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唐仙师 > 正文 第473章 仙师,救命啊
    卢胜道后悔死了!

    当初他爹跟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就应该阻拦下来,但想到一旦赢了,则仙师滚蛋,扬州城……甚至整个江南,将彻彻底底沦为他们卢家的东西!

    到时候,那些不断羞辱他,觉得他们家当了刺史也没发家的狐朋狗友必然落荒而逃,而他也可以趁机狠狠将从前被羞辱的事情,一件件地还回去。

    于是,当初才同意了他爹的做法,并且还出了好几个主意。

    没想到仙师竟然棋高一着,硬生生将他们家变成了替罪羊。

    现在,整个扬州城都知道他爹卢斌被仙师当着以前多号达官显贵的面收入门墙,并赐下宴席,给自己的走狗长长脸,他们即便跳出来说此事与我们无关,也丝毫没有任何用处了!

    “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这紧要关头,卢斌竟然想到昨晚自己从沈晨那里回来时,满脑子都是“为什么”,一时之间竟然感觉很有喜感,忍不住笑出声来。

    “噗嗤!”

    “爹,有办法了?”卢胜道欢喜地跳了起来。

    卢斌:“噶?哦?哦!我……我……”

    卢胜道哈哈笑道:“我就知道我爹厉害!坐镇扬州十数年,若是没有点本事,还不早就被朝廷赶走了!”

    卢斌恨不能踹死自家儿子,但想想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嫡子,其他都是庶子,注定只能由这个儿子继承家业,当即又收回了想法。

    忽然,福临心至,卢斌倒是从卢胜道的话里找出条路子来!

    “仙师!咱们求助于仙师去!”

    “啊?爹,你疯了吧?”卢胜道吓了一跳,“便是仙师将咱们推到火堆上来的,他老人家还能救咱们?若是救了咱们,他哪里再去找个替罪羊帮他挡祸?你这一去,他必然知道咱们猜出了他的用意,杀人灭口都是轻的!”

    卢斌知道,卢胜道分析得不错。

    放眼整个扬州,还有谁比卢斌官大,比卢斌在民间威望更重?换句话说,还有谁比卢斌更有资格当替罪羊?

    没有!

    只有卢斌一个!

    足够大,足够粗,足够挡风遮雨!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是唯一会保护咱们的人!”

    “

    </div>

    啊?”卢胜道晕了。

    卢斌道:“所谓富贵险中求。你想啊,当前来看,他必须要咱们出面,才能让百姓不去攻击他,也只有咱们挡在前头,他才能安然无事。若是没了咱们,他就会被百姓当成输钱的罪魁祸首,到时候,他能有什么好果子吃?所以,当下来看,哪怕全扬州的人都盼着咱们死,唯有他希望咱们能长命百岁!”

    “对啊!”卢胜道猛地一拍额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事呢!如此一来,即便他知道咱们猜透了其中的关联,他也不能耐咱们如何。哪怕明知道咱们很恶心,他也只能吞下这颗恶果!”

    卢斌一巴掌扇到卢胜道后脑勺上,“你个憨货,骂谁是恶果,说谁恶心呢?”

    卢胜道嘿嘿笑道:“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

    卢斌想到做到,去得晚了,一旦沈晨还有后手,他们就真的别想翻身了,连忙招呼管家,带上土特产,赶着马车,急匆匆往沈晨所在的地方赶。

    到了门口,一连换了七八副嘴脸,最后才选定一副感激而激动的嘴脸,向门房说明了来意。

    …………………

    “仙师,人来了!”

    后院,沈晨住所外的小厅里,沈晨正在跟绿萼和红彤吃着火锅,喝着小酒,大冬天热气升腾,那叫一个舒坦。

    忽然,罗甑生前来禀报,顿时呆了一下,“这么快?我以为还要两三日,他才能知晓其中关联,没想到仅仅一夜他便懂得了?”

    罗甑生道:“人马上便到门口,具体缘由不得而知,但带了三车土特产,想来不是明白了其中关联,也是投靠咱们。”

    沈晨点点头,连忙让绿萼和红彤收拾好,然后将自己打扮成宿醉头疼,虚弱不堪的样子。

    直到一张脸被绿萼涂抹了生姜,显得蜡黄,唇角又涂抹了白灰,显得脱水,刚好门房的禀告也来了,连忙将被子拉好,让卢斌进来。

    ………………

    卢斌进来时,正巧看到沈晨在绿萼的搀扶下,缓缓起身,靠在软塌的扶手上,鼻尖酒味浓郁,估计沈晨昨夜没少喝酒。

    若是如此,想来沈晨还没有布置后手,心里顿时落下一块大石头。

    “拜见仙师!”

    卢斌一面说着,一面三跪九叩地大拜下去。

    </div>

    沈晨故作惊讶,摆出拼命去搀扶的样子,但屁股根本没动,惊讶道:“卢大人这是为何?有话好好说!”

    卢斌抬起头,额头上红肿好大一块,一来是昨夜磕头磕的,二来他这几下极为干净利落,狠得很,伤上加伤,愣是鲜血直流。

    “多谢仙师高抬贵手,不追究臣下胡作非为之事!家中妻儿又得仙师照料,保全了臣下全家脸面,臣下万死不能报答万一,唯有一点土特产及一颗心意,方能让仙师得知,臣下感激之情。”

    沈晨道:“这是从何说来?我不过给你家派了几名御厨,做了几桌饭菜,送了几瓶仙界正版二锅头,买了些羊猪食材而已,当不得你如此感激啊!”

    靠!就这?都一样样地数出来了,还当不得感激?

    你怕是巴之不得我来感激你吧!

    卢斌磕了半天头,却不见沈晨下塌,顿时就明白了,沈晨明摆着在玩他,心里顿时不高兴,但想想,现在生死小命全捏在人家手上,人家想怎么样,还不是只能怎么样!

    于是,继续一番痛心彻骨的话,说着如何如何感谢沈晨云云,听得旁边的绿萼和红彤都快吐了,才心有余悸地道:“那个啥……臣下有点小事想和仙师好生说说,能不能……”

    沈晨见他眼珠子往绿萼和红彤身上瞟了一下,笑了笑道:“绿萼、红彤,你们先出去一下。”

    绿萼和红彤满脸不高兴地离开,临走还狠狠瞪了卢斌一眼,气得卢斌差点炸毛!

    好歹老子也是淮南刺史,你们两个区区侍女居然敢不屑老子?

    脸上却是一番感激之情,含笑点头。

    待得房门一关,登时又是一个清脆的响头,在沈晨惊骇的目光中,大声地哭喊道:“臣下请仙师救命啊!”