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剑招
    白水镇的清晨,太阳像个不大的红饼子,挂在天和山交接的地方。

    早霞淡红,阳光和煦。

    白水镇的百姓,已经早早的起了,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生活。

    小镇唯一的客栈内,小二刚刚第二遍擦拭完大厅内的桌椅。

    “噔……噔……”

    二楼处,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慢步下楼,约莫四十多岁,须发灰白,面色粗糙泛红,似是经常在外行走。

    小二看到楼上来人,忙迎了上来。

    “大爷,要不要给您备些吃食?”

    男子摆了摆手,也不理他,径直走出了客栈,上了街。

    小二目送,直到看不见人,才收回目光。

    他眼神闪了闪,转身往后堂走去。

    ……

    苍力行走在街上,灰白色的粗眉下,浑浊的眼睛随意的扫着周围。

    他受命于拓跋大将军,前来打探北凉这段时间的异动。

    作为一个顶级的探子,他不止武道修为深厚,同时也有着非同寻常的耐心。

    他来到这里已经三天,这三天里他除了第一天,像一个正常的行商一样,将货物找好卖家售出,接下来的两天,则专心的收集着本地的物产,似是准备大批收进,往外出售。

    他走到一处摊位停下。

    “这鹿角怎么卖?”

    摊主是个少年,咧嘴笑道:“三两银子,您拿走。”

    鹿角不大,呈黄棕色,肢端为灰白色,透着润润的光泽之感,却是个温肾阳、强筋骨的好东西。

    苍力行是个识货的,开始讨价还价。

    “东西还行,但太小了,我只能出二两银子。”

    少年眼底闪过一丝光亮,犹豫了下,点了点头,“可以。”

    苍力行笑了笑,付了钱,似是随意的问道:“小兄弟,我前几日曾经看到好多人进了那峡谷,那是干什么的呢?莫非是有什么发财的生意?”

    少年高兴地将钱揣进兜里,闻言道:“俺哪里知道,不过谷口那里以前还能进去打猎,现在被官兵把手,可是进不去咯。”

    苍力行哦了一声,也没多问,起身离开。

    少年看着他的背影,眼神有些怪异。

    ……

    小镇最东面的一处普通院落中,不时的有

    </div>

    人进出。

    一处房间内,坐着有十余人。

    这十余人中间有一条长长的案几,案几上,写有字迹的纸张,一堆堆摆放,井然有序。

    这些人,不时翻动这些纸张,似是在汇总处理某些信息。

    没多久,有一人起身,手持纸张,走出房门,来到另一间房内。

    “大人,至昨日,进入白水镇并仍停留于此的陌生面孔六十七人,有修为在身的三十四人,对谷口之事产生好奇并询问他人的有五十二人。”

    房间内的一人,身着玄衣,眼神淡漠,静静的听着。

    来人继续道:“据得到的消息,其中有一人武道修为最高,入了指玄境。自称陈大海,来自乐都郡,是一个行脚商人,现在住于客栈之内,已有三日。”

    他心中其实有很多疑问,他们这些人都是隶属于北凉下属秘密谍报组织,来到这里却不让自己等人出去打探,反而窝在这里处理这些不知名的消息。

    最让他无法理解的是,这些消息都是镇上的百姓传来的。

    有卖菜的阿婆、有打更的老头,还有乞丐……

    这些人传来的消息,也能信?

    这指玄境的陈大海,便是一个打猎的少年传递的消息,此人信誓旦旦的说这陈大海有指玄境修为。

    但他瞧的清楚,那少年连气感都未生出……

    当然,这些疑惑,他并没有说出来,因为长久以来的服从本能,压制着他的探寻欲望。

    待他说完,房间内的玄衣人听到有指玄境武者,眼神一闪,透出一股摄人的锐利,转瞬即逝。

    玄衣人略沉吟,道:“我知道了,继续查探。”

    来人躬身一礼,转身离开。

    ……

    又过了两日,苍力行觉得差不多了。

    这小镇上的人,他问了好几个,得到的都是些没什么价值的消息。

    看来,到最后,还是要亲自去那谷内探一探。

    入夜,一抹黑影,如轻烟一般消失在客栈的窗口。

    苍力行的潜行身法,借助黑色的掩盖,基本可以做到无声无息。他更以秘法掩盖其气机,便是天象境高手也很难发现自己。

    这也是他横行天下的倚仗。

    不过他却不知,在他跳窗消失后,客栈大堂内老板和小二,目光看向二楼他的位置。客

    </div>

    栈对面居住的中年夫妇,也站在窗边,望着其消失的地方,还有其他的一些人也都注意到了他……

    “哗哗……”

    山上的风大,吹得树叶哗哗作响。

    谷口上方,有着青色劲装的武者凝神警惕,下方入口处,有北凉官兵把守。

    苍力行隐在暗处,望着太阳穴高高鼓起、眼中精光隐现的武者,心中暗暗吃惊这小小守卫竟实力不俗,这万神宫有如此实力,为何以前从未听说过。

    好似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他看了眼迎风卷动的“万神宫”旗子,想起这里之前似乎挂着一个被那神秘的万神宫宫主斩杀的金刚境武者的脑袋,心中想着事,身影隐匿于黑暗中消失不见。

    苍力行往前潜行,避开了好几波巡守的万神宫武者。

    随着深入,他耳中逐渐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好似在开凿山体。

    随着声音愈发清晰,苍力行愈发谨慎,这是他半辈子生死之间得出的经验。

    又过了盏茶时间,苍力行的眼前的密林消失,终于豁然开朗。

    眼前一个巨大的广场,简单粗糙的木屋,沸腾如火的人气预示着这个地方至少有三万人……

    苍力行心中暗惊,这徐人屠到底想干什么?

    昆仑山藏兵?他要造反吗?

    但他紧接着便否定了这个猜测,南朝皇帝可不是昏庸的主儿,这地方连我们都瞒不住,怎么可能瞒得住无孔不入的锦衣卫的探查?

    苍力行想不明白,便不再去想,尽力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隐匿在黑暗中,继续前行。

    被挖开的山腹、庞大的祭坛、奇怪的金属器件、神秘的铜棺……

    苍力行探明之后,迅速抽身撤离,途中忍不住想到南朝达官显贵皆有为自己寻找墓穴的传统,莫非这里是徐骁为自己找的风水宝地?

    还有那铜棺,为何让自己有种心惊肉跳之感?

    苍力行想着,抬头看了眼天上惨白的月亮,背后突然涌上一丝冷意,这是他三十多年前武功练出内息后,就再没有过的感觉了。

    他脸色冷肃,闷头赶路。

    突然,他猛地停下脚步。

    前方,茂密的竹林,竹叶婆娑,一个白衣男子一手持着匕首,一手拿着一块竹片,竹屑翻飞,很快的,一柄竹

    </div>

    剑成型。

    白衣男子收起匕首,右手持竹剑挽了个剑花,点了点头,似是满意。

    密林中,月光下,白衣男子,这一幅画面透着诡异。

    苍力行满脸凝重,他在此人身上居然感受不到任何武道气息。

    白衣男子抬头看向他,一张清瘦俊朗的面孔,他的衣服很白,脸也很白,像雪一样。

    他信步走来,走的很慢,仿佛踩的不是枯枝败叶,而是仙宫的白玉地板,像仙宫之主走下凡尘,像天上的飞仙,降临到了人间。

    苍力行手臂微降,一柄短剑从袖口中落到手里,眼神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古怪白衣男子。

    苍力行看到白衣男子手中竹剑抬起。

    紧接着,他好像看到了月亮坠落……

    绚烂之极而又美丽到极致的一幕,让他想到了天上洁白无瑕的仙子,想到了自己少年时,慕爱的女子的眼眸,美丽如春水,温柔如春风……

    他手中的短剑又低了一分,眼神迷离,不忍破坏这无暇无垢的意境。

    紧接着,苍力行只觉眉心一凉,随之便是一片黑暗。

    远处,有巡逻的万神宫武者,看到的却是另外一幅景象。

    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如飞虹横贯天地,仿佛流星从天外坠落,犹如雷神震怒,迅疾如电。

    剑光透着无暇无垢,却也辉煌灿烂至极。

    等他们赶到这里,只见到一个黑衣男子脑袋微微抬起,嘴角带笑,眼神死寂,已然失去了生命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