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赛克斯帝国 > 正文 第476章 黑克托尔的高效审问

正文 第476章 黑克托尔的高效审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两个贵族好友商量着审俘虏的事,很快达成一致,黑克托尔指出的四个目标,被沃尔考特牢牢记在脑子里。

    谢丽尔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心爱的两个男人,她保持着甜美的微笑,一句话也没有说。

    抢男人的风头?谢丽尔是不会做这种傻事的。

    尽管谢丽尔知道她在智慧上超过她深爱的这两个男人,她也不打算在眼下这个时候展示自己的才华。

    黑克托尔说的那四条内容,在谢丽尔看来也能够算得上是抓住了大部分主要环节,那就让这两个男人去按照他们的想法做事吧。

    谢丽尔还想到了一个更大的事情,但这事太大了,现在还不是说出来的时候。

    这个美丽聪明的女人,她打算耐心等待一段时间,观望一下后续的发展,再考虑要不要把她的想法说出来。

    谢丽尔有一条底线,这就是利益虽然应该去争取,但是不可以伤害她心爱的两个男人。假如不能做到这条线,她便不会说出自己的想法,宁愿让这个想法成为秘密。

    山谷口附近的一片洼地,两百多个骑兵拿着土匪们遗留的各种垃圾铁的武器在挖坑掩埋尸体,这种场面黑克托尔没兴趣、更没必要去督查。

    黑克托尔和沃尔考特,带着一百多个骑兵,压着12个俘虏,率先从山谷口回到了丘陵营地。

    骑兵们全都兴高采烈的。

    能不高兴吗?

    全歼近六百个全副武装的土匪,己方除了二十多人被流矢打伤,无一人阵亡,简直就是战争奇迹。

    跟着赛克斯三世创造的奇迹太多了,骑兵们也开始慢慢习惯。

    回到营地,沃尔考特迫不及待带着他的骑士卫队去拷问俘虏了。

    约瑟乔问:“公爵大人,您看,我们的人要不要出手啊?”

    黑克托尔笑了一下:“算了,让他和他的人去打吧!他家里出了这么复杂的内奸,心里肯定气坏了,让他消耗一些体力是有好处的,发泄郁闷嘛。”

    约瑟乔说:“是,我们知道了,不参与审问。”

    黑克托尔看了一下左右,瓦里布在,但谢丽尔不见了:“男爵的妻子呢?”

    约瑟乔说:“谢丽尔夫人跟着

    </div>

    男爵去审俘虏了。”

    黑克托尔心想:这女人真是口味独特,殴打俘虏有什么好看的,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横飞,她居然喜欢去看。

    黑克托尔吩咐道:“山里的土匪可能不止这一股,钱德勒布置警戒哨,确保安全。另外,约瑟乔你亲自带一队人出去,向东接应温特骑兵。”

    约瑟乔和钱德勒领命,办事去了。

    所有人都有事情忙,黑克托尔一下子闲下来。

    他扭头看了一眼漂亮的瓦里布,牵起女孩的手,走向溪流边。

    查瓦利亚赶忙跟上。

    黑克托尔转身骂道:“现在这个时候,你应该稍微保持一点距离!笨死了!”

    查瓦利亚笑着向身后张开五指,黑盔卫队迅速散开,在一片很大的范围形成警戒线。

    整个下午,黑克托尔悠闲地躺在溪流边的草地上,晒着太阳,跟瓦里布瞎胡闹。

    瓦里布从小溪边捉来一只乌龟,将它放在公爵大人的肚皮上,两人逗小乌龟玩。

    傍晚时分,营地开饭,约瑟乔带着人也回来了。

    三个穿官服的人全部被活捉,两名温特骑士带着10个兵押着俘虏,去找他们男爵大人了。

    黑克托尔问:“什么情况?战斗场面你看见了吗?”

    约瑟乔说:“回公爵大人,小人与温特骑士相遇时,他们已经结束了战斗,押着俘虏往西走。”

    黑克托尔说:“算了,俘虏不是我们的人,我们不方便去管。你们赶紧吃饭休息去吧。”

    天已经全黑。

    营地另一侧的远处,偶尔传来几声惨叫声。

    审问在继续,却仍然没有结束。

    黑克托尔心想:这帮土匪是硬骨头啊,绝对不是寻常贱民。

    以前黑克托尔见过俾斯麦山脉里的贱民土匪,那伙人被赛克斯三世收降,当时的场面是秒跪。

    耐心等沃尔考特拷问完吧。

    一夜无话,温特那帮人继续在审犯人,黑克托尔搂着瓦里布踏踏实实睡大觉。

    天亮起床。

    沃尔考特和他的人还在睡觉,忙了一宿他们累坏了。

    黑克托尔原本以为他将继续无聊地度过一个早晨,没想到热闹事来了。

    钱德勒派出去的哨兵,抓回来一个俘虏!

    俘虏的打扮,与赛克斯军队昨天歼灭的那伙土匪差不

    </div>

    多。

    黑克托尔问:“他是什么人?跟昨天那伙人是一路吗?”

    钱德勒回答:“回大人,不是的,这个家伙是另一伙土匪的人!”

    黑克托尔想起自己原时空一句歌词:一波还未停息,一波又来侵袭。

    他笑着问钱德勒:“看来发财的机会又来了,我们是不是很幸运呀?”

    钱德勒问:“这个家伙,我们要不要也交给男爵大人?”

    黑克托尔瞪了这个呆萌的部下一眼:“我已经闲了一天,这个乐趣应该留给我自己!”

    昨天歼灭的斗篷男那一伙土匪,不能留活口,因为他们见识了狼牙棒和弩弓。若是放了那些人离开,他们很可能会把这两件武器的形制传播出去,必将给赛克斯军队造成潜在的巨大伤亡。

    但是,今天逮住的这个土匪探子,黑克托尔就不存在武器保密的需求了,此人没有见到狼牙棒和弩弓。

    有了这个认知前提,而且此人仅仅是个小兵,黑克托尔便不需要拷打和灭口,轻松使出了招降大法——忆苦思甜。

    “你从哪里来呀?”

    “家里人吃得饱、穿得暖吗?”

    “我是赛克斯三世,我爱民如子,我欣赏你。”

    “做我的子民,给予你平民身份,你将吃饱穿暖,没人欺负你。”

    “你没结婚吧?来我的赛克斯,给你找个老婆!”

    “既然你愿意做我的子民,那么请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

    于是,在沃尔考特那帮人还没睡醒的时候,黑克托尔已经轻松拿到了一份重要的口供。

    那个俘虏,黑克托尔兑现承诺,没有处死他,将他交给管后勤的骑兵小队,戴上脚镣,帮忙照料驮马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