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农门医妃有点甜 > 正文 第410章为什么喜欢你
    李问的话,让张美英内心的那点小虚荣马上爆炸了。

    李问离开张美英仔细的将这件事情想了一遍,觉得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从乡试作弊案这件事情来看,他这个侄子有点胆小,有点傻气,别被人家利用了。

    李问之所以说将青莲送给大强,或许只是不想让大强在准备会试之前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影响他读书的心情。

    其实张美英现在想到的,李问早已经想到了。

    因为中间隔着她,李问不好对张大强做什么,也不好擅自就将青莲处理掉,所以就做出了这么一个顺水推舟的决定。

    但是他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任由张大强在这里胡作非为。

    有关李问颜面的事情,如果被传的乱七八糟,那在朝堂上其他的大臣是会拿这件事情戳李问的脊梁骨的。

    张美英决定要和张大强好好的谈谈。

    ……

    “祝云……”程皓稍微有点腼腆的笑着。

    这样的程皓,祝云是喜欢的,像个小奶狗。

    “嗯,怎么了!”

    “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你说!”祝云深情的看着程皓。

    祝云的眼神让程皓脸颊有点热。

    “那日小英子在逛街的时候说,让我出钱想办法和秦家较量一下,你觉得我该不该做这件事情!”

    “这是你们程家的事情,你应该回家和叔叔商量,你怎么和我商量?”

    “我与我爹商量了,但是他说要我和你商量这件事情,由我们来决定!”

    祝云的脸颊蹭一下红了,她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叔叔让你来和我商量,你便来和我商量,我是你什么人,这么大的事情你跟我商量得着吗?”

    “我也是这么跟我爹说的,可他说这是我俩将来的事情,非要让我和你商量,那我又拿不定主意,他让我找你我就只好找你了!”

    祝云抬手狠狠的在程皓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程皓捂着脑袋,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被敲成两半了,疼的厉害,一脸诧异的看着祝云。

    “傻子,你看着我做什么?”

    “是你忽然打我的,我才看你,你为什么要打我?”

    “因为你傻呀

    </div>

    !”

    “我哪里傻了,我爹爹让我来找你,我便来找你,我怎么就傻了!”

    “那叔叔为什么让你来找我商量……”

    “这个我怎么知道!”

    祝云哼了一声,站起来一甩衣袖离开了。

    程皓有点儿摸不着头脑,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他心里这样想着,女人的心思还真难琢磨。

    爹爹也是,为什么非要让来我来找祝云商量,这么大的事情他都无法决定,她一个女人家家的,怎么可能决定。

    程皓摸着脑袋,一脸苦闷。

    “程大公子这是怎么了?”白化静嘴里雕着一根猪尾巴草,躺在树杈上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

    在神仙谷,他每日就是这么过的,从这棵树上倒在那棵树上,生活过得逍遥自在。

    这京都有什么好的,那么多人喜欢来这里,要不是为了搞清楚为什么张美英熬出来的药和他熬出来的药不是一个味道,他早已经离开这个地方了。

    “有件事情我爹让我找祝云商量,可是我不知道我爹为什么让我找祝云商量!”

    “刚才祝云这么问我,我说我不知道,她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挨揍了!”白化静坐起来,一副满脸八卦的表情。

    程皓点了点头。

    “如果是我,我就揍死你!”

    “跟你有屁关系,跟你说了也是白说!”程皓瞪了白化静一眼,继续向前走去。

    “这还不简单吗傻子,因为你爹已经将祝姑娘当做你的亲媳妇儿了,所以你的事情便是祝云的事情,也就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你的决定就是祝云的决定,所有的决定产生的后果将来都是你们两个人共同承担,所以才让你找祝云商量呀,笨蛋,跟猪也差不多!”

    程皓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样,他根本没往这个方向想,他就想着如此大的事情,还是男人做决定比较好,他爹却非要让他找一个女孩子来商量,真是多此一举,没想到他爹是这样的想法。

    程皓不想在白化静面前丢脸,白了白化静一眼,“你少自作聪明……”

    “唉,程大少爷,这你就不讲究了,过河拆桥……”

    ……

    “程皓这个笨蛋,竟然这么说?”张美英听祝云气呼呼的将刚才程皓的话复述完之后哈哈

    </div>

    大笑起来。

    祝云脸颊绯红,一副羞赧之色,“你说他是不是傻子!”

    “嗯,他的确是傻子,而且傻的不是一般二般,所以祝姐姐你就不要在意了!”

    祝云噗嗤一笑,“其实他这样我还挺喜欢的,只是觉得他也太笨了!”

    “他就这样一张白纸似的……”

    “你放心,你想做的事情我会全力支持的,不管怎么样,现在程家、祝家和摄政王都已经绑在了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程伯父看来已经决定全力支持你和摄政王了,所以你就放开手脚干吧!”

    张美英点了点头,“谢谢你云姐姐,你也能这么相信我!”

    “我不相信你也没有办法呀,如果摄政王倒了,那么我们祝家自然也就倒了!”

    “这政治斗争向来是惨烈的,如果真的倒了,男的发配充军,女的为奴为婢,将来生死就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所以小英子,这里不比井口村,这里只要一战,那就是生死之战!”

    “嗯,我知道……”张美英微笑着点点头。

    “小英子,我知道摄政王为什么就喜欢你了!”

    “为什么?”张美英甜美一笑,看向祝云。

    “因为你身上有一股特别的劲头,是一般女孩子身上所没有的,或许摄政王就是喜欢你这一点!”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男孩子在十来岁的时候是男女之事的启蒙时期,在那个时候他恰好遇到了我,所以就让我在他的心中种草了!”张美英呵呵地傻笑。

    “乱说……”祝云撇撇嘴。

    “真的,不骗你!”

    “我在十岁的时候也见过摄政王,我为什么没有在他心中种草!”

    “你可别忘了,我祖父是他的老师,我们小时候就见过面的!”

    “这样啊……”

    祝云在张美英的脑门上狠狠的点了一下。

    张美英当然是在跟祝云开玩笑了。

    两个女孩,就这样把严肃要命的话题转化到了儿女情长上,在屋里笑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