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道人书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血煞之气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血煞之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在吴勉的记忆中,他只是看到了一轮硕大皎洁的明月,明月中似乎映照着许多的内容,但是那些内容纠缠复杂,杂乱无章,无法理解也无法分析。

    “不过,我无法理解,无法分析,不代表别人不行!”

    “我出现问题的时候,诸葛老头就迅速过来解决问题,手法显得非常娴熟,这说明了他对这方面很有心得。这便是经验,而经验来源于一次次的实践……还有他对我关于圆光水镜之术的告诫,都在说明或许他、他那一脉能够从那奇怪的月亮变化中得出想要的内容……甚至可能我会见到那轮月亮也是源于他!”

    ……

    坐在床头无声低语着,分析着,吴勉越想越觉得突然遇到的危险和诸葛晴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不过这些猜测他没有证据……就算有证据也没有任何用处,甚至只能证明一件事。

    他,吴勉,在窥探诸葛晴那一脉的秘法!

    “他要是再问就来个一问三不知,全当是意外……虽然我能用铜镜看到他施法后的内容本就是一个意外,那根本不为我控制。”

    “更何况我现在还需要用到他……”

    无声自言自语着,吴勉突然一愣,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看向了自己的右手。

    没有任何异常。

    他的右手就是普通的右手,和昨日,和往日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吴勉总觉得他的右手似乎多了什么,似乎和什么东西产生了牵连。

    心中对自己产生的莫名感觉莫名其妙了片刻后,吴勉正打算挪开自己盯着右手的视线去洗漱一番,然后看案牍文书,好绘制图表入梦送给孔文轩之时,眼前突然一花,看见了自己的右手上缠绕了一缕又一缕微弱到几乎无法看清的红色烟雾。

    那红色的烟雾给他一种分外恐怖的感觉,是杀戮,是绝望,但是又有勇猛和决绝掺杂其中。

    “吱呀~”

    令人牙酸的开门声突然想起,让死死盯着右手的吴勉悚然一惊。

    抬头看去,他就见面色淡然的诸葛晴提着一个箱子走进房间。

    见吴勉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诸葛晴淡然的面色突然变得凝重:“怎么了?”

    </div>

    “我手上……”

    吴勉正想说自己右手上缠绕着红色烟雾,但是待他再次看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右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哪里有什么红色烟雾。

    诸葛晴见吴勉说到一半就看着自己的右手不说话,也盯着吴勉的右手看了起来,随后眼神有些怪异的看着吴勉道:“无妨,只是赵大人他们应该已经出发了。”

    “赵大人他们?”

    吴勉立刻想到了自己昨日傍晚下达的命令。

    “赵大人他们已经确定了金谷县的情况了吗?是大刀门干的?”

    “天下门派都有朝廷的人,如果是他们做的,那么昨晚应该就有消息传给赵大人了。既然赵大人已经出兵,想来就是他们干的。”

    诸葛晴冷笑着说完后,又盯着吴勉看了片刻,笑道:“看来公子也是因祸得福,得了不少好处啊,竟然能够觉察到血煞之气。”

    血煞之气?我手上那些红色雾气?

    吴勉微微挑了一下眉头,突然又想到了自己在长商的时候,陆也曾经用过真武作为前缀的刀法,劈出的刀光有如燃烧的火焰一般赤红,似乎和他看到的右手上的红色烟雾有些许类似。

    当时的他因为面对是大妖,并没有怎么在意那刀法的给人的感觉,现在听到熟悉的名词,回顾对比了一下之后,竟发现那刀法和自己手上的红色烟雾有着类似的感觉。

    难道也哥的真武刀法就是和血煞之气有关?

    那血煞之气是哪来的?

    赵大人他们出兵我身上有血煞之气……军伍!

    内心闪过种种念头后,吴勉对诸葛晴问道:“血煞之气?那是什么?”

    诸葛晴解释道:“血气旺盛,杀意掺杂,便是血煞。这种气兵家最常见,武人身上也有,乃是世间最凶狠之气,因杀而生,因战而炽。”

    吴勉听得双眼放光道:“这血煞之气这么厉害,要是有妙法利用,岂不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先生可有法子利用?”

    他手头没有什么杀伐之术,有也是需要掐诀念咒,前摇时间够别人先给他来一套的法术,若是能够学到控制血煞之气的法门,用出和陆也那样利用血煞之气的武功,对自身实力的提升绝对是巨大的。

    诸葛晴盯着吴勉看了片刻后,淡淡道:

    </div>

    “公子不是已经在用了吗?”

    “学生在用了……用兵?”

    诸葛晴点了点头,淡淡道:“排兵布阵,血煞之气自然会被调用,无需他法。”

    “学生是说用在自身身上。”

    吴勉清楚的记得陆也是自己用刀法发挥血煞之气的威能的,哪里需要什么排兵布阵。

    诸葛晴做出思考状片刻,道:“公子可知道真武道的武人?长商似乎就有一支真武道的法脉流传,听闻他们借鉴了释家阿修罗外道之法和兵家之术,倒是研究出了一些利用血煞之气的法子。不过那法子似乎还有缺陷,修炼之人不动手也罢,动手便会折寿。”

    吴勉的心中也再次出现了陆也的样子。

    使用了真武道的刀法后,陆也因为反噬,从二十七岁的大好青年变成了看起来像是四五十岁的老头!

    “折寿……”

    低语一声,吴勉叹息着摇了摇头,随后起身下床道:“学生先梳洗一下,待会儿还要麻烦先生了。”

    “可。”

    一番洗漱,又经由诸葛晴化妆易容,吴勉看着镜中面色略微苍白,印堂发黑的孔文轩模样的自己,微微点了点头。

    经过昨晚的事情,他内力心神无法调用,和诸葛晴商量之后,将本来打算去朗州各部门查看的计划打消了,只打算研读案牍文书绘制图表。

    但是他之前的计划已经告知了黎明田,若是没有由头也不行,所以干脆来个装病。

    “先生真是好手段。”

    满意的对着镜中的自己笑了笑后,吴勉闭上了眼睛,微微调整了一下心态,再睁眼之时,眼神阴郁凝重,结合苍白的脸色,瞬间给人一种阴狠的感觉。

    “公子也不寻常啊,一般人可不会这么快入戏。”

    诸葛晴看着镜中倒映出的吴勉,眼神忽闪了一下,笑道:“那么公子现在是打算去食堂用早膳呢,还是让我叫人送过来?”

    吴勉捏了捏脖子,声音沙哑中略带虚弱道:“还请先生让人送过来吧,”

    用满意又有些莫名的眼神看了吴勉片刻后,诸葛晴收拾了一下化妆用的箱子,随后便提着离开了吴勉的房间。

    在他离开之后,吴勉则是到窗边的榻上继续看起了堆叠如山的案牍。

    ………………

    日上三

    </div>

    竿。

    府衙之内,黎明田一边对照地图,一边看着下面呈上来的案牍了解朗州各地灾情的最新情况。

    越对照,他的眉头就皱得越紧。

    通过案牍来看,他发现灾情已经越来越严重,几乎要跟朗州地理志上记载的几次大灾重合了!

    而那几次大灾的记载,无一不是饿殍遍地,朗州十室九空!

    但是就算知道如此,他一时之间也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

    朗州一旦发生灾情,边上几个州也不会好过多少,多多少少也会发生一些灾害,到时候粮食药材都会紧缺。

    现在他虽然已经想尽法子向边上的州讨要购买粮食药材,可是一旦发生的是地理志上记载的那种大灾的话,那些粮食药材无异于杯水车薪!

    合上案牍,黎明田仰头长叹一声:“苍天在上,何苦难为人呐!”

    “老天爷有不长眼,他管你为难不为难。”

    一个声音蓦然响起。

    黎明田立刻转头看去,就见是朗州执金吾首领劳添岳领着一个大热天还全身裹着厚实黑袍,面色阴沉的男子走了进来。

    那个男子黎明田也认识,是擅长役使昆虫的五毒门传人,执金吾特地请来治理朗州蝗灾的高人,龙皓。

    “劳大人,龙先生,你们怎么来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劳添岳抓了抓虬髯,看向了身边面色阴沉的龙皓道:“你来说吧。”

    龙皓微微颔首,但是没有立刻发言,而是往四周看了一圈后才道:“那位新知州大人呢?”

    黎明田道:“知州大人昨日巡视城头之后,感觉身体不适,现在在休息处看案牍。”

    “巡视城头后身体不适?”龙皓愣了一下,往劳添岳看了一眼,见他也是一脸莫名其妙后,摇了摇头,回过头继续道:“黎大人,草民这几天研究蝗虫,发现了一些不妙的事情。那些蝗虫,似乎要拥王了。”

    “拥王?”黎明田的面色瞬间凝重,沉声道:“此话当真?!”

    龙皓道:“草民也不敢肯定,不过这些日子草民发现蝗虫有了不小变化,尤其是昨晚子时,草民捕获的蝗虫大规模异变,变得更大,毒性更强,也更易伤人。按草民前辈门人记载,这似乎就是蝗王出现的前兆。”

    黎明田皱着眉头,手中的案牍被他攥成了纸团。

    见他如此,劳添岳道:“诸葛晴那厮呢?他对这方面也有些研究,可以让他也过来确认一下……如果真是要出蝗王的话,怕是不得不借助他和知州大人的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