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师父好踩 > 正文 第32章 粮草失火
    力道不大不小,摔在地上时,也是有些疼的。

    “陛下。”

    一句话,堵住了苏墨白恐慌的心理。

    他回头,借着朦胧模糊的月光,真正确定了这是他的丞相。

    傅琛一手捂着他的嘴,垂眸看他时,眸子里仍是淡然的。

    亮白的光隐隐忽闪,苏墨白注意到,丞相手里握着一把剑。

    鲜红色的血一滴滴落在地上,轻微的滴答声在寂静的屋子里清晰。

    “丞相受伤了?”

    “没有。”傅琛放下捂着他的手,眼眸转向那把剑,顿了顿,道,“别人的。”

    床榻侧面躺着一个人,鲜血流淌一地,已经没了生息。

    傅琛低头扯过那人的衣服,擦了剑上的血迹,“只是他的剑。”

    那人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俨然是刚刚苏墨白见到的那一行人的装扮。

    见他久久没有说话,傅琛有些怔然,“吓到陛下了?”

    “没有……”苏墨白回神,“只是没想到,丞相也会武。”

    傅琛安静擦着剑,月色下剑刃划过敏锐的弧度,亮白的晃眼。

    好一会了,他道,“我认识陛下后就练了。”

    声音很轻,更像是错觉。

    苏墨白没有听清,想了想也许听错了,没有问。

    “接下来怎么办?”下意识问出这句话,苏墨白愣了下,什么时候他靠别人决定了?

    “那些人想要弑君。”傅琛声音微沉,无端透出冷然的寒意,“需得尽快回宫。”

    苏墨白点头,“那些人明显是有备而来,怕是早就做好了打算,知道朕的行踪……”

    “宫里出了奸细。”

    傅琛提着剑走近,抬手忽然抬手,苏墨白抬眸有些奇怪。

    温热指尖落下擦过额头,傅琛垂眸,手指在他额间摩挲而过。

    “陛下出汗了。”他这么说着,垂下手,拎着剑站在他身侧。

    想是刚刚太过紧绷的心理所致,苏墨白伸手摸了摸那片,确实有些湿湿的。

    “尽快回宫罢。”

    推开门,屋子外月光洒落一地银辉,剑芒闪着仄人的寒意。

    驿站刚刚经历的一切仿若一场梦,此时此刻无比的安静,偶有夜晚浅浅的呼吸。

    如果继续待在这,难保那些人不会折回来。

    直到出了驿站店门,都没有任何异样,苏墨白跟傅琛寻了一处较近的路径.

    是一处乡间的小路,踩在地上不时惊起一鞋子的尘土。

    安静的,却也证明是安全的。

    脚踩过地上枝桠发出飒飒的声音,傅琛突然停下,拉着苏墨白手腕躲在一棵树的后面。

    “有人。”他低声道。

    苏墨白顿时噤了声,很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这附近徘徊。

    不能确定是不是那些人,但这个时候怕是很少有人在外。

    远远的,几个人靠近,心底再次紧绷。

    苏墨白看着,真的就是那些人。

    竟然会找到这里来……

    黑色的夜行衣融在夜色里,手里的刀剑不容忽视。

    “五个人。”

    傅琛低低道,“陛下务必躲着。”

    他握着剑,打量那些人。

    逐渐靠近了树时,傅琛忽的解决了最近的一个人,五个人的难度相较简单,苏墨白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只能在树后面看地揪心。

    鼻息间血腥味逐渐浓重,傅琛剑招使得干脆利落,月白衣袍溅上血点。

    苏墨白从来不知道,他的丞相竟会武。

    “陛下,走。”

    一只手拉着他的手腕,傅琛声调带着轻微的喘息。

    地上五个尸体躺着,月色下猩红的血蔓延。

    后面的脚步声愈来愈密集,竟然引来了其余的人。

    两人疾速跑着,耳边刮着的风刀片般划过脸颊,只能听得到彼此浓重的喘息。

    箭矢破风的声音疾速自后方略过,小腿处骤然钻骨的疼痛,苏墨白险些直接趴下。

    “陛下!”

    傅琛握着他手腕一紧,声线除了喘息还有难得的慌乱。

    “没事。”苏墨白咬牙,快速的逃跑其实已经麻木了,只是小腿一瘸一拐的实在影响速度。

    周边出现凹陷,道路两侧有滑坡斜斜而下,匆匆一瞥隐隐看得到草地。

    傅琛拉着苏墨白用力,将人带到自己这边,“陛下,冒犯了。”

    苏墨白被带到了他怀里,紧接着便是视线的天旋地转。

    两人直直滚落到斜坡下。

    隐约听得到上方路过的密集脚步声。

    呼呼的风声,夹杂着身体不断滚落的声音,很快停下……

    军营里是突然着火的,半夜时分,耳边是嘈杂的声音。

    楚珏匆匆披上外衣,营帐外漫天的火光发滋滋。

    那是,粮草储藏的位置……

    “老师!”

    林清站在火光外,金色的火苗印在眼底,没有温暖,只有森冷的肃杀之意。

    这是楚珏第一次见林清这般冷漠的表情。

    秦风站在他旁边,见楚珏过来,下意识往林清后面挡了挡。

    内圈的士兵呼啸着跑过,手中提着水不断扑向那大火。

    “老师。”楚珏走近,又唤了声。

    林清没有转头,“那个人逃了。”

    楚珏怔然,嘴唇动了动,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这火也是他放的了……

    秦风挪动了几步,脚下一个不稳就向前栽去。

    一侧的林清伸手,及时将人拽了回来。

    滋滋的火苗近在咫尺,差一点就贴上了脸,秦风被那力道带着竟是直接跌在了林清怀里。

    “冒冒失失的!”头顶是林清火气极大的声音。

    秦风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林清也没什么神色,见他没事,就推了出去。

    火已经灭的差不多了,士兵陆陆续续进去带出了剩余烧焦的粮草。

    林清脸色是极黑的。

    他对着楚珏道,“你跟我来。”

    楚珏不明所以,跟着进入了将军的营帐。

    桌案上铺着一层纸,林清坐下指着纸道,“你写一封信给陛下,汇报今夜的事情。”

    信封就在一旁放着,显然早有准备,楚珏提笔,有些疑惑,“为什么不是上奏折?”

    林清敛下眸底的暗色,“这是机密。”

    楚珏没再问,将粮草失火事无巨细地写下,笔墨在烛火中影影绰的,倒影笔杆的长度。

    放下笔,楚珏捧着信又看了一遍,想着看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