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九零之神医商女 > 正文 第991章 与秦晓兰说项
    “真要买卖出去,也不会找国内人,国外有钱人也多,随便找一个卖出去,都能卖个天价,国内的法律还管不到国外被权者保护的富豪头上,除非想要引起国际纠纷。”

    还不说以前趁着国内战争的时候,国外人在国内搜罗了多少珍贵藏品古董?现在好多都被国外的人收藏着,他们国内的人知道了也不能用所谓的法律和道德去抢回来。

    曾政宗干的是灰色地带的生意,却也知道保护国家财产,那三幅画若一直留在杨家人手里还好,起码都是国内人,就怕他转卖给国外,老祖宗留下的那么珍贵的画卷,也要流失了。

    这个亏也预示着苏简吃定了,不得不说封家的确不好惹,临走了还要咬掉苏简一块肉。

    “风行保镖陈老板明天会去你京都的兰玉轩,谈让你收购合同的,你让你公司的人接待下。”苏简给他曾政宗送了封家资金的这个大礼,他自然也要回一份。

    看着苏简眼眸瞬间亮了,曾政宗克制不住的嘴角微勾,“我曾家在国内还是有威严的,他若敢在合同上做手脚,你告诉我一声。”

    让个把人在国内消失的无声无息,他曾政宗没少做。

    “他也真大胆,以为你这个简安集团老板是个好捏的软柿子,怕他所谓的一个小小的保镖行。”他们保镖行的人虽然多,他曾政宗一句话,在他面前呼吸的给他憋着。

    “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曾政宗刚将脚踏上车。

    苏简出于习惯,客气下,“要不在这歇一晚?”

    曾政宗放下了脚,似笑非笑,“我到不介意。”

    苏简虽然年纪不大,这么大的房子留远方的客人居住也行,问题是个人都看得出曾政宗看苏简藏着什么眼神。

    真要在这里住一晚,将来有什么事就说不清了,这点分寸苏简懂得,掏出手机。

    “你要是不想坐曾家的专机,我帮你订几张机票?”

    曾政宗轻笑了起来,眯着眼睛,“这么迫不及待让我走了?避嫌也不用这么避,你以前还不和我供住一个酒店。”

    “曾先生,你说这话容易让人误会,我们是住过同一个酒店,不同房间。

    </div>

    ”

    “行,苏小姐既然要跟我分的这么清,我何必将风行保镖让你给你,等我打个电话。”

    “曾大哥,跟你开玩笑了。”

    曾政宗看着带着一丝讨好笑容的苏简,愣住了,她很少跟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本来挑逗的心思没了,“看来收购风行保镖公司,对你很重要,想要护陈家那个少年?”

    “是,也不是,保镖也是将来我们公司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可以给我们提供安保人员。”

    “想要人,我曾家有的是,保证比那三脚猫的保镖公司的人强。”

    “我知道,但我用的人只需要维持公司的安全,不需要他们为我拼命,你那边的人真要放我这,那就大材小用了,不过,也谢谢你的好意。”

    曾政宗伸出手,看着不明的苏简,“每次你谢我,哪次给我实际的东西了?”

    苏简咳了下,“那不是你什么不缺么!”

    “送我个翡翠玉佩。”曾政宗脸皮厚也红了下,解释道,“唐老他们每个人包括你二舅你都给了,咋就我没有。”

    “行,送你。”

    “为了显示你诚意,亲手给我做,不好也没关系。”

    “你这。”

    “我们是不是朋友?你欠我多少情?”

    “那你没欠我情?”

    “说的也是。”曾政宗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居然是苹果绿翡翠做的的叶子挂饰,上面还有红色窜着,“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可是让喜总瞒着从你公司购买的。”

    “够诚意吧。”看着苏简没动,曾政宗邪魅一笑,“怕了,不敢要?”

    苏简微愣,“怕什么?”

    曾政宗吐出几个字,“方宇阳,怕他误会。”

    “不至于。”苏简伸手拿下那块小巧的翡翠叶子,“谢谢了。”

    捏在手里,“我会让方宇阳亲手做一个还欠你的情。”

    曾政宗本来看着她手心里的饰品心里有丝欢喜,“你还真是一点余地都不留。”

    苏简微微仰头,笑了,“对你,不需要留,不是么!”

    大家心知肚明。

    “够残忍!”曾政宗虽然如此说,却也坦荡大方,挥挥手,“走了,有事依旧可以找我,尤其有人欺负了你。”

    苏简新房内,李桂香因为和张喜秋告状之后,更觉委屈。

    </div>

    “亲家母,你也别伤心,晓兰那边我刚刚说过她了,对待你们病的事情他们的确不上心,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这样去方城医院看病,余老先生就在那边坐诊,咱们正正经经挂个号找他给你们看。”

    秦满汉再清楚不过病疼带来的折磨。

    刘淑凤坐在一旁,看着露出可怜之色的苏大全和李桂香,亏得两个人还有些脑子,没有一上来就说大哥大嫂苏简挤兑他们不给他们房住的事。

    又扫了眼一直劝导他们,估计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女儿以前在苏家过的什么日子的张喜秋和秦满汉。

    想到苏简的医术全是从张喜秋家里那边弄来的,还有苏简二舅的事情,看到洗完碗出来的秦晓兰,忙起身,走带秦晓兰身边低声道,“大嫂,你先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秦晓兰从上次和他们没吃到饭不欢而散,再也没见过刘淑凤对她这么热情,跟着她走到一边。

    “什么事啊?”

    刘淑凤忙将苏简二舅相亲的事情说了下,“怎么样大嫂,我那外甥女你也见过的,你不觉得她和你二弟郎才女貌特别般配么。”

    “这个。”哪怕当初秦晓风病怏怏的,秦晓兰也从来没看轻他半分,一直觉得他是天底下最聪明最好看的弟弟,也从未想过给他找媳妇的事。

    再说她二弟一向来就有主见,真要考虑结婚,他自己会去找,哪用得着他们来操这个心。

    “不好吧,二弟妹,我不是说你外甥女不好,我二弟有自己的主张,而且现在他婚事估计会有唐老爷子做主。”

    “你是他大姐,你跟他提他肯定会去看看的。”

    秦晓兰摇头,“如果是这样,那还不如不去看。”

    相亲本来就是个人意愿,她开口,本质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