动物回来。

    苏墨白留在院子里跟老人唠嗑。

    屋子外围也有一些杂草需要打理,苏墨白帮着打下手。

    动作实在笨拙了些,老人笑看着,不时指点一下。

    树林间的屋子,盛夏的光景只觉凉爽。

    阳光透过窸窸窣窣的树叶罅隙投射,打在地上,落成一地稀碎的亮光。

    苏墨白趴在桌子上的时候,喘着粗气。

    对于深宫中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他来讲,是真的累了。

    杂草已经打理干净,老人笑眯眯地给他沏了杯茶,袅袅的清香喂进喉咙,才好了些。

    傅琛跟楚珏回来时,不负众望得带回了猎物。

    “师父,我给你做饭!”

    楚珏半捋起袖子,跃跃欲试,“军营里我学过。”

    两人手里各提了一只兔子,另一只手提着剑。

    傅琛默了默,“我去帮忙。”

    苏墨白诧异地目送两个人进了那个小灶台。

    站在门口瞟了眼,狭小的空间站着两个人还有点挤。

    苏墨白进来后,就更是逼仄了。

    楚珏手里不停地忙活着,有模有样。

    丞相一身月白衣袍沾了土,有些不明显的僵硬。

    视线落在灶台上,难得无措。

    苏墨白很快就被楚珏哄了出来,“师父,这里面熏人,你出去等着就好。”

    “……”

    炊烟徐徐升起,灶台那边叮叮当当响。

    两人将东西端出来的时候,卖相还不错。

    苏墨白不经意看了眼他们,忍笑。

    大概是空间太小,油烟又太大。

    两人脸上多多少少都有黑色的痕迹,尤其是丞相,白色的衣服对比下就更明显了,偏偏是一张温润淡静的脸,反差有点大。

    拧了两块帕子分别递给两个人,苏墨白捂嘴,“你们擦擦。”

    楚珏接过的时候不明所以,低头看向水盆里,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